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59 被群殴

59 被群殴

  中午的太阳照得人懒洋洋的想睡觉,可我此时心中却无比激荡,我感觉自己必须用什么方式来发泄一下自己想要变强的这种冲动情绪,才能冷静下来,于是,我告别师伯,一路小跑着往后山去了,然后在那里把师傅今早教我的一套拳法狂练了几遍。

  结果当我精疲力尽的倒在那里时,大师突然出现,一脸不屑的望着我说:“你这记忆力倒是挺好使的,可惜你这套拳法看起来气势汹汹,但其实根本虚弱无力,你晓得为什么么?”

  我爬起来规矩站好,忙问他这是为啥。他说这是因为我只执着于练拳的外形,用力过猛,却没有探究每一个动作所蕴含的意义,暗藏的玄机。练拳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如果我过于浮躁,不去探究,那么我的拳头就算再硬,在一些人面前也不过是力气大点,只要对方稍微注意一下,就能找出我的弱点,所以,练拳不能急于求成,应该用心领悟每一个动作,练到最后,我会发现即使我只是轻松的出招,带来的效果也是巨大的。

  说着说着,大师把烟一丢,摩拳擦掌的说我给你来一遍。

  有大师示范,我自然高兴得很,要知道他早上可没跟我讲这么多。

  大师稳扎马步,然后就开始练起拳头来,不得不说,如果我练拳的时候像是在剁鸡的话,那他的动作就像是用手划过水面了,说不出的轻柔,所有的动作连贯在一起,似舞非舞,轻盈中却自有张力,我甚至能感觉到风都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身边流动起来。现在的大师已经没有一丝猥琐的感觉,身上的道袍随着他的动作翻飞,他整个人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真没想到大师练拳的时候这么帅啊,我都要看呆了。不过当大师练完之后,他立刻原形毕露了,洋洋得意的同我说:“看到了没?这套拳法打下来是不是很有大家风范?年轻人,你还有的学,慢慢练吧,练两个小时就去背符咒和口诀去。”说完看也不看我,背着手哼着小曲就溜下山了。

  这人,分明才三十多岁,非要整的自己跟个猥琐的老头似的。我摇了摇头,然后就闭上眼睛,开始按照他之前教我的方法调整呼吸,当睁开眼睛时,我感觉自己刚才混沌的脑袋瞬间就清明了很多,我提起一口气,然后就开始练拳。

  很快,两天过去了。

  今天,是师傅正式收我为徒的日子。

  一大早,一个小道士给我送来一身灰色的道袍,道袍虽然看起来土不拉几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立刻穿了上去,站在镜子前一看,我感觉自己一下帅的跟神仙身边的小仙童似。难怪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我这样子,就一个字“帅”!

  这时,门突然开了,然后我就听我那欠扁的师傅用嘲讽的语气说:“照啥照?一个骡子再照还能变成马?”

  我翻了个白眼,说:“你这么毒舌师祖造吗?”

  不过当我转过身后,差点没认出来眼前这人是谁,吆喝,这还是我那猥琐的不修边幅的师傅么?这乌黑锃亮的头发,竟然用羽冠规规矩矩的束好了,刮得干干净净的脸,让他看起来瞬间年轻了五岁,更让他看起来精神气十足。不过最让我惊讶的是他的那身衣服,那可是一身金色的道袍啊,光看着就够微风气派的了,他整个人感觉跟镀了一层金似的。

  他扬了扬下巴,得意洋洋的说好看吧?可惜你没资格穿。

  看他那“小人得志”的样子,我就觉得真是他妈的可惜这身威风凛凛的衣服。

  他催促我让我快点,该到的人都到了,我一个小辈儿让师祖他们等可太没礼貌了。我一听,再也顾不上讽刺他两句了,急匆匆的抓了抓头发就跟着他离开了。路上我很好奇的问他师祖有很多徒弟么?他说那倒不是,其实师祖门下只有三个弟子,但是和他是师兄弟的有四个人,他们每个人都收了很多徒弟,然后这些徒弟再广收徒弟,这人数自然就多了。

  我有些奇怪的望着大师,总觉得他说这话时语气有些古怪,还有点幸灾乐祸,可惜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只是他的脸上又挂上了那贼兮兮的笑,然后他的气度啊啥的就瞬间化为虚无了。我勾着脑袋,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笑话!我可不想和个猥琐的道士有任何的联系。可是下一刻,我的耳朵就被人狠狠地揪住了,然后我就被一路拖到了道观的正殿,一路上我都能听到很多小道士的笑声,我的脸烫的都能煮鸡蛋了!

