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3 观内大斗行尸

53 观内大斗行尸

  听了师祖的话,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师祖和大师一样,都喜欢打哑谜,是不是修道之人都爱故弄玄虚啊。

  师祖跟我说完这句话后,就摆摆手让我出去,让我跟着师傅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四处转一转。

  出了门后,我跟大师传达了师祖的意思,大师点了点头,进屋看了看师祖,这才又出来,带着我和温雅开始参观道观。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的肚子都饿了,大师于是带着我们去饭堂,同时让人给温雅和我准备房间。

  到了饭堂,我们草草吃过晚饭后,温雅就说累了,想去休息了,想必她对道观不感兴趣,所以大师就让人带着她先去休息了,他则带着我继续绕着道观转,最后他神秘兮兮的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师祖让大师从小修道的地方,就在道观的后山上。

  很快,我就跟着大师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后山,这里高树林立,花香怡人,比起道观里的庄重之感,多了一份自然和轻松。但是我的心却突然揪紧了,感觉有点透不过气,好像有谁在提醒我有危险似的。我凑近大师,问他这里会不会有危险,我咋这么不舒服呢?

  大师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没好气的说我胡说八道,这里四处都有他师傅布下的禁制,一般人连上来都没有机会,我能上来就是八辈子的福气,还说这里灵气充足,很有益于我的修炼。说每天早上在这里练一套太极拳,保准我的身子骨健硕的跟铁牛似的。

  正说着,他突然抬了抬手,示意我不要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竖起耳朵,认真的听起四周的声音来。

  我正好奇他在干嘛呢,就看到不远处高高的草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该不会有蛇吧?我从小就怕蛇这种没有骨头,长得很丑的东西,但是当草丛被拨开后,我觉得来的还不如是条大蟒蛇呢。

  只见十几个“人”从四面八方走出来,他们一个个面泛青气,双目无神,穿着宽宽大大的衣服,这些衣服明明崭新崭新的,可是给人的感觉跟上了年代似的,几乎是看到他们出现的那一刻,一种久违的恐惧感就涌入了我的心头。

  是尸体!只是他们看起来比当初老钱的尸体精神一些,所以我猜测他们应该比当初的老钱他们等级要高很多。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在这座观中“一般人”都无法进入的后山的树林里,怎么会有这么一群尸体呢?一股寒意从我的脚底直直冲向我的头顶,我想到那个慈眉善目的师祖,心中虽然说着不可能,但还是忍不住怀疑起来。

  “不……这里怎么会有尸体?”这时,大师突然开口说道,他的情绪显得很激动,显然,他跟我想的一样,而如果真的是师祖养的这群怪物,就说明他一直以来的大善其实都是伪装,也许,他就是那个神秘组织中的一员,而我们这次回来,无疑是羊入虎口。

  这些尸体渐渐向我们靠近,大有一种文中捉鳖的架势。呸!我才不是鳖!我忙问大师怎么办,他拍了拍自己的脸,突然红着眼睛吼道:“怎么办?当然是除掉他们!”说着,他就从怀中掏出一些符纸,一边念口诀一边把那符纸丢向那几个人,我见他这么做,也强行镇定下来,然后掏出他先前给我的符纸,想了想,咬破了手指,开始在符纸上画符咒。

  当我画好符咒时,大师已经提着桃木剑和这些尸体打起来了,不过,他先前抛过去的符纸已经消失了。看来这些尸体真的不好对付,而上次在李文静家小区门口,我看到他用过惊魂吼,但是那些尸体只是身体颤了颤,却没有太大的反应,这说明惊魂吼也是没用的,而这次温雅也不在。

  我感觉如果沾了我血的符咒也没用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一边念着口诀,一边把符纸给丢了出去,结果符纸没有消失,而是扎扎实实的贴在了那个尸体的身上,然后他就不动了。

  我心中一喜,有用!大师高兴的说:“不错,你小子,快点再写符咒,把这群家伙都定住,我拿桃木剑插死丫的!”

  我点点头,连忙开始画符,不过那些尸体好像挺聪明的,知道对他们最大的威胁是我,所以都集体攻向我,幸好大师挡在我的身前,才勉强让我不被这些尸体伤害,不过他的情况就不太好了,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撕破了好几个口子。

  我连忙把写好的符纸丢出去,又成功定住了几个,这时,这些尸体好像感到害怕了,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大师让我继续画符,然后朝着第一个被我定住的尸体刺去,当桃木剑刺穿那人的肚子后,他就“轰”的一声倒下了,大师松了口气,看来我们两个配合起来,还是能杀退这群怪物的,可是我就犯愁了,这十几二十个还好,要是他妈的来个七八百个,我他妈的还不得耗干血啊?

  这时,原本退后的那几具尸体又冲了上来,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情,喉咙里也发出粗哑的喊叫声,也许是同伴出事让他们勃然大怒了吧,我立刻抛出两张刚画好的符纸,管你怒不怒,今天先摆平了你再说。

  当十几具尸体全部被解决以后,我和大叔已经累得瘫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却发现身边的大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转过脸一看,就发现他把头埋在那里,脸色苍白,神情沮丧,一双眼睛赤红赤红的,跟要哭了似的。

  我知道大师肯定是想他师傅了,就安慰他说也许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而是苏苏的人摸着一条我们不知道的路上山等我们呢。

  大师摇了摇头,坚决的说不可能,因为这座山是师傅的宝地,如果有人闯入的话,师傅一定会知道的,可是这些人明显已经来了很久了,师傅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他叹了口气,伤心的自言自语起来,一个劲的问为什么,说师祖不是那样的人,然后他突然站起来,说要找师祖问清楚。我也觉得猜来猜去的没意思,还不如直接去问问,所以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跟他一起回去,谁知道这时候,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又发生了:原本躺下去的尸体突然一个个又站了起来,而且他们望着我们的眼神比之前还要凶狠。

  我心里“咯噔”一声,怎么回事?难道我的血加上桃木剑,都不能打败这些怪物么?这时,大师红着眼睛,怒吼一声,我感觉整个山都跟着颤了颤,而那些尸体也跟着后退了一步,然后大师就跟疯了一样冲了过去,我知道他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尸体,还因为那被欺骗的滋味。

  这时,一道声音远远的传来,而这声音不光阻止了大师的动作,还让那些尸体成功转身,迅速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这句话,正是我师祖说的,他说:“都退下吧。”

  简单的四个字,却已经证明了他的确是这些尸体背后的主人,大师手中的桃木剑“哐当”一声掉了下来,而我整个人也愣在那里,因为这个浑厚的声音,让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你们两个回来吧,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知道了。”师祖这时又说道,不过这次,他的声音明显虚弱了很多,看来他的情况真的很不明朗。但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能像他一样受伤了还能“千里传音”的,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或者说,压根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不过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好像知道了进道观时,我心中那种好像被人呼唤的感觉来自于哪里,我现在恨不得立刻飞到师祖的房间,问他究竟是谁,跟我的小鬼,又有什么样的关系!而他,是善是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