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8 远远不够

58 远远不够

  当我们冲进房间时,眼前的一幕把我给惊呆了,只见一个巨大的占据了半边墙的算盘竖立在那里,有一处地方已经炸成了碎片,师祖则站在不远处,正眉头紧皱的想着什么。

  见我们进来,他呵呵一笑,说:“我没事,我们出去说吧。”

  我忙去扶师祖,虽然他说没事,但是从他的脸色看并不是这么回事,我扶着师祖来到外面的房间,刚出来,他就感慨道:“奇怪,太奇怪啦。”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师祖说的是温雅,难道他算出什么来了?我一边给师祖倒了一杯热茶,一边安静的等他开口。

  师祖缓缓端起茶杯,即使是在这么疲惫的状态下,他依旧不紧不慢,动作优雅的小口品着茶。我即使心急如焚,也不敢催他,再看大师两人,他们也是眼巴巴的望着师祖,眼神里有探究,有渴望,但独独没有着急。我想,他们跟我一样,此时最在意的是师祖的身体。

  师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即便我算出她的生辰八字,但能算出来的,只有她和你们在一起的那些经历……”

  大师这时有些奇怪的说:“怎么会?师傅,您的卜卦之术这么厉害都算不出什么的话,那她也太神秘了。”

  师伯比大师说的更直接,他说如果这样的话,温雅究竟是坏是好就真的不好判断了。

  在一旁听他们三人的对话,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一直以来我也不太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温雅,还是喜欢她的强大,也没想过如果她是坏人,我该怎么面对她这个问题。

  可是现在我却突然在意起这些问题来了,心里甚至有种害怕面对这问题的感觉。

  师祖目光复杂的望着我,良久淡淡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而且无论她是好是坏,现在她在小白的身边的确是一件好事。”

  大师他们没有说话,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件事是没有非议的。这大概是因为道家讲究顺其自然,无为而治,加上这次师祖卜算失败,一切看起来就好像天意一样,所以他们决定坦然接受这一切。

  听到师祖这么说,我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温雅的身份,而且虽然我努力让自己相信她是正义的化身,可是当初陈优优的话,还有大师三人的猜疑,都已经切实的影响到我了。如果得不到答案,我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不安。

  这时,师祖说:“对了,昨晚说要给你看你的小鬼的,但是因为后来与你聊天时,你有了困意,我便没有再提。”说完,他笑着对我师伯说:“苏仁,去把我卧室床头那个红木盒子取来。”

  师伯忙不迭的起身去了。我有些激动的抓着杯子,感觉心跳都不正常了。这可是我的小鬼呢,因为他救过我两次,所以我对他已经很有好感了,也没有第一次知道他的存在时的恐惧,有的只是期待。

  不一会儿,师伯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那盒子和我见过的苏苏他们用来装小鬼的盒子不一样,因为它四周都用金漆描绘着各种繁冗的古老文字,这些文字远远看去跟一簇簇花似的,好看不说,还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师祖这时对我说:“这盒子外面的是一种能够聚集灵气的符箓,我之所以把它们刻画在盒子上,就是想要灵气尽可能多的聚集到小鬼的身上,事实证明,这种法子养出来的小鬼的确比普通方法养出来的要强大很多,至少这成长的速度要超过其他的小鬼数倍。”

  我点了点头,心想师祖为了我真是煞费苦心啊。这时,师祖说:“你打开看看。”

  我接过师伯递来的盒子,想要打开,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我憋红了脸,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扒盒子,结果我都要喘不上气了,还是扒不开盒子,这时,师祖“哈哈”大笑起来,大师则很不客气的怒道:“傻子!你师祖的盒子,怎么可能轻易打开?要有口诀的。”

  我的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己被师祖给“耍了”。

  师祖笑得更加开怀了,他示意我过去,然后贴着我的耳畔把口诀告诉了我,我的记忆力不错,所以这口诀虽然有些绕口,但我默念几遍后就熟练了,这时,我念着口诀去打开盒子,结果盒子很容易就打开了,然后,一个小小的婴儿映入我的眼帘。该怎么形容呢?这个小孩子就跟睡着了一样,白白嫩嫩的,一点也不像苏苏他们养的小鬼那么干瘪恐怖,而且他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很安详,一点诡异阴森的感觉都没有。

  这就是我的小鬼?我有些激动,有些新奇,问师祖他怎么跟别的小鬼长得不一样,结果师祖还没说话,大师就哼了一声,自负的说那是肯定的,那些邪恶之人养出来的小鬼怎能和师祖这般心思坦荡正直的人相比?

  我想想也是,知道这小鬼跟着我师祖也算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

  可是师祖却叹了口气,面色有些惆怅的说:“王维,你别给为师戴高帽子了,我把这孩子的魂魄全部钉在了身体中,让他无法轮回,就是造了大孽了,还说什么心思坦荡正直……唉……”

  我们三人都不说话了,听到师祖这么说,我又想到了他为了我衰老,逆天道而为的事情,忙在心里说上天啊,若你真的那么注重天道的话,何必让那些尸体为非作歹呢?如果你真的觉得师祖错了,就惩罚我吧,他所造的孽,我愿意承受那不堪的后果,只希望你能放过这个善良的仁慈的老者。

  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可是自从跟了大师之后,我整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了。这种转变在我有为师祖承受苦果的念头时,切实的表现了出来,我看到了自己的变化,心中窃喜的同时,渴求强大的欲望就更强了。

  师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小子,越来越像道家人了。”说完,他就拿过盒子,说:“好了,你去练功吧,你们也出去吧,我想休息了。”他说着,冲我们挥了挥手,于是我们三人起身离开。

  出了房门后,我问大师为什么师祖喝茶时不给小鬼准备一碗呢,不是说要把小鬼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才不会因为缺爱而产生不悦的情绪,才能够掌控得住么?大师白了我一眼说:“年轻人,你又在秀下限了,那种低级的小鬼才要这么麻烦,你的小鬼早就已经升级了,你这人真是好命,啥都不用干,坐享其成就行。”

  我自然听得出大师语气中的嘲讽之意,但是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他终于又说出了那句常对我说的口头禅,这说明啥?说明他终于不生气了!我忙笑嘻嘻的问他是不是不怪我了。

  他的脸红了红,梗着脖子说:“怪你又有何用?现在事情已成定局,师傅又那么护着你,我怪你只会让他老人家寒心。只是如果你敢不努力,或者说以后强大以后敢不往正道上走,老子我就代表月亮削了你!”

  我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怎么不是代表水果刀削了我啊?真当我是苹果啊!

  大师快步走在前面,出了院子后,突然回过头,一本正经的说:“后天举行正式的拜师仪式,到时候我会把你介绍给所有人认识,你给我打起精神,阳刚一点,别猥琐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说完,他一甩袖子,冷哼一声就走了。

  我都高兴的傻了,还以为大师心里有了结,就算不生气也不会收我为徒了呢,现在看看,我这天纵奇才他还是不舍得放弃的呀,哈哈。这时,师伯来到我身边,语重心长的说:“小白,你别怪你师傅,他是心里苦,毕竟你师祖对他而言是父亲一样的存在,他怪也不是怪你,而是怪自己不能为你师祖承担这些痛苦。我看得出,他是真很在意你。他这人没个正形,却为了你不怕违逆师门,这就说明了一切。你一定不要让他,不要让你师祖失望,知道了么?”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谢谢师伯的教诲。”现在的我再也不是那个想要靠着干妈而发一笔横财的愣头青了,我知道,我背负着的是很多人的期待,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我感觉自己是真的长大了,像个男人了,可我却知道,这些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