  可惜大师这家伙贼坏,就想让我丢人,一路抓着我的耳朵不撒手,结果到了正殿上,我还没看清有谁在呢,就听到一阵哄笑声,然后我就听到一个很洪亮的声音在正殿内回荡开来:“小维子,你这又是搞的哪一出哟?”

  这个声音很陌生,我顺着声音望过去,发现那人穿着一身普通的道袍,整个人那气度就跟没修饰过的大师一个样子——猥琐,他此时正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我,那样子跟款爷看牛郎似的,看的我鸡皮疙瘩直接冒了一身。

  这时,前面传来了师祖那佯怒的声音:“王维,快点放开我的乖徒孙!”我这才看到师祖正端坐在上首左侧的位置,可能因为他穿了黑色的道袍吧,虽然依然仙风道骨,但是整个人看起来有种锐利逼人的气势。

  没错,就是气势,我感觉在他面前,所有的人都平凡的像地上的石子。

  大师这才气哼哼的放开我,我捂着耳朵直起腰来,忙规矩的给师祖行礼,师祖笑呵呵的让我起来,我这才发现四周有很多不善的目光投来,我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用这种充满敌意的目光看我的,不仅有跟我差不多大的,甚至有跟大师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咋回事?难道是我太帅,遭到了他们的疯狂嫉妒?

  师祖让我过去,然后开始给我介绍起这正殿之上的人,没想到光师伯我就有十个,师叔有二十几个,师兄师弟就更不用说了,看来大师说的没错,除了师祖这一系的,其他系的都他妈的在疯狂收徒啊。可是收徒这事儿不是该看缘分的么?有缘人一旦多了,算不算滥交?

  这时,大师一脸严肃的跟我说让我看清楚师祖身后这三尊像,他们是道家的“三清”最高尊神,待会儿我叩拜他们的时候必须诚心,这样他们才会真的接纳我。我点燃了香,诚心的给三位尊神上了香,然后给师祖敬茶,师祖喝完之后,我又给师傅敬茶,然后给师伯师祖们一一敬茶,尼玛,这么多人,我就是心再诚,也想吐血了,更何况敬茶的时候我都得跪着。

  终于结束了拜师仪式后,师祖说有事和各位师伯师叔说,就让我回去练习去了,可我刚走出正殿不远,就遇到了一件“麻烦”事。

  看着气势汹汹把我围住的十几个小道士,我心里警铃大作,因为这些人看我的目光太凶恶了,我就问他们有什么事。结果我的嘴巴突然被捂上,然后我左右就出了两个人,架着我的胳膊就飞快的朝着偏僻的地方跑去。

  这些人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肯定是在道观很多年的弟子,我被他们架住,竟然一点都不能反抗。我拼命的挣扎起来,但是即便如此,也只是徒劳。

  当我看清他们带我到了哪里的时候,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妈的!他们难不成想灭了我?竟然带我去悬崖上了。

  可能是看到了我惊恐的表情,好几个人开始大笑起来,然后我的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就你这种癞子,也配师祖亲自去正殿主持拜师仪式?说,你是不是给了那个无良道士很多钱,他才把你带回来?”

  我真想“呸”他一脸,让我说,你他妈的倒是把我嘴巴上的布给摘下来啊,一个念头没转完,我就被人丢在了地上,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我的胸前正好是块尖利的石头,为了胸前不被划破,我连忙用手挡住,结果我的手上就划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火辣辣的疼起来。

  我转身准备起来,结果脸上突然多了一坨浓浓的东西,我一抹,差点没被气死,妈的,是谁在老子脸上吐了口痰。我恶狠狠的望着他们,问他们是什么意思?以多欺少?

  可能是没想到在正殿表现的那么老实的我,还有几分血性,他们愣了愣,然后就开始大笑起来。

  我目光警惕的望着他们,同时开始搜索哪里有空隙可以给我逃,不要觉得我胆小,如果你的身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的话,也许你已经尿裤子了。

  这时,他们笑完了,一个人说了一句“打”,然后他们就一起朝我涌来了。

  妈的!不是说道士都是坦坦荡荡的么?就算要打架,也要单挑啊,竟然TM的群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