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3 内奸

63 内奸

  我跟陈冠东说让他去我房间躲起来,然后就去看情况去了。我之所以敢一个人去,是因为我听出这声音有些熟悉。顺着声音往前走,很快我就来到了正殿,不过这里的景象让我有些傻眼。

  只见李小超他们几个瘫坐在地上,正张着嘴巴哇哇大哭呢,那样子跟命根子被人给踢断了似的。我忙走过去问他们怎么了,可是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不得不说,几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看着挺渗人的还,我感觉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这时,远远就传来一个人暴怒的声音,“大半夜的哭什么哭!”

  这声音我认得,就是总是对我和大师有敌意的那个师伯的。他风风火火走进来,看到我之后,怒气冲冲的就来了句:“你怎么在这?虽然他们欺负你,你也不能这么不懂事,折磨他们吧?”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拦下要发怒的大师,笑嘻嘻的说:“师伯原来还有远视眼啊,都没看到就知道是我折磨的他们。”

  他勃然大怒,大师这时乐呵呵的说:“你不知道,你师伯厉害着呢,他还知道你被打是因为你挑衅这些人,你可要小心一点,千万别干啥坏事哟。”

  大师刚说完,魃坝师叔就接了他的话茬,阴阳怪气的说:“可不是么?这年头人心不古,幸好我们道观有个未卜先知,明察秋毫的三师兄,不然冤枉了别人可怎么办哟。”

  原来这位师伯是三师伯,三师伯气得胡子一颤一颤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肩膀也一抖一抖的,可是他偏偏啥也不能说,为啥?心虚呗。这时苏仁师伯绕过我来到这几个人身边,轻轻的“咦”了一声说:“他们好像被迷惑了。”

  这句话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也不吵了,大师连忙跑过去,然后就朝着这几个人的天灵盖一人一个巴掌,我看到三师伯还有另外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想必被打的都是他们的弟子。我心里乐的冒泡,因为我知道,大师就是故意‘公报私仇’的。

  这时,李小超几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停止了哭声,当看到我们的时候,他们先是一愣,然后惊恐的四下看了看,那感觉跟这里曾经有过什么似的,确定没有脏东西以后,他们才又笔直的跪在那里,向大师他们问好。

  不过从他们青灰色的脸色可以看出,他们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大师于是问他们究竟怎么了,遇到了什么?

  李小超的身体抖了抖,三师伯没好气的让他说话,他这才颤巍巍的说出了一句让我们每个人都心底发寒的话:他说,他看到自己的前世是怎么死的,很凄惨,他感觉自己这一世可能也会这样死去,所以才伤心的哭成这样。

  大师瞬间严肃下来,问了其他几个人,得到的是同样的答案,师伯师叔们对视一眼,我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绷得紧紧的,看来道观是进了一个厉害的东西。

  果不其然,我一个念头没转完,大师就叹了口气说:“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就连通灵鬼这种只在书中出现的超级大鬼都出来了,对方看来是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顿了顿,他又说了句“事不宜迟,准备准备,我们开始做法吧,就算不能像师傅那样布置出强大的禁制,。”

  我问大师究竟什么是通灵鬼,因为我没有在他给我的那本书里见过,他说通灵鬼是上古十大恶鬼之一,在一般的书上是没有记载的,它能够控制人的意识,强迫人看到自己前世临死前的样子,从心理上让人崩溃,当然,通灵鬼不仅仅有这些能力,它本身的实力也很强悍,纵然是鼎盛时期的师祖也不一定能斗得过它,所以他真的很好奇,通灵鬼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它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操纵这一切。

  我突然想起苏苏临走前说的那句话,心“突突突”的跳了起来,拉着大师来到一边,我把苏苏的事情说了出来,大师听完之后,脸色一沉,说:“我没想到她们竟然来的这么快……”说完,他把一个小瓶子丢给我,看了我一眼,就让我赶快回去。

  我知道他是让我回去再把陈冠东给收到瓶子里去,因为待会儿他们要布置禁制,虽然这个禁制不如师祖的厉害,但是对一般的妖魔鬼怪肯定还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也不废话,直接转身往我的院子去了,可是一路上,我却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哭,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难道那个通灵鬼还没走么?他为什么要来扰乱这些人的心底防线呢?如果他想,杀了我们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么?

  这时,一道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我隐约看到一张恐怖的扭曲的脸,但还没看清,那黑影就消失了,然后,不远处的房间内就传来凄惨的恸哭声,我心里害怕,但脚下已经不听话的追了上去,不过很快我就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我回头一看,拉我的人正是陈冠东,只是他看起来有些奇怪,脸色白白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走了之后,他就感觉很不好,好像有什么在压迫着他,后来这边传来哭声,他就更难受了,所以悄悄潜了出来。

  看来他也看到刚刚那个黑影了,我就问他拦着我干嘛,他说我绝对斗不过那只鬼,趁着对方对我还没有兴趣,赶紧回房间吧,那只鬼的气息太强大了,他作为同类,都有种要被对方吞掉,吸收的感觉,我过去,肯定连骨头都不剩。

  可是他这么说我就更不明白了,这通灵鬼出现在这儿,却不杀人,只是摧毁人的意志,是不是太奇怪了?我再次想到苏苏的那句话,心里跟十五个吊桶打水似的,七上八下的。

  就这样被陈冠东拖回房间,我依照大师的话让他躲进了瓶子里,给自己的房间画了几张辟邪符,就躺在了床上。可是我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我闭上眼睛,念了几遍静心咒,然后开始仔仔细细的回想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希望能够找到什么。

  “禁制上面拥有你师祖强大的念力,妖魔鬼怪是很难打破的,就算比你师祖厉害的鬼怪,要打破也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除非这些禁制被人破坏掉。只是百姓对我们道观十分敬仰,不会动这里的一花一草,何况只要谁动了禁制,你师祖就会发现,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除非这些禁制被人破坏掉……这句话在我的脑海中炸开,我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起来了,这时我也顾不得别的了,赶忙朝着正殿奔去。因为这一刻,我想通了很多,首先就是这一切事情都透露着一个信息:有人利用禁制不会伤害百姓的弱点,破坏了它,而李小超他们很可能就是道观的内奸!

  仔细想想,他们那么凶狠的打我,虽然说有理由,但是那个理由足以让他们不顾自己的性命杀人吗?显然不是,他们根本就是毫不顾忌才这么做的,而且师祖晕过去的时间也太凑巧了些,还有,大师他们本来是要在师祖的院落联手布下禁制的,却因为他们突然的哭声而赶到了正殿。

  要知道,师祖那个房间里的禁制,就连人都无法破坏,更别提是妖魔鬼怪了。大师说过布置禁制的时候最怕有东西打扰,所以在师祖的房间里是最好的。

  我把所有的事情串起来,很自然就解开了很多谜题,那就是有百姓被苏苏他们收买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禁制解开了,而李小超他们负责在本就身体虚弱的师祖身上添一把火,让他老人家气血攻心,然后又假装被鬼缠住,这样大师他们就知道有通灵鬼存在了,这种时候,他们哪里顾得上那么多,肯定直接在正殿就开始布置禁制了。

  至于通灵鬼为什么要打破其他人的心房,肯定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心思想了,我只想快点赶到正殿,因为我怕李小超他们会主动申请为大师他们护法,如果是那样的话,大师他们的危险不言而喻。

  可就在我快到正殿的时候,四周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我甚至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出去很远,在地上滚了几圈,当我爬起来时,我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