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0 床上有人

60 床上有人

  虽然很郁闷,但是我还是牟足了劲对付起这些人。可是他们已经在道观很久了,那拳脚功夫已经算得上“出神入化”了,于是我一个人没打着,身上挨了好几个拳头,被踹了好几脚,感觉就连脑袋上都被人轰了好几拳。

  当我被他们打趴在地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他们猖狂的笑声,紧接着,我就听到好几个人吐痰的声音,然后我的头发上和脸上都粘粘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在我心中升腾而起,妈的,你们算个卵?敢这么欺负我!虽然说我打不过他们,可不代表我就会任由他们欺负,我抬起头,看了这几个人一眼,一下子就看到站在中间的那个人,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就是他刚才羞辱大师,羞辱我,还往我脸上吐痰的。

  我低头咬了咬牙,开始思量起对策来。

  这时,那个人嚣张的问我是不是怕了?如果不想被打死,不想掉下悬崖的话,就赶紧跪下来求他们放过我,还让我承认我的师傅是个瘪三,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不配在这道观里呆着。说完,他们一众人又开始笑了起来。

  我低着头说:“你师傅是个瘪三,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不配在这道观里呆着。”

  那人一听就怒了,吼着问我说什么呢。我用一种无辜的眼神望着他,说:“是你让我这么说的啊。你说‘说你的师傅是个瘪三’,我已经说了,你还想怎么样?”

  打我是打不过的,但是跟我比口舌之快,老子不一口口水喷死你!

  结果那人果断怒了,抬脚就朝我踹过来,我一看时机到了,警惕的盯着他那只腿,不但不躲避,反而伸出手快速的朝着他的腿抓过去,也许因为没想到我会“出其不意”,当我拽着那个人的腿狠狠一拉之后,他就一个站立不稳,直接“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我是有所图谋的,所以等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已经爬起来迅速的坐在那人的肚子上,用两只脚紧紧的盘柱他的腰,同时挥起拳头开始往他的身上猛揍。

  也不想想我是怎么被学校开除的,就算我拳脚功夫不行,可是打架我还是有经验的,一人对多人的时候,不要想着能打败他们,因为你不是李小龙,这时候你只要逮着一个人死揍就行了。刚刚我是有机会抓住别人的,但是我不甘心,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我身下这个被我打得嗷嗷直叫的家伙就是这些人中的“老大”,不打他我打谁?想让我没面子,我今天就让你吃屎。

  旁边的人傻眼了,直到那个人喊了一声,他们才扑过来,有人打我,有人拉我,但是他们实在小看了我,当我打人的时候,我的情绪就失控了,这在我揍女婴时也有所体现,我的脑子里只有“揍死他”“揍死他”这个声音。

  突然有人往我的脑袋上狠狠轰了一圈,我感觉自己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眼前也红红的一片,啥也看不清了,身上更是被打得没一块好地方,可就是这样,我也不放手,我怒啊,我恨啊!为什么道观里也会有这种不明是非就打人的人?为什么这些王八羔子就觉得我是软柿子,要来捏我?我感觉自己的拳头都不听我的话了,一个劲的朝着身下人招呼,这时,突然有个人扑过来咬住了我的手腕,钻心的疼让我的神智恢复了一些,这时再看我身下那人,靠!那哪里是个人啊,根本是个猪头嘛!那只猪头气愤的望着我,就算牙齿被打掉了,也在喊着:“我要让这小子死!”

  我抬手还想揍他,结果也许因为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这次他们成功把我拖了出去。也许是因为被一个菜鸟反击了让他们很愤怒,他们这次直接拖着我破破烂烂的身体在地上拖行,我的道袍早就没有一块好地方了,当我的身体从那个尖锐的石头上面拖过去的时候,我的胸前感觉跟刀割了似的。

  有人往我的脸上喷了一口血,我吃力的抬起头,发现那个人就是被我揍得不成样子的人,唉,到底是没有底子的人,就算我再拼命,这个人也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他现在正恶毒的望着我,一脚踩在我的背上,说:“我本来想留你一命好好折磨的,可是你竟然敢这么对我,那我今天就送你去见阎王爷。”说着,他冲另外几个人点了点头,他们竟然就拖着我往悬崖下去了。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心里害怕极了,因为我不想死。我多希望小鬼来救我,可我知道,一旦它出现,不仅是我,就连大师他们也会被连累,我不愿意这样,可是,难道我就要死了么?

