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4 师祖的秘密

54 师祖的秘密

  我感觉自己的脚从来没有这么快过,跟生了风似的,这是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尽管我很害怕,也知道如果师祖真的是和苏苏一派的人,那我今天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可是和我压抑了很久的好奇比,这害怕竟然也显得没那么厉害了。

  我怎么都没想到,为我养小鬼的竟然是师祖。不要问我为什么突然这么肯定,因为就在刚才他吼的那一声,和当初小鬼突然吼出的声音一模一样,只是因为平时他说话的声音与之有所不同,所以我才一时没有注意到。

  大师看到我这样,好像也猜到了什么,结果这丫跑得比我还快,跟受了刺激似的,一边跑一边大喊“不可能”。唉,我理解他的心情,敬爱了那么多年的师傅突然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他受得了才怪。别说他,就是我,一想到那白发鹤颜的老头,我心里也难受的很。因为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干净,望向大师和我时,那眼神中的宠溺和慈爱,像极了我奶奶看我的眼神。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可能是我的大仇人,可能包藏祸心,你说谁受得了?

  当我和大师慌乱的闯进师祖的院子时,发现大门已经开了,而师祖正盘膝坐在长廊下,面前摆着低低的木质茶桌,我看不出那是什么木头,就是觉得挺精致的,茶桌上摆放着一套陶瓷茶具,隔得老远,一股淡淡的茶香就已经飘了过来。不得不说,在古色古香的长廊下,穿着一身白色道袍的白发老人盘坐在那里,面前茶水袅袅生烟,四周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天空一轮明月高悬,这副情景给人一种安定祥和的力量。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跟进了电视剧的拍摄现场似的,坐在那的师祖简直比老了的张三丰还要有气势。

  师祖看到我们来了,不急不缓的给我们每人斟了一杯茶,也许因为刚刚忙活了一场,我感觉自己现在口干舌燥的,那香气四溢的茶水就更让人想喝了。我看了看茶,又看了看神情恍惚的大师,强忍住渴意,一脸探究的望着师祖,同时万分紧张的注意着四下的动静,生怕师祖放个厉害的什么把我和大师给就地正法了。

  毕竟,现在看来,我们是发现了他的秘密。

  师祖望着我们两个,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神色依旧和蔼可亲,他冲我们招了招手说:“在后山也累了那么久了,快喝点茶解解渴吧。”

  “师傅,那后山那些怪物真的是您养的?”大师听到师祖那么说,声音有些发颤的问。

  师祖点了点头,这时,我看到大师的神情几近崩溃,师祖的眼神动了动,然后说:“我这才发现你这家伙对你师傅我一点自信都没有,不知道你都把我想成什么了,我是喜欢干那种坏事儿的人么?在你眼里我是不是成了欧阳锋啊?”

  哈哈,师祖还挺幽默的。

  大师听了师祖的话,眼睛突然贼亮贼亮的,然后就说:“师傅,您的意思是……”

  谁知,师祖有些小孩子气的“哼”了一声,指了指不远处的柱子说:“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面柱思过去。”说着,他又冲我招招手,说:“小白啊,过来吧。”

  我心想师祖这种厉害角色,如果真想害我们,我们可能早就已经挺尸了,何必这么麻烦,所以不再多想,直接来到他身旁坐了下来,结过他递来的茶,我用鼻子嗅了嗅,说了句“真香”,就忍不住一口灌了下去。顿时,茶香在我的口腔回荡开来。我眯着眼睛,做出享受的神情,挑衅的看着一脸吃瘪,赖在那里不走的大师,大师气急败坏的瞪着我,说:“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师傅我为了救你差点累死,你拿了茶水也不知道孝敬我?”

  我还没说话,师祖就已经开口了,他说:“怎么?我让你去思过,你没听到?”

