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7 调皮鬼找初恋

47 调皮鬼找初恋

  挡路鬼?这我倒是在大师给我的那本《鬼怪全集》上见到过,这种鬼一般都存在与深山之中,是少数的能一直留在人间的鬼之一,因为他们不能下山,很多时候就成了一座山的“守护神”。

  因为他们躲在钟灵毓秀的大山之中,吸收了万物的灵气,所以实力很强,有的鬼甚至已经可以完全隐匿在大山之中,看不到身形。

  他们基本对人无恶意,但是特别喜欢恶作剧,偶尔会挡着路人不给他们走,或者让他们像鬼打墙一样在原地打转,以此来打发自己的时间。想必我们正好撞上某个调皮挡路鬼无聊的时候了。对于这种鬼我并不害怕,也不讨厌,反而隐隐有种期待感,因为我觉得这种鬼都是老顽童。

  我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温雅,猜想着她会不会也想除掉这种鬼,到时候我一定要给他求情。

  大师挠了挠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们去一旁休息一下,我作个法,把他给请出来。”

  请鬼?这倒是个新鲜的说法。我问大仙那鬼愿意出来么?要是他被逼出来,勃然大怒咋办?大师白了我一眼说咋办?你去问问温雅该咋办。

  我于是乖乖闭嘴,蹲在一旁看着他作法。

  只见大师从包袱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纸,打开来看,上面画着一个身穿铠甲,手拿长矛的青年,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副画像好像与大师之前画的那些符纸不一样,上面的符罡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银色光芒,透过纸,流动着好看的光辉。

  大师将画像规规矩矩放到一块干净的石头上,然后端端正正的朝它拜了拜,又取出装酒的那个葫芦,洒了些酒在上面,结果令人惊讶的是,那纸并没有湿,而那酒竟然一点点消失了。

  大师高兴的点了点头,恭敬的说:“还望路神帮小人一个忙。”

  那画像上的人突然眨了眨眼睛,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盯着那空空如也的画像发呆。这时,大师走过来拍了我一下,的一样样的说:“土包子,怎么?看到这个就觉得很稀奇了?你小子好好学,以后这些都是你的。”

  正在这时,天空隐隐有雷动,大师面色一紧,皱眉说:“这次的挡路鬼好像不太一样。”

  这时,温雅也走过来说:“是相当厉害的鬼,恐怕无法善了。”她的话让我颇为意外,我还以为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答应善了的,后来我才知道,但凡这种隐匿在深山中的挡路鬼,因为无恶意,偶尔还会现身帮助进山的人,所以道士遇到他们,多半会选择一杯薄酒谈谈心,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动手。

  而从那晚的问话,我也知道温雅虽然无情,但是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脾性,所以这些被允许的无害的存在,她一般会选择无视。但是,现在这只鬼偏偏要在虎口拔牙,以她高傲的心性,恐怕真的不能善了。

  大师点头,面色鲜有的凝重起来,然后,那画像上的那人突然又出现了,只是此时那符罡灰灰的,再没有了刚才那种通透明亮的感觉,那画像也没有刚才那种神采飞扬的感觉,只有那嘴唇鲜红鲜红的,像是染了血一样。

  大师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画卷给卷好,重新放到包袱里,然后拿出桃木剑,用桃木剑扎着几张符纸,就开始舞起来。不过与其说是舞,不如说是在走小碎步,只见他就像孙悟空在柳树庄时一样,闭着眼睛弓着身子,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同时口中念念有词,然后霍然睁开眼睛,那桃木剑上的符纸也突然烧了起来,他对着对面空旷的山谷,突然大喝一声:“出来吧!”