  那几个人开始大笑起来,他们又恢复了洋洋得意的样子,然后我的半边身子就被人拖着在悬崖上凌空,看着深不见底的下面,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拼命的颤抖,这一刻我想到了很多很多人,我的奶奶,我的爸爸妈妈,大师,师祖,苏仁师伯……他们每个人都那么仁慈的对待我,可我却没用到这种地步。

  “去死吧!”头顶突然传来狰狞的声音,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我终于忍不住惊恐的大喊起来,因为我真的被丢下悬崖了!也许因为害怕,也许因为本来就是强弩之末了,喊了一声之后,我就晕了过去。只是在我昏迷之前,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灰色的身影,我想那大概是地狱的大门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有了知觉时,我感觉自己身上已经没那么疼了,也许这就是做鬼的好处吧。可这时,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还不醒?再不醒我就去把李小超那王八羔子给揍死!让他给我的徒弟抵命!”然后就听到一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声音说:“小维子,你不要太激动,师祖也说了,他伤得虽然重,但是自身修复能力很强,你看,他的伤口不是在一点点愈合么?肯定会醒过来的。”

  我现在终于确定这不是我的幻觉了,我他妈是真的没死啊,这时,苏仁师伯的声音传了过来:“小白好像醒了。”

  然后我就听到急切的脚步声,我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大师那紧张的脸,我的心里瞬间热腾腾的,跟他说:“师傅,我没事。”

  大师有些自责,想说什么,终究只是叹了口气说:“你好好休息,我去厨房给你把粥端来。”

  大师走后,苏仁师伯就问我还有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然后就向八师伯问好。八师伯就是在正殿上喊大师“小维子”的人,虽然他的眼神跟大师一样猥琐,但是我对他很有好感。

  苏仁师伯忙说八师伯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不顾一切把我从半空中拽了上来,我现在估计已经在和阎王爷喝茶了。

  我说当时我怎么看到个灰色身影,想来就是八师伯的,没想到八师伯这么强悍啊,我明明感觉自己已经被丢出去了,他却能抓住我,这可不是一般的拳脚功夫那么简单啊。

  我忙跟八师伯说谢谢,八师伯猥琐的笑了笑,说“别八师伯八师伯的喊,多不亲切,你以后就直接喊我名字,后面加个师伯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八师伯的脸上写满了奸诈两个字,不过很快我就知道原因了,因为他的名字太奇葩了,竟然叫“李魃坝”,乍一听还以为是“你爸爸”呢,我不想叫,可是八师伯不乐意,最后我闭上眼睛,勉勉强强叫了一句“魃坝师伯好。”

  魃坝师伯立刻开怀大笑,说了句“好!”

  我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自动把谐音改成“粑粑”……

  不一会儿,大师回来了,端来一碗热粥,我要自己起来吃,他不肯,非要喂我,我也不矫情,只是看着他那关切和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有点想哭。

  吃完一碗粥,我又有点困,大师让我继续睡觉,他则要去正殿帮我报仇。两位师伯也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就跟着大师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了。

  我想起来,但是感觉身上跟压了一座山似的,这种感觉还是从大师走之后才有的,我立刻紧张起来,四处张望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我以为是自己太累了,于是闭上眼睛睡觉。很快,我就睡着了。

  半夜,就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人推了我一把,让我起来上厕所。正好我也有尿意,所以就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

  可是到了厕所以后,我瞬间清醒了,身体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妈的,我是自己睡的,怎么会有人喊我起来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