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1 被打破的禁制

61 被打破的禁制

  我感觉浑身发凉,一想到睡觉的时候一直有“鬼”在我身边看着我,我就寒毛直竖。

  可是转念一想,大师不是说过,妖魔鬼怪根本就不能靠近这里么?难道是师祖的禁制被打破了?想到这,我的心中涌起深深的不安。

  此时厕所的门是关着的,我想出去,却又害怕出去,无论多少次,面对鬼这种东西,我都心存畏惧,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低低的无助的哭声。

  在这漆黑的夜里,这个哭声令人想起了半夜里在河边哭泣的女鬼,无边放大了我心中的害怕,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猛然发现这声音有些熟悉。这个想法令我忘记了恐惧,我不假思索的打开门,当然,我还是很小心的看了看门边有没有什么女鬼才走了出去,然后我就轻手轻脚的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路走来,院子里都静悄悄的,我有些奇怪,难道他们就没有听到哭声么?只是很快我就明白为什么大家没反应了,因为我的天眼大开之后,我的五觉就比别人厉害很多,这当然包括我的听觉在内。想到这里,我有些得意,渐渐地,我听到细碎的说话声,这时我基本可以肯定,那个哭的人正是我认识的,我的死敌之一的苏苏了。

  可是令我万万想不到的是,苏苏竟然是和温雅在一起的。当我远远的躲在树后面看到她们时,剧烈的心跳声无限放大,我甚至都有些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了。我看到苏苏跪在温雅的面前,漂亮的脸上挂着两串泪珠,在月光下,她显得楚楚可怜的,让人看着就觉得心软。而她身边的那个人,我一看险些吓死!不是因为那人有多厉害,而是她的样子太恐怖了。

  她像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苍白而布满老年斑的脸上,有的地方已经腐烂,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有的地方布满了皱纹,而她嘴角两边的肉松松垮垮的垂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丑陋,狰狞。她佝偻着身子,瘦弱的身体在风中左右摇摆,好像风一吹就要倒了一样。我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人,可我却一眼认出了她是谁。她就是苏苏的妈妈少妇!

  虽然在知道尸体不能被杀死时,我就知道少妇没死,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想起她第一次走进我的保安室时,她是那么的容光焕发,虽然四十多了,但是姣好的面容还是引起了我的荷尔蒙的冲动,之后我也曾在她的“美人计”下溃不成军,可是现在再看她的样子,她简直是个毫无生气的老僵尸。

  可是说来也奇怪,敌人变成这个样子,我竟然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挺悲哀的,特别是看到苏苏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妮子在拼命的给温雅磕头时,我感到特别的辛酸。从苏苏的言语中,我已经知道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求温雅救少妇,她说少妇快不行了,只要温雅能救少妇,她愿意为后者做所有的事情。

  看来苏苏虽然坏,但是对自己的妈妈是真的很孝顺啊,看她这个样子,我都不忍心,都想帮她了。可是温雅只是站在那里,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神情,眼底却带着几分轻蔑,好像苏苏在她眼中只是蝼蚁一般,不一会儿,我看到苏苏在发抖,露出很惊恐的神情,然后开始不断给温雅认错,说自己说错话了,求温雅一定救她妈妈,结果她话还没说完,我就看到温雅一脚踹了出去。

  这一脚的力度看起来并不大,可是苏苏愣是捂着肚子痛苦的倒在那里,她的头发都在地上染了尘土,看起来狼狈不堪。这时,我看到少妇无神的眼睛蓦地睁大,然后就发了疯一般伸出手朝温雅抓了过去,温雅极其不屑的冷哼一声,苏苏则惊恐的挡在了温雅的面前,一把抱住少妇,与此同时,不断向温雅求饶,好像生怕她会把少妇怎么样了似的。

