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6 遇到挡路鬼

46 遇到挡路鬼

  卧槽!听到女神这么说,我心里可不仅是暖暖的,而是被一把火给烧着了。她这么说,是不是在变相的告诉我她会保护我的呀?我真是太感动了,看来屌丝我之前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魅力啊。

  我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洋洋得意的想着,结果被大师一盆凉水给泼醒了。他小声跟我说“你别做梦了”,然后就一本正经的对温雅说:“现在你也能明白我的为什么要和鬼兄合作了吧?像我们这样的人,怎么能容忍邪恶的势力的存在呢?为了消灭他们,强强联合是最好的办法。”

  温雅淡淡的瞥了一眼一旁的陈冠东,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看来她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我心里有了一丝安慰,毕竟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我的小伙伴们,缺一不可,如果他们互相敌对的话,我们还怎么愉快的搓这盘揭穿阴谋的麻将啊?

  “师傅,你说那小鬼究竟是不是我的啊?他的声音怎么还是老人的声音啊?”我见大家又安静下来,忙把心中最大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大师毫不犹豫的说:“那小鬼就是你的,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出现的这两次都不是实体,而是自己的魂魄。一般能够和主人相距很远的小鬼是很难养的,可是那小鬼不但被养的很好,实力还很强,魂魄甚至已经能够飞出千里来护主了,这意味着养他的那个人,实力一定深不可测。至于为什么小鬼会用老人的声音说话,我想是那个人运用了逆天之术“移魂”,所谓移魂,就是把自己的魂魄连带着力量,一起强加到某一物或者某一人身上,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术,施法本人,就算本身法术再高强,也有很大的危险,轻则全身修为散尽,重则会丢掉性命。他却不顾这种危险,将自己的魂魄和力量强加到小鬼的身上,救你出危机。”

  说到这,他有些感慨的说:“真不知道你小子究竟有什么价值,值得他这么冒险。”他说着,一脸嫌弃的看着我,那眼神跟看着一只蚂蚁似的,让屌丝我只能把头垂到两腿间。

  这时,他又摸着下巴,一脸羡慕地说:“不过那种实力的人,就是纵观天下也没几个,我更是没见过……”说到这,他突然瞪大眼睛,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我有些紧张的望着他,问道:“师傅,怎么了?是不是见过实力这么强的人啊?”

  大师只是摇摇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怎么会呢?不可能是他。”见我一直盯着他,他有些烦躁的吼了声:“看什么看?从今天开始你最好呆在我的身边,那小鬼应该受伤了,你的那个‘救命恩人”肯定也受伤了,要是下次你再乱走,少不得要丢了命!”

  我知道他是关心我,忙说这次就算他赶我走,我也绝对不走了。

  他叹了口气,突然又来了句“你不用担心会拖累我,命运自有天定,老天爷既然让我遇到你,收你为徒,就说明我们之间有这个缘分,解都解不开。”说完,他就加快了脚步,那感觉,好像是因为害羞而落荒而逃似的。

  我愣在那里,看着他宽大的背影,心里暖暖的。大师原来是知道我为什么会不辞而别的,他让我亲口承认,不过是为了说这一段话,只可惜我总是插科打诨,没给他这个机会。此刻月黑风高,我却看到了一片光明,我忙跟上前去问道:“师傅,我肯定天天跟着你,跟到你烦。”

  我看到大师的嘴角勾了勾,只是很快他就板起脸,一脸严肃的说:“臭小子,笨死了,从明天开始你就跟我学习吧,不然如果又遇到什么鬼怪,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尽扯我们后腿。”

  我一听大师说要开始教我东西了,高兴的无以复加,这种憋屈的日子真的太难过了,就算有女神在侧,有大师和陈冠东的保护,但是我更希望的是,有一天我能够保护自己,保护他们。

  一想到有一天我会跟大师一样,面不改色的对付各种妖魔鬼怪,我的小心脏就忍不住扑通乱跳,差点在我的身体里飞起来。

  我忙问他我要学什么,他说估计给我十年我也背不出《道德经》,反正我也没想着羽化登仙,就直接从一些秘术开始教起吧,还说只要我学会这些就足以保命,养小鬼了。只要我好好养小鬼,我总有一天就会变成人的。

  一提到这个,我简直热血满满啊,我忙表明决心,说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保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结果头上又结实的挨了一下,他问我知道啥是秘术不?

  屌丝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啥是秘书。大师得到我的回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多大年纪了,还搁这儿卖萌呢?然后一脸认真的跟我说所谓秘术,就是在外人看来很奇幻很朦胧的道术,最基本的是外气功,吐纳功,静养功,炼丹术,符咒,巫蛊术,其他的就比较玄妙了,像什么奇门遁甲,读心术,缩骨功,内气功等等,反正怎么牛逼怎么来,如果学好了秘术,以后就算横着走都没人能管。

  我见他说的眉飞色舞,心情也跟着激动起来,但是我心里其实还是抱有怀疑态度的,毕竟这些都太玄幻了,特别是那个读心术,那玩意儿不是只有屌丝YY满天的小说里才会有的么?要是现实社会中真的有这玩意儿,屌丝我一定要去学,到时候女人心,可就不是海底针,而是海底捞了,绝对一捞一个准啊!

  大师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从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眼睛在我的身上转了转,好像在说“总有一天你会相信我的”。

  这时,温雅突然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大师耸了耸肩说:“还能去哪?一路往北呗,都怪这臭小子,害得我们耽误时间,话说,西安以北怎么走啊,从这里向北走也一样么?”

  我看着大师那一脸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发笑,问他不会不认识路吧?他可是道士啊。

  大师瞬间脸红了,有些尴尬的抹了抹鼻子,我激动地问他难道真的是路痴?这次就连陈冠东都露出了一丝笑容,也许觉得没面子,大师突然梗着脖子,凶巴巴的说:“怎么了?道士就不兴是路痴的?你看起来聪明伶俐的,结果不也是笨蛋一个么?”

  我挺了挺腰板,说:“师傅,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么?‘莫欺少年穷’,以后你徒弟我可是会成为让所有人仰视的存在的。”

  大师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在我以为他要鼓励我时,他却意味深长的来了句:“年轻人,做梦做到你这份儿上也算是一种本事了,不错,不错!”

  我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这无良的师傅,真不明白他是怎么被选中的,我想我如果真有师祖的话,那位师祖的眼光一定不太好使。不过,想想我自己,我就觉得师祖的眼光其实也没那么差——

  就这样,我们一行三人一鬼沿途走了半个月,绕进了一座大山。这半个月也算风平浪静了,这让过了十多天惊心动魄的日子的我,反而有点不太习惯。

  当然,这半个月我感觉我的脚底板都快踩破鞋底,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我身边这几位却还是一脸面不改色的走着,而且大师还总是嫌弃我走得慢,差点没把我的鼻子给气歪。

  今天又是从天没亮开始走,到中午他们几个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虽然心中叫苦不迭,但还是咬牙忍着,同时翻着大师丢给我的那本书,默默背诵着上面的各种口诀,也许因为屌丝我的记忆力很好,这些口诀虽然很难,但是我读上两三遍就能烂熟于心,大师这无良的师傅直叹着这世界太不公平了,竟然还记得给笨蛋留一扇窗户。

  正当我兴致勃勃的背着口诀时,大师突然说:“我们刚才是不是走过这里?”

  我抬起头望望四周,觉得这里的确有些似曾相识,陈冠东也点了点头,这时,温雅冷淡地说:“我们遇到挡路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