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2 被承认了

52 被承认了

  这一句话对大师而言不啻于惊雷,我看到他原本神采飞扬的脸色瞬间白了下来,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里面写满了不相信。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师露出这种表情,由此可见他的师傅在他的心中有多重要。不一会,他回过神来,突然愤怒的吼道:“师兄,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平时你跟我开什么玩笑都行,这玩笑可绝对开不得!”

  那被叫做师兄的男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比大师要稳重一些,穿着一身干净的道袍,头发和电视上一样,在头顶用一根簪子竖着,整个人看起来有种不染红尘的感觉,再看看大师的这身行头,我只想说一句,大师你他妈的真的是道士么?

  “师弟,你觉得我是会拿这事开玩笑的人么?你快随我来吧,师傅一直在等你回来呢。”大师的师兄一脸焦急的拉着他就往前走,我和温雅对视一眼,赶忙跟了上去。

  白云观的所有建筑都是古色古香的,大多是红墙黑瓦,飞檐翘角,和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差不多,巨大的铜鼎立在主殿的门外,上面插满了香,徐徐燃烧的香散发着淡淡的味道,给整个道观都笼了一层淡淡的烟雾。

  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当我进来时,我不仅没有感觉到难受,反而觉得通体都舒畅了,身上的每一根毛孔都释放开了一样,难道师祖设下的阵法对活尸人没什么影响么?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几个人就挡住了我和温雅的去路。

  “二位请留步,再往前就是观主的院落,闲杂人等不能进入,还请二位在外面等候。”说话的是个小青年,虽然他的措辞客气,但是看我的眼神透着一些敌意。

  我还没说话,就听大师说:“放他进来,他是我的徒弟。”一句话,直接让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好像能成为大师的徒弟是多么奇葩的事情似的。

  他们慢吞吞的让开了一条路,我看了一眼温雅,她蹙了蹙秀眉,直接无视了那几个人,直接走了过去,我自然立刻跟上了她,就这样,我们两人顺利的跟着大师他们来到了传说中的我师祖的院子,刚进来,我就感觉这里飘着一股淡淡的苦味,好像是中药味,而且越靠近正屋,我的心跳就越快,好像有什么在默默的召唤我。

  这种感觉让我有些脊背发寒,温雅突然问我怎么了,我以为她关心我呢,一边暗喜,一边把自己的感觉给说了出来,结果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你不是人,如果你没反应才不正常”。

  敢情女神是拿我开刷呢。不过我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头,那感觉,跟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似的。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因为大师已经进房间了,温雅说她是一介女流,进去不方便,所以我就一个人走了进去。

  刚进去,我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闭目打坐,他的眉毛很长,顺着两只眼睛的眼角垂落下来,跟他银白色的胡子纠缠到一起,让人想到画卷上看到的神仙。

  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但是整个人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不敢生出一丝侵犯之意。在他面前,大师和他的师兄瞬间就变成了凡夫俗子,只因为他身上那种仙风道骨的气息太浓了。

  大师有些激动的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给师祖行了一礼,这时,师祖睁开眼睛,我只觉得房间内瞬间亮了很多,因为他的眼神实在太亮了,他看着大师,微微一笑,慈爱的说:“我说过多少次,无需给我行大礼。”

  大师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恭敬的说:“师傅,徒儿对不起您老人家,这一趟出去不仅没有磨练自己,还没有对您行孝道,可是我走的时候,您的身体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师祖哈哈一笑,笑声爽朗,说了句“生老病死乃顺应天道之事,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说完,他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也渐渐变得蜡黄。大师忙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为他顺气,同时瞪了我一眼说:“还不过来跪拜师祖?”

  我忙走了过去,想也没想就跪了下来,真诚的说了句“见过师祖”。虽然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在我看来,既然大师都能跪,我这个小辈跪一下又能怎样呢?

