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0 盒子里的秘密

50 盒子里的秘密

  这个人是谁,我想大家都猜得到。

  悠悠在看到他的时候就扑进他的怀中大哭起来,他轻轻拍着悠悠的后背,柔声安慰着她,然后抬头看向我们,说他叫吴浩明,是悠悠的未婚夫,问我们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大师皱了皱眉说:“出去说吧,反正我们也要走了。”

  我和温雅跟着大师出去了,陈浩明不一会儿也跟了出来,他从怀中掏出一沓红票子,递给大师,大师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知道这些钱并不算多,但是还是希望我们不要嫌弃的收下来,希望我们能在山上多为悠悠说点话,可以的话,希望我们能收服陈优优,让他不要再打扰悠悠。他还说悠悠其实心里苦的很,就在前几天,她还曾割腕自杀,若不是他发现的及时,她可能已经上山陪陈优优了。

  看着难过的吴浩明,我却一点没有同情他的感觉,而是忍不住说:“他妈的,陈优优是你们两个的恩人,你们要死要活的还不够,还要我们收了他?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实在不是屌丝我脾气不好,而是谁听了这话都会气愤。虽然说陈优优那家伙脑子不好使,没察觉到自己被人骗了,但是这一切都是悠悠招惹他的。

  如果不是因为大师给我使眼色,我都想破口大骂一句“当了婊子干嘛还想立牌坊”了。

  吴浩明脸红了红,但不知道是因为惭愧还是生气,只是执着的举着那沓子钱不说话。

  大师看了看那沓子钱,就在我以为他会转头走人的时候,他却直接接过钱揣进了兜里,差点没把我的鼻子气歪了。大师看了一眼气鼓鼓的我,又看了一眼松了口气的吴浩明,说:“这些钱连那根灵草的根都买不到,不过你的谢意我会充分传达给他的。”

  吴浩明愣了愣,还想说什么,大师已经转身不理他了,而是跟我们说快点走吧。

  我忙跟着大师离开了,当我们走出多远时,我回过头看向那个普通的小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悠悠已经出来了,她站在那里,用一种木偶般空洞的目光望着我们,而她的手中,正紧紧握着那个木盒子。

  我转过身,心里很不舒服。我很想恶毒的把悠悠想成是从头到尾都只想利用陈优优的坏蛋,但是她的表现分明又不是这样。可如果说她的心里真的有陈优优,我又感到很奇怪,一个人的心里能同时放两个人么?说实话,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恋爱,对温雅也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情感,还没有到可以为她去死的地步,所以我真的很难理解这种情感。

  这时,大师突然叹息一声,说“这世上让人无法自拔的除了牙齿,还有爱情。”

  我看了看大师,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温雅,感觉我们三个的心情好像都不太好,我就问大师,待会儿上山之后我们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实情告诉陈优优么?

  大师这时好像对我突然来了兴趣,问我觉得应该怎么做?又说他想骗陈优优,说悠悠这几天生病了,等过几天就可以来看他了,那样的话,他一定愿意放了陈冠东,到时候我们拍拍屁股走人,这里的一切都不用管了。

  说老实话,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可是当听完这个故事时,我打心眼里同情陈优优,也不想欺骗他,因为我知道如果再有人欺骗他的话,他可能真的就跌入深渊,像大师说的那样做出毁灭自己的事情了。他好不容易存活了两百多年,拥有强大的法力,不应该就此折损在这里,而且,我们是能脱身了,可是这十里八村的百姓么?难道就放任他们处于危险之中么?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跟大师说我想把实情告诉陈优优,他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大师让我说说理由,我就把心里所想的话都说了出来。

  原本以为大师会生气,骂我不自量力,不过让我吃惊的是,他两眼放光的望着我,拍着我的肩膀说:“行啊,臭小子,你总算有长进了。”又说修道之人就是要有一颗正直的,善良的,能包容一切的心。哪怕对方是恶鬼,也要记住给对方留存一线生机,这是在为对方造福,也是在为自己修道积德。顿了顿,他看了一眼一旁没反应的温雅,叹了口气,有些兴致缺缺的闭上了嘴。

  不得不说,大师的这番话,让我的心中产生了一种自豪感,我突然感觉自己做道士也没啥不好的,能保护自己不说,还能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一样,保护百姓,想想就有点小兴奋呢。只是当我看到大师拿出那打钱认真的数起来时,我感觉好像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美好。没办法,谁让大师问杨超妈要钱的形象已经在我的心中根深蒂固了呢。

  走着走着,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让人不由不感叹,有时候老天爷也会看人的心情的。到了山上,我大老远就看到陈冠东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抽烟,陈优优则背对着我们生着火,不知道在烤什么,反正一股子浓郁的香味飘得满山都是,让人食指大动。

  陈冠东见我们回来了,起身朝我们走来,小声问我们悠悠呢。我于是把情况跟他说了一遍,他皱了皱眉,说了句“谁说乡下人都是单纯善良的”,说完就狠狠掐灭了烟头,转身朝陈优优走了过去。

  大师又叹了口气说:“并不是单纯善良的人就不会工于心计,只要有保护的东西,就连畜生都会变得聪明起来,更别提是人了。”顿了顿,他又意味深长的说:“谁没有要保护的东西,可是如果每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东西就试图去伤害别人的话,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正义,温暖可言了。”说着,他看向我,语重心长的说:“你记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永远不要勉强别人做他们不喜欢做的事情。”

  我不明白大师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话,但还是认真的把他的话听了进去,说我会记得的。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朝着陈优优走了过去。

  陈优优看我们来了,脸上突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这个温和的笑不知为何给人一种凉凉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他很可能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世上多的是自欺欺人的人,不差我一个,大师,你说是么?”这时,陈优优一边把一只烤鸡递给大师,一边语调深沉的说。

  大师微微一愣,旋即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接过烤鸡,点了点头说:“难怪先生你能有这么高的修为,心胸开阔之人,自然能成大事。”说完,他啃了一口鸡肉,笑眯眯的赞了句香。

  大师能称陈优优为“先生”,心中肯定是已经很佩服他了,而且这也代表着我所担心的事情,终究不会发生。

  陈优优又给了我和温雅一人一个,他坐在那里,一边啃着鸡肉,一边摇头说:“不是心胸开阔,只是无奈之举。我是鬼,她是人,人鬼殊途,这个道理我怎会不懂呢?我只是……”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黯淡下来,沉默很久,才缓缓开口,说:“只是想听她亲口对我坦白一切而已。无奈,这世间的人,都以为美丽的谎言要比现实美丽,却不知道,比起谎言虚构出来的美好,残酷的现实反而更能宽慰人心。”

  我看着陈优优,此时他那苍白的俊脸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中,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平和安宁,这样的他,跟我最初遇到的他完全不同,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这次,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只是故事里的他,和悠悠记忆中的他完全不同。这个故事里的陈优优,早在上山的村民那里知道了悠悠的故事,他曾经很愤怒,可是当看到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时,他感觉所有的气都消了。他这么安慰自己,她是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她能怎么办呢?自己只是被欺骗而已,比起她受的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是,尽管如此,他也没把灵草拿出来,因为他想多和她相处一段时间,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她最后上山的那一次,他已经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他本来想告诉她,灵草他只给了一半,还有另一半,如果她想要,就要时常来看他,但最终还是狠不下心。

  所以大家应该知道他给我们的木盒里装的是什么了吧?不错,就是另一半的灵草。

  陈优优主动放弃了和悠悠再相见的筹码,我不知道他是在怎样的心情下做出这个决定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至少,他没有一错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