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1 熟悉的味道

51 熟悉的味道

  故事听完了,这部大戏也该落幕了,大师于是起身告别。

  陈优优的眼神有些落寞,问我们以后还会经过这里么?想必他难得遇到一群不怕他,愿意和他交心的人,心里有些不舍吧。大师笑着说我们肯定还会回来的,到时候还让他烤野鸡给我们吃,他听到后很开心的点头答应,还送了一堆的东西给大师,我没看清楚那是什么,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大山上很难找的名贵药材。

  不过临走时,陈优优突然把我拉了过去,说了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他看着温雅说:“这个女人什么来头?”

  我有些古怪的望着他,他该不会是看上温雅了吧?挖槽,这移情别恋的会不会太快了点?

  “具体什么来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她很厉害,也很无情,你最好别招惹她。”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深沉,还特意黑了一把我的女神,就是想要这家伙知难而退。

  陈优优斜了我一眼,古里古怪的说:“你小子不会看上他了吧?我可告诉你,她危险着呢。”

  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原本以为我们知道她的来头的,但是既然不知道,大家怎么滴也算相识一场,他就给我提个醒,说他虽然看不出温雅是什么来头,但她的身上有令他熟悉的味道。

  老实说,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慌,鬼最熟悉的味道会是什么?自然是同类的味道。但是,如果温雅是鬼的话,大师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所以我压下心里的慌乱,转念一想,陈冠东不是说她是修灵人么?那她肯定常常和鬼接触,既然如此,她的身上沾染了鬼的味道也很正常。这就好像是小说里描写的常年奔赴沙场的人,身上都会带着杀气一样。

  所以我直接跟陈优优说温雅是个好女人,让他别瞎说。他摸着下巴,依旧古古怪怪的说了句“是么?”然后就一本正经的跟我说:“有句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最好小心一点,我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女的没那么简单。”说完,他突然拍了拍我的头,然后满意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就让我走。

  我忍不住问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话,毕竟我们几个人里,我和他的接触并不算多,他笑嘻嘻的说你小子命好呗,还说命好,比啥都重要,说完就吹着口哨转身走了。

  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从不觉得我命好,开玩笑,你见过命好的一生下来就死了,不是人,还有大劫,还老是招惹鬼怪么?倒不如说我命犯天煞呢。

  这时大师喊我快走,我收起心中的疑惑,赶忙小跑着跟上了他们,不过,我心里更加迫切的想要解开自己身上的秘密了,至今我也一直认为,我的“不凡”只不过来自于那个帮我养小鬼的男人,而不是我本身。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们再也没有遇到过像陈优优那么厉害的鬼,偶尔遇到一些事情,也都是些小鬼,我还以为苏苏他们终于找不到我们,再也不能蹦跶了,结果大师告诉我,那些人其实一直跟着我们呢,只不过呢他们比较倒霉,肯定被陈优优给困在山上了。

  这件事让我对陈优优好感大增,同时心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回去看看他。

  到达白云山脚下时,虽然天色已晚,但是山脚下依旧很热闹,陆陆续续有人从山上下来,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而且都在热切讨论着什么。

  我问大师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这么热闹。

  大师的脸色有些悻悻然,并没有理我,而是转身问陈冠东怎么样了。我这才发现陈大帅的脸色很不好看,已经面泛青气了,我赶忙问他怎么了,大师说是因为白云观四周有很强大的阵法,可以避鬼怪,陈冠东能来到山脚下,已经很厉害了。然后他就拿出一只瓶子,对陈冠东说要委屈他一段时间。

  陈冠东摇摇头,说了句不委屈,然后就化作了一缕青烟,飘进了这个瓶子里。

  大师说他给这瓶子下了禁制,一般人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陈冠东呆在里面,就可以跟着我们进观了,不但不会被一般人发现,还可以避免他被正气所伤。

  我心想着这白云观真的这么厉害,还能鬼怪不侵?可能是我的表情惹怒了大师,他突然对我吼起来,说不可对道观不敬。这时,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和这白云观是什么关系,难道他的师傅真的在这里?

  大师的眼光黯淡了些,终于叹了口气,一边领我们上山,一边给我讲起了自己的来历。他说他是个孤儿,从小在白云观,在自己师傅的身边长大,师傅对他很好,只可惜他从没做过一件让师傅他老人家省心的事情,这次更是做出了逆天之事,所以才犹豫着是不是不该回来。

  我深知是我连累了大师,但是我绝对不会劝他别回去的,因为我知道,道观就是他的家,而他对他师傅的感情那么深,如果真的学大禹“过家门而不入”,他的心里一定会很内疚的。而且,我早就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他的师傅真的要因为我而把他逐出师门,我一定会为他说情,自己离开的。反正他还没有举行正式的拜师仪式,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想归想,其实我内心里是万分不想离开大师的,不仅因为我害怕独自面对未知的危险,更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师傅,也真的很想跟着他学习道法,保护别人。所以我还是很紧张的询问大师,我师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提到未曾蒙面的师祖,大师死气沉沉的脸一下子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他扬着眉说:“我师傅是很厉害的人,纵观天下也没有几个人有他这么厉害。”

  我总觉得这句话在哪里听过,心里闪过一抹疑惑,但也没有深想,就问他师祖的道法厉害到什么程度了,和温雅比怎么样?实在不是我小瞧了那位师祖,而是温雅已经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了。

  不过尽管我没想对师祖不敬,大师还是在我额头上狠狠敲了一下子,梗着脖子说当然是他师傅厉害,就是陈优优到了他师傅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的给后者倒杯茶,这个道观四周的阵法都是他师傅设下的,还说其他道观里曾经有很多人都对他师傅心生不服,跑过来挑战,结果被他师傅三两拨千斤的给打败了。还说他师傅还是一位大善人,四方百姓不管遇到什么苦难都会来求他师傅帮忙,而且他还立了规矩,观内每五天都会举行一次道法演讲,宣传道法,今天想必就是演讲的日子,所以才有这么多人从山上下来。

  总之,现在的大师像极了一个崇拜韩国明星的小学生,眼冒金光,唾沫星子横飞,在他的口中,他的师傅简直就是菩萨再世,又和诸葛亮一样智慧,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此人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我虽然不敢反驳,但是心里难免有些小九九,那就是他师傅如果真的那么心善,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跟他一样下山济世救人呢?世间鬼怪那么多,他却不去祛除,反而躲在一个小小的道观里,这真的是心怀天下的大善之人会做的事情么?

  但是虽然心里有点疑问,可我对这位师祖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大师这样一个眼高于顶的人,能让他盲目崇拜成这样的,肯定还是很厉害的。我不由开始脑补师祖的样子。

  这时,一个老妇突然走过来,激动地说:“您是王维大师么?”

  大师点点头,那老妇连忙惊喜的朝他拜了拜,说了一堆感谢他的话,意思无非就是大师曾经帮助过她。

  我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师,王维?哇靠!我说他这么喜欢往我心口插刀的人,怎么从来没笑话过我的名字呢,原来他还是我的好“哥们”!

  等到老妇走了,大师若无其事的继续上山,我几次想开口,都在他那充满警告的眼神中住了嘴,于是只好乖乖跟在他后面。不过,我们刚到观门口,从里面就冲出来一个人,直接朝着大师扑了过来,当我以为是谁热情的欢迎大师时,他却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都愣住的话。

  他说:“师弟,你总算回来了!快去看看师傅吧,他老人家就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