  师祖说话的时候倍儿有范儿,大师立刻就蔫了,结果这货竟然顶着一张中年大叔的脸开始卖萌撒娇,我只好低头,一遍遍默念“我不认识他”,师祖终究是心疼弟子,又或者说他压根没想着真罚大师,所以笑了笑说:“好了好了,你快过来喝口茶吧,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大师这才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挨着我坐了下来。

  师祖给我添了一杯新茶,目光慈爱的望着我说:“你挺聪明的,我还以为你要很久才想起来我是谁呢。”

  “这么说,那小鬼真的是师祖您替我养的?”我有些激动地小声问道。

  师祖哈哈大笑起来,让我无需这么介意,这院子僻静着呢,没有人会过来打扰的,他又问我是不是以为他帮我养小鬼是因为想利用他,觉得我是坏人啊。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不光是我,大师跟我也是一个想法,师祖这时叹了口气,说:“如果不是因为天下百姓,我又怎么会做这种逆天之事?”

  为了天下百姓?这话可大了去了,我忍不住问师祖我咋又和天下百姓扯上关系了。我脑子里已经在想了,自己该不会真是啥传说中的救世主吧?

  师祖品了口茶,面色严肃的问我们这段时间和这些尸体接触之后,有没有什么发现。

  大师说他发现这些尸体杀不死,就像刚刚,他们明明被桃木剑给刺穿了,但只是过了一会儿又站起来了,就连混着我的血的符箓都没有用。

  师祖点了点头,说僵尸本就是立足于三界之外的生物,不死不老不灭,所以他们的存在才可怕。

  我想起李文静家小区外的那一场打斗,我说不对啊,当初在李文静家小区门口的那几具行尸不是被化成灰烬了么?大师也跟着点头,毕竟我们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

  师祖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恐怕你们没有呆久吧?这些僵尸最厉害的地方,不仅是拥有不死之躯,还有就是,他们拥有障眼法,你们说的那种情况,应该是他们让你们以为他们死了,但其实,你们走之后,他们很可能就已经再次复活了。”

  “哇靠!这意思是说他们能变成一坨灰,然后再从一坨灰变成一个人?”我忍不住叫起来,因为这事情实在太诡异了。但是想一想,我又觉得这也有可能,我记得当时陈冠东说过,也许那些灵尸压根就是故意要放我走的,那么,他们怎么会蠢到为了小小的我,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呢?

  师祖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很难想象,可事实就是这样,不过还好,能拥有这种能力的僵尸并不多,毕竟喂养灵尸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大师这时忍不住问了句这件事跟我又什么关系呢?

  师祖一脸严肃的说:“有关系,自然很有关系。事实上,我从很多年前开始就在寻找对付这些僵尸的办法,但无奈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没有找出方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来越多,后来我发现你很有天赋,说不定能够青出于蓝,解决这些僵尸,但是多年前的一次历练,我知道事情远没我想的那么乐观,也就在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即将有一个徒弟出世,而且他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才马不停蹄的赶往那里,结果我还是去晚了。”

  说到这里,师祖目光柔和的望着我说:“那个孩子就是你。”

  大师一脸惊讶的望着师祖,半响嗫嚅着说:“师傅,你这是想和徒儿抢徒弟?”不过话虽这么说,但他没有半分不喜,我想他之前提到救我的恩人时,突然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可能就是怀疑是师祖所为,只是因为师祖一身浩然正气,他觉得不可能,自己否定了这个想法而已。

  我有些晕了,这么说,师祖才是我师傅,大师是我的师兄?

  师祖呵呵一笑,跟大师说:“你别急,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晚了,这说明我们两个师徒缘浅,不过我当时就发现小白的死是因为被尸气侵袭,说明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没想他活,能让那样一个庞大组织费尽心思除掉的孩子,必定是不凡之人,所以我当即决定让他以另一种状态存活,至于我们之间的缘分,已经随着他的死消失了,而你们之间才是真正的有缘人。”

  师祖说了这一大串话,然后有些内疚的望着我说:“不过这毕竟是逆天的事儿,为了怕你再被那群人盯上,我才让你奶奶保密,只是没想到反而害了你奶奶……”

  提到奶奶,我有些伤心,但我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是就在这时,大师突然说了句:“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