  何况,大师顶着惹怒他最敬爱的师傅的压力,依然不放弃收我为徒,这份情谊,值得我一拜。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师伯有些稀奇的问:“师弟,你真的收徒了?这小子好像有点意思。”

  如果是往常,大师一定会露出骄傲的样子,但现在师祖身体不好,听到这话他也只是无精打采的“哦”了一声,然后就小心翼翼的看着师祖,好像生怕师祖看出什么一般。

  我也很紧张的望着师祖,我知道就算师伯没有看出我不是人,但是师祖如果真的如大师说的那么厉害,想瞒过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果不其然,他看了我一会儿后,面色渐渐严肃起来,然后看了一眼师叔,说:“苏仁,你先出去。”

  师伯于是离开了。这时,我看到大师的神情也是从未有过的紧张,他低着头,低声问师祖是不是对自己很失望。

  师祖挑了挑眉,问他为什么自己要失望?

  大师有些意外的望着师祖,又看了看我,我忍不住说了句“师祖,我不是人,您看得出来不?”当然,我没那么傻,自己暴露自己,而是在这样一个道术高强的道长面前,我就像是见了孙悟空的狐狸精,知道自己就算伪装也没用,还不如早些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师祖显然对我主动坦白感到惊讶,但下一刻,他就缕着胡子“呵呵”笑了起来,点着头说:“小子不错。”

  “师傅,这么说您不生气了?”大师激动的说,眉毛都快飞起来了,我在一旁看的都快哭了。

  师祖点了点头,沉吟片刻,一本正经的说:“难道你眼中,为师我是这般是非不分之人?我曾告诉过你,我们修道之人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善心,因此在遇到恶鬼妖怪时,只要它们愿意弃恶从善,我们都应该放他们一条生路,而若他们一心向道,我们又怎能阻止呢?何况,这孩子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并没有因此自暴自弃,步入歧途,可见他是心志坚定,心地纯善之人,是可塑之才,你收他为徒,也算是一桩幸事,为师又怎么会生气呢?”

  听到师祖的一番话,我彻底松了口气,那感觉跟以为自己要被判死刑结果被无罪释放一样。不过大师更夸张,他竟然直接在师祖的脸上“吧唧”一口,开始口若悬河的拍起了马屁。不得不说,大师这样子还挺可爱的,我傻笑起来,可是笑着笑着,感觉脸上凉凉的,一摸,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我没出息,但是我就是这种性情中人,看到大师为我这般,看到师祖承认我的存在,我觉得自己就算一辈子都只能是活尸人也足够了,我真的太需要被人认可了,恐怕同性.恋都没我这么渴望被人认可。

  这时,师祖嫌弃的推开大师,然后说要单独和我说些话,大师连忙爬起来,屁颠屁颠的走了,临走前还吼我说让我仔细照顾点师祖,唉,该说他啥好呢,明明那么喜欢我,干嘛还总是掩饰自己的情绪呢。

  大师走后,师祖冲我招了招手说让我坐近一点,我连忙朝他那边挪了挪,殷勤的问他渴不渴,他摇摇头,问我这近两个月,大师有没有教我什么,我又把自己学了什么,会什么都说了出来。

  师祖听完之后,沉默片刻,突然大笑一声说:“好!我那傻徒弟真是没选错人,你比他的天赋还要高。”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大师的天赋很高么?”

  原本只是随意的一句,可是师祖却一本正经的说:“他可以说是几百年一出的奇才,虽然他的道术不算出类拔萃,但是他的五感十分的灵敏,以前他随他的师兄们收服鬼妖时,他们都得靠他寻找鬼妖藏在哪里。”

  我想起第一次见大师时,他还没进少妇家,就立刻判断出了他们的身份,知道师祖此言不假,心中涌起了一阵自豪感,但是说我比他的天赋还要高,这个就有点奇怪了。我问师祖,是不是因为我有阴阳眼,所以他才这么说。

  没想到,师祖摇摇头,笑着说:“当然不是,至于原因,你很快就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