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8 一开始就知道

48 一开始就知道

  这时,挡路鬼竟然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神情,用手遮住半张脸说:“忘了说,我叫陈优优,优秀的优,我的初恋也叫悠悠,不过是悠闲的悠,你说,我们是不是天生一对?”说着,他竟然开始开心的笑。

  不知怎么,我突然有些心酸,如果他真的对一个女人两百年都念念不忘的话,说明他是一个很痴情的人,只是难道他不明白,这都过去两百年了,他的初恋怎么还活着呢?

  不过很快,挡路鬼说了一句让我瞠目结舌的话,他说:“悠悠今年二十一岁,长得很漂亮,个头也高高的,她跟我说她是村子里最漂亮的丫头,如果我要去找她,一问就知道了。”

  我哩个大草,这是什么意思?

  大师突然开口了,他问陈优优,那个女孩子知道他是鬼么?

  陈优优摇摇头,脸上带了几分尴尬,说他怎么敢让她知道呢,还说她们的感情很好,他经常给她讲鬼故事,她很喜欢听,还说什么人鬼情未了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说到这,他指了指身上的衣服,露出一个无比幸福的表情,说:“对了,这个就是她送给我的,她说我之前穿的那身衣服像唱戏的,还说我穿这个好看,你们说呢?”

  人鬼情未了么?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

  也许因为说的话没人回应吧,陈优优拉下了脸,说:“这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你们现在就去帮我找人。”说着,他又指了指陈冠东说:“你小子留下来陪我,省得你们绕道走了。”

  真没想到陈优优还挺聪明,还知道留人质呢,这时,大师连忙推了我一把说:“别啊,让这臭小子留下来吧,反正他跟着我们没用。”

  哇去!大师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努力的往我的小心脏上插一把刀啊。谁知陈优优却在我的心口又补了一刀,一脸嫌弃的说不要,说我这人一看就呆呆傻傻的不好玩。

  妈的,真不知道他什么品位,我就算再不好玩,还能比陈大帅差?

  陈冠东倒是没意见,说他留下来就成,让我们快去快回。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我们也不再说什么废话,我和大师,温雅就一同前往山下村子里了。临走之前,陈优优给了我一样东西,说让我见到悠悠的时候送给她,大概是什么定情物吧,估计那悠悠看到了就会相信我们了。

  一路上,我都在和大师讨论这优优和悠悠的故事,我们从心底里就不看好这恋情,先不说人鬼殊途,那个悠悠如果真的对他有情,又怎么会一直都不上山呢?不过这挡路鬼也挺可怜的,等了两百年,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心仪的姑娘,结果自己还不能下山。

  我问大师挡路鬼为什么不能下山,他解释说一座山上只能有一个挡路鬼,这种鬼必定是心思纯善,修炼天赋异禀的鬼,在他们和山融合在一起时,他就算认山为主了,若下山就代表着他放弃了这座山,而他的修为是和山上的一草一木离不开的,一旦他下山,这座山就会把赋予他的力量给收回来,到时候他就变成了普通的孤魂野鬼,就算再次上山也是没用的,只有离开人间这一条路可以走。

  只是选择做挡路鬼的必定都是不想离开的,所以他们绝对不会下山。

  原来挡路鬼虽然强大,却也有很多的无奈。选择了“永生”的同时,也选择了永世孤独。

  很快,我们就到了山下的村子,这个村子看起来很落后,甚至连水泥路都还没有铺上,放眼望去,整个村子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座二层小楼,小楼外面的水泥上甚至没有粉刷颜料,最多的是那种红砖堆砌的低矮瓦房,每一户人家之间都有很长的距离,屋前屋后则是大片大片的农田。风一吹来,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和牛粪味。

  大师来到离我们最近的一个田地,掏出一盒香烟,一边熟练的给自己点上,一边给正在干活的一个大叔发,两人不一会儿就热火朝天的聊起来了。我则陪着温雅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乘凉,当然,温雅依然是一副目空一切的模样,好在屌丝我已经习惯了,坐在她身边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反而觉得心里挺幸福的。

  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吧,大师招了招手,让我们过去,然后他就脸色沉重的带着我们往村子里进发了。

  一看大师这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我问他怎么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一句让我十分错愕的话,他说悠悠要结婚了,就是明天的日子,今天人家正在请亲戚喝喜酒呢。

  果然,陈优优虽然深情,可架不住姑娘无情啊。而且我很怀疑,如果让陈优优知道这件事的话,他会不会一怒之下迁怒于我们?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们终于来到了悠悠的家。她家是很普通的一户人家,红砖砌的墙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有的甚至断了,不过门上贴着的大红喜字给他们家带了几分喜庆,隔着高高的墙就能听到欢声笑语。

  我连忙上前敲门,然后就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不一会,门开了,一个打扮朴素的中年妇女有些疑惑的问我们有什么事。

  我直接说我们来找悠悠。

  那中年妇女看我们的眼神带了几分警惕,问我们和悠悠认识么?我还没说话,门里就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问妇女外面是谁。然后,我就看到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她皮肤白皙,瓜子脸,大眼睛,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两个马尾辫,垂落在胸前,她穿着一条麻布红裙,整个人看起来朝气蓬勃的。

  别说是在这乡下,就是在城里,她也算个美女了。我问她是不是悠悠。

  她说是。我拿出陈优优给我的盒子,跟她说是他让我们来找她的,还让我把这个盒子给她。谁知,她听到这话时,面色如灰,整个人抖了抖,看着我们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惊恐。

  大师无奈叹息一声,说姑娘别怕,我们这次来就是来帮他了却心愿的。我感觉大师这话说的怪怪的,还有这悠悠,她的样子明显说明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而事后的事情也证明了我的猜测。

  悠悠侧身让我们进来,然后不知道跟她妈妈说了什么,就带着我们去了厨房旁边的一间小房间,小房间很干净整洁,里面摆放着一堆的东西,上面都贴着喜字,应该是朋友们送的结婚礼物。

  她让我们坐,然后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水,就在我琢磨着应该怎么开始的时候,她却主动开口说话了。她说:“优优他还好么?”

  大师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说话,于是我说他很好,就是很想见她,想让我们来找她。可说到这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就是陈优优只是让我们来找她,却没说什么找她做什么。这是不是意味着,陈优优其实已经知道了什么呢?我将目光投向桌子上的木盒子,突然有些好奇他在那盒子里究竟放了什么。

  悠悠面色苍白的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哭了起来,说:“是我骗了他……”

  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摇摇头,让我别问了,可是如果我不问清楚,回去怎么跟优优交代,怎么把陈冠东给救出来呢?

  就在我踌躇着该怎么办时,温雅突然冷冰冰的说道:“你早就知道他是鬼么?”

  这句话一出口,悠悠的脸色就变了,然后,她终于开口,给我们讲了一个浪漫又有些残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