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9 谎言比现实美丽

49 谎言比现实美丽

  有句话叫“谎言比现实美丽”,以前我一直不这么认为,结果现在,我真是要重新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了。

  照悠悠的话说,在这种临近山的穷乡僻壤里,一直都流传着很多关于鬼怪的传说。而陈优优那家伙又是闲不住的主,总是时不时的拦一下众人的路,结果就传出了山中有鬼的事情,也因此,村子里鲜少让老弱妇孺单独进山,更别提悠悠这种漂亮的大姑娘了。

  可是悠悠还是去了,而且她的目标就是要找到优优。因为,她的未婚夫,也就是明天的新郎突然生了重病,看了好多医生,都说回天乏术,最后请了一个道士回来,道士说如果想治好他的病,就得去山上采一种灵草。而且那道士还说,这种灵草恐怕有鬼怪庇护,想要拿到估计得九死一生。

  原本悠悠的家人是不同意她去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她还是决定冒险去一次,如果能遇到陈优优更好,遇不到的话,她就顺便去采点药。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缘分很奇妙,第一次上山,她就遇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那天天还没亮,悠悠就已经进了大山,一开始她并没有发现身后跟着人,就想着也许传说只是传说,于是她就开始采药,可是山上突然下起了雨,她在陡峭的悬崖边上采完一株难得一见的草药后,一起身,小脚就抽筋了,这直接导致她身体不稳,整个人朝下跌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抓住了她的手,把她从悬崖边上拽了过来。

  当她看清来人时,脸色瞬间惨白,因为那人虽然长得英俊潇洒,可是那一身长袍就显得太诡异了,再加上村子里的传言,她几乎一下子就确定了他是自己要找的人。

  所以说也不怪陈优优被骗,谁让他看到人小姑娘就急着现身,也不想想自己的打扮有没有问题呢?

  当然,如果悠悠直接挑明来意的话,也许陈优优会立刻转身就走,甚至会小小的‘报复’她一下,但是她很聪明,也很会察言观色。在被陈优优救下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讨厌自己,既然不讨厌自己,那就一定有“发展”的机会,所以她开始说谎,说自己是来为家中哥哥采药的。陈优优果然信以为真,觉得她是那么善良温柔,心中自然涌出无限的好感。

  而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显得俗套多了。

  一个是死了两百多年,英俊而孤独的调皮小伙,一个是清纯水灵,楚楚可怜的温暖女孩,一个有情,一个有“意”,自然很快情投意合。那段时间,悠悠每天都会上山,陈优优会陪着她采药,偶尔也会变戏法一般抓些野鸡鱼啊什么的出来,亲手做给她吃,她则会给他讲在山下发生的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在那短暂而快乐的时光中,悠悠险些忘记了自己上山的目的,直到医院给她的未婚夫下了病危通知书,她才恍如梦醒。那时,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那个鬼,但是她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而她的未婚夫与她是青梅竹马,他们家多次对她家出手相助,他是情人,也是恩人,她绝对无法背叛他。更何况,十几年的深厚感情又岂是几个月朦朦胧胧的情感可以相比的呢?所以,她毅然决然的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快刀斩乱麻,并用一次苦肉计,让陈优优把仙草交出来。

  那个“剧本”她演练了很多遍,也想过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跪下来求陈优优交出仙草,一命换一命。可是她实在低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她突然消失的那三天,他差点疯掉,从没有爱上过任何人的傻瓜,险些离开这座他赖以生存的大山。好在,三天以后,她又来了,只是这次她脸色苍白,脸上再也没有了那温暖人心的笑意。她哭着说自己的哥哥要死了,说自己翻遍了山却都找不到那根仙草,她窝在他的怀中说自己不要哥哥死,说好害怕,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所以他再也没法欺骗她,把仙草拿了出来。

  悠悠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得到了灵草,突如其来的惊喜令她甚至没来得及和他多说几句话就赶回家了,那时候她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去那座山上,因为她在忙着照顾自己渐渐恢复健康的未婚夫,她年轻帅气的未婚夫虽然不像陈优优那么会哄女孩子开心,不会讲太多的鬼故事,甚至一天下来都说不出几句话,却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需要她。

  他们决定在两个月后完婚,而她照顾了他整整一个月后,才恍然想起他们的“恩人”,那只可怜的被她遗忘在深山中的鬼。

  其实关于她和那只鬼的故事,在村子里还是有些传言的,只是所有人都单纯的以为她为了救自己的未婚夫,敢于欺骗那位狡猾的喜欢恶作剧的鬼先生,还佩服她的勇气和痴情,却从没想过两百多年来第一次动心的陈优优有多无辜可怜。

  也许是出于愧疚,半个多月前,悠悠毅然决定再去一次深山,这一次她没有把这个决定透露给任何人,就拿着新买的衣服上山了。

  当她说到这时,我忍不住问她,为什么要给陈优优送衣服呢?难道不怕他睹物思人,更加无法自拔么?

  可是悠悠却给了我们一个无懈可击的回答,她说因为害怕还有和自己一样心思不纯的人会去深山找他,如果他再穿身上的衣服,肯定会被认出来的,所以她送了这身衣服给他。

  回忆到这里时,悠悠已经泪如雨下,她告诉我们,那一天的陈优优有些奇怪,也许是因为自己太长时间没去了吧,所以他有点生气,对她也爱理不理的,她哄了他好一阵子才哄好他,也好不容易才让他穿上了那身衣服。那时他告诉她,要穿着她送的这件衣服,永远不脱下来,不管冬天夏天,不管晴天雨天,那孩子气的样子定格在她的脑海中,这半个月来夜夜入她的梦,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看着泣不成声的悠悠,我说不上心里是难受还是气愤,毕竟这件事的受害者不是她,她再伤心,也是个罪人,陈优优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我甚至不敢想,如果陈优优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这时,大师也有些气愤的问她:“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可能害的他堕入罪恶的深渊?”

  悠悠有些害怕的望着大师,显然,这句话让她本就内疚的心变得更加沉重。大师严肃的说:“有很多鬼变成厉鬼,就是因为怨念太重,而陈优优孤独了那么多年,你的出现让他不再孤独,你是他看重的人,如果他知道被你欺骗的话,很可能会愤怒,会怨恨,到时候不光是你,还有这十里八村的村民很可能都会遭到残酷的报复。”

  听到这话,悠悠的身体抖如筛糠,巴掌大的脸上,除了那双红红的眼睛之外,其他地方已经惨白如纸了,看到她这样子,大师可能又有些心软了,叹了口气,掐灭了手中的烟,说:“算了,也是他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奢求得不到的东西,也许这是他命中该有的劫数。你既然要结婚了,就不要再想这些了,至于他,我们会看着办的。”

  悠悠慌张的问大师“看着办”是什么意思。

  大师看了一眼温雅,温雅面无表情的说了句“除掉他”,然后就起身准备往外走。

  温女神就是霸气,就算知道陈优优比自己要厉害,也丝毫没有退缩或者害怕。不过,在我看来,陈优优也是个可怜的痴情人,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希望他出事。

  不过令我吃惊的是,悠悠在听到温雅的话后,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我们不要伤害优优,还说如果他真的雷霆大怒,她愿意以命赎罪。

  我不知道她是出于愧疚还是什么别的感情,才说出的这番话,但我知道如果陈优优真的发怒了,她这一条命怕是根本不管用。

  这时,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一身西装的青年红着眼睛走进来,扶起了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