  我感觉好像有块大石头突然砸在了我的心口,整个人颤了颤,腿也不由自主的软了,再看陈冠东,他竟然被这一声喊叫逼的直接弹到了坚硬的墙壁上,我“嘶”了一声,问他疼不疼。

  他酷酷的摇摇头,来到我身边,解释说这叫“惊魂吼”,是道家类似于“狮吼功”的一种功法,需要修炼内家功才能修炼,掺杂了内力的声音能直接让胆小的人丢了魂,而他这种没有肉体的鬼,本来就身轻如燕,自然会被弹出去,而如果是一般的小鬼,现在可能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内家功,内力?额……我感觉自己在风中凌乱了,之前还觉得不能相信的东西,现在也渐渐开始相信了,我也隐隐有些明白为何大师和温雅徒步走却比我坐火车还快了,我估摸着他们这些人会和凌波微步之类牛逼的步法。

  这时,天色瞬间暗了下来,黑压压的乌云好像大掌一般朝着我们压来,瞬间就侵蚀了原本的晴空碧日,也压得人透不过气。我看着那片乌云,却发现它突然变幻成一只hello kitty的模样,眉眼,鼻子,嘴巴,一点点的在上面出现,我甚至有种它在对我们笑的错觉。

  “没想到这只挡路鬼这么厉害。”这时,大师挡在我的身边说。

  他的话音刚落,四周的风就开始狂乱的刮了起来,而令人更加毛骨悚然的是,原本一动不动的石头,竟然慢慢的飘浮起来,而且山谷对面的山好像也在一点点的挪动,紧接着,四周开始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只是这声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反而干净清爽,好像是恶作剧得逞一般得意的笑。

  我不由缩了缩脖子,小声问大师鬼怎么没出来啊?大师没好气的说什么没出来?他不是已经出来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包括天上那个喜欢恶作剧的乌云,无一处不透着他的气息,看来他已经修炼成精了,法力高强,不可小觑。

  鬼成精?鬼也能成精?大师好像看出我的疑惑,跟我说这个世界上什么都能成精,就连人都能成精,鬼成精有什么稀奇?何况这座大山上灵气很足,孕育出几个成精的妖怪都不成问题,何况是鬼呢?不过现在看那个鬼好像对我们并没有恶意,就是逗我们玩。

  我有些郁闷,瞟了瞟头上的乌云,此时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的头顶,我抬头一看,发现它正在变换出不同的造型,做着各种嘴脸,我不由腹诽,这鬼是成精了,还是成逗比了?这大山里的生活到底得多无聊啊,才把他憋成这样?

  可能是发现我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乌云觉得无趣,渐渐的就褪去了,而那些飞沙走石也停了下来,紧接着,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声,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大裤衩的小青年坐在一块石头上,俊俏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瑕不掩瑜,他深邃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都让我想起了年轻时的梁朝伟,怎一个帅字了得啊。他的嘴巴里叼着一根稻草,玩味的看着我们,然后说出了让我想吐血三升的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妈的,原来他就是那个猴子请来的挡路鬼啊。长得人模人样的,不晓得脑子咋不太好使。可能他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加上旁边有人,我胆子也大了,就问他:“你又不需要财,要财做什么?”

  他“呸”的吐出口中的草芥,说:“你说得对,我不需要财,所以我要你们帮我做件事,如果你们做的不好呢,嘿嘿,我可就不会让你们走的。”说这话时,他的笑容依旧很灿烂,但是我却感觉身体发寒,我敢肯定,如果我们拒绝的话,离我很近的那块石头肯定会一下子砸在我的脸上。

  这时,出乎我预料的是,温雅竟然问他要我们帮着做什么,那语气,就跟问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那么平淡。

  温女神的态度令我大跌眼镜,我还以为她会直接说一句“找死”呢。陈冠东这时悄声跟我解释说,这只鬼太强大了,如果和他硬碰硬的话,大家今天都会变成挡路鬼的。

  比女神还强大?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大师,大师点了点头,肯定了陈冠东的说法。难怪大师从一开始也没打算硬碰硬。看来,这鬼是真的很有来头。也是,能将一整座山都操纵在手中的,肯定不是什么一般的小喽啰能比的。

  挡路鬼满意的看着我们的表情,笑嘻嘻的说:“很简单,我要你们去山下那个村子去找我的初恋。”

  哈?初恋?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死了几年了?”

  挡路鬼也不生气,伸手比了个二,我说:“两年?那还好。”

  这时,大师啪的一巴掌打在我的头上,没好气的说:“你觉得鬼成精只要两年么?”

  “就是就是,这位小哥,你的脑子真不灵光,祖爷爷我都死了二百多年了。”这时,那挡路鬼很骄傲的说。

  靠!死了两百多年,那还去哪找他的初恋?总不能让我们再去山下找只女鬼给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