  温雅什么也没说,转身就朝我这边走来,我以为她发现了我,心跳加速,可我努力的在心中默念精心口诀,同时闭气,紧紧贴着树,希望能够躲过一劫,很快,温雅就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了,我心里一松,看来自己是虚惊一场了,如果她真的发现我,恐怕早就叫我出来了。

  我又回头看了看苏苏,发现她正跪在那里无助的哭呢,唉,这小丫头,明明坏得很,偏偏长了一张让人怜惜的脸,也怪我自己看不得小姑娘受苦吧,看到她哭得花容失色的,都想上去给她递张纸了。不过我现在更担心的是她的安全问题,如果让师祖他们知道她的存在,一定会灭了她吧?这样想着,我就再忍不住了,然后就走了出去。

  率先看到我的是少妇,她没有了之前的气势汹汹,而是一下子缩在了苏苏的身后,苏苏则抬起头来,当看到是我的时候,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情瞬间被凶狠和愤恨取代,她站起身来,愤怒的望着我说:“你来得正好,我妈妈都是你害的,我要杀了你!”说着她就朝我扑了过来。

  现在的她,哪里还有第一次见我时的天真可爱?但是我也没有要躲的意思,我知道,她会用的不过是什么蛊术,可是蛊虫对我是没用的,除此之外,她还能用什么法子对我呢?她总不至于带着僵尸上山吧?

  看到我没躲,苏苏有些发愣,问我怎么不躲。

  我心里有些难受,看着她说:“我不想躲,你说的对,你妈妈是被我害的,你生气也很正常,但是我并不后悔这么做,因为她生出了害人的心思,多次想要杀我,她的存在造成了很多人的死亡,她是邪恶的,包括你也是邪恶的。苏苏,有句话叫‘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和你身后的人如果再这样下去,就只有自取灭亡。”

  她傻傻的看着我,我想她一定是被我的话感染到了,我决定再接再厉,说:“苏苏,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做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但是只要你愿意改,我想你一定能过的更开心。”

  就在我想她会不会因为我这一段话而改过自新,并真诚地感谢我的时候,她却突然冲我吐了一口口水。

  我:“……”我真的不明白,有的人怎么那么喜欢在别人脸上吐口水,今天,我已经不知道被吐了多少了!他妈的,以为我是痰盂啊!

  苏苏冷笑着说:“李白,你真天真,我是妖,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见到我就想除掉我,无论我是否与他们为敌,他们都想争先恐后除掉我,你觉得我会傻到坐以待毙么?何况……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人可以自由的选择怎么活?”说到这,她的语气有点落寞,我感觉她话中有话,刚想追问,她就恶狠狠地对我说:“这次我不杀你,因为我会让你承受和我现在同样的痛苦再去死!”说完,她就背起少妇,飞快的朝着不远处高高的墙奔去,我刚要提醒她那里有禁制,就发现她已经轻松的越过了墙头,然后就消失了。

  我心中一沉,再也顾不得别的,转身就往大师的院子跑,因为墙上的禁制消失了,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始料未及的事情。而苏苏的出现,让我意识到,可能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路上,我遇到了温雅,她正坐在一个小亭子下面,风吹动她的发,月光将她的身影勾勒的越发美丽出尘,可是我望着她,突然就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憧憬和悸动,只是觉得很冷。尽管苏苏是坏人,尽管她有不救人的权利甚至理由,可是她那一脚,不仅踹在苏苏的身上,还踹在我的心上。虽然以前就知道她很冷血,但是我以为她改变了很多,没想到她却拥有连母女情都无法打动的铁石心肠。

  她突然转过脸来看着我,黑幽幽的大眼睛里带了几分审视,我心想完了,她肯定知道我见过苏苏了,我脑筋一转,立刻生了个主意,问她有没有看到一只鬼?有只鬼叫我起来撒尿,可一眨眼就没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她只是平静的说了句没有,就起身离开了。

  我松了口气,希望她不要怀疑我,然后我就朝着大师的房间去了,结果当我去了之后才发现,他的房间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