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4 残暴,那是我么

64 残暴,那是我么

  只见一个黑乎乎的大东西悬在半空,它有着巨大的黑色的翅膀,乍一看还以为是蝙蝠,可是仔细一看,他却长着一张尖尖的人脸,只是那眼睛跟外星人的眼睛似的,很大很亮,却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好像只要与他对视,你就会被他控制。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我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结果头顶就传来一声不屑的轻笑,旋即,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小子不错,还知道避开我的眼睛,不过尔等蝼蚁,岂能轻易避我锋芒?”说完,我就感觉脑袋一重,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的天灵盖灌入我的身体,只是很快,我就听到一声叫声,我忍不住睁开眼睛,结果看到那个通灵鬼滚出去多远,而他的一边翅膀竟然已经烧起来了,他气愤的怒瞪着我,吼道:“小小的挡路鬼,竟然也敢放肆!”

  挡路鬼?我有些疑惑的望着他,突然想起陈优优之前拍了我的头一下,难道是他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什么,用来保护我么?想到这里,一股暖流在我的心中流淌,而此时我也确定了眼前这个怪物是谁,能不把挡路鬼放在眼中的,肯定是通灵鬼了。

  我有些焦急的看向正殿那里,知道通灵鬼挡住我就是怕我去通风报信,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他如果真想伤害大师他们,现在不是最好的下手机会么?他怎么这么看得起屌丝我,竟然跑来拦我,可是很快我就明白过来了。

  眼前渐渐被白光占据,我模糊的看到一把银刀好像把大地劈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我的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高呼声,“吾王万岁”!我定睛一看,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尸体,满地的尸体,在挂满金银珠宝的山洞中横七竖八的躺着,而山洞最里面,有许多人跪在那里,正高喊着“吾王万岁”四个字,而那坐在王座上,紧紧闭着眼睛,面色铁青的“王”却长得跟我一模一样!他的头上戴着高高的皇冠,一头黑发编成辫子绕过脖颈,有种不怒自威的气息,而那一身黑色的绣着好几条金灿灿的龙的长袍,更是让他看起来威风凛凛,真的就像那站在世界之巅的王一般。

  唯一奇怪的是,他这样的人胸前竟然插着一把锋利的剑,不断有鲜血从剑身上滴落下来,我研究了一下那把剑刺的位置,发现那里竟然是心脏的位置,那么说,他应该已经死了,而且他的确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和死人没啥区别。

  可是,为啥他死了,底下的人却好像没看到一样,依然抑扬顿挫的喊着这个口号呢?

  诡异,这幅画面无一处不透着诡异,只是我现在更在意的是,这就是我前世临死前的情景么?但为什么我觉得那个坐在那里的“我”那么的陌生,而且我打心眼里排斥他,甚至有种想要除掉他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个更加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原本躺在那里的尸体,就像木偶一般,一个个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缓缓来到“我”的面前跪下来,高呼“吾王万岁”,我踉跄后退几步,然后就一屁股拍坐在了地上。头顶传来通灵鬼得意的笑声,他问我还想看么?

  我摇着头,拼命的说不想,我感觉脸上凉凉的,好像已经冷汗直冒了,我的身体也在发抖,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害怕,不是怕自己前世死去的样子,而是我意识到,我是所有尸体的老大,那我岂不是最邪恶的存在?我他妈的还讲什么匡扶正义,说什么为民除害!这一刻沮丧,恐惧,不知所措,所有的情绪如数涌来,我抱着自己的胳膊,感到身体冷得好像冰块。

  我想闭上眼睛,可是我发现自己还是忍不住去看前世的画面,我看到自己指挥着一群僵尸,残忍的杀害了一个村子的无辜百姓,他们的血喷在我的脸上,我兴奋的用牙齿舔着,我看到自己残酷的掐断了一个婴儿的脖子,脸上是狰狞的笑,我看到自己一口咬在一个女人的脖子上,贪婪的吮吸着,一双眼睛充斥着血红……

  我看到无论我走到哪里,哪里都必定生灵涂炭,一片狼藉。

  这是就是我的前世?一个恐怖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一个眼中只有不断杀戮无辜百姓的变态?

  一声“小白!”突然在我的耳边响起。

  是谁在叫我?我木讷的转过脸来,看到大师满脸是血的朝我扑过来,他不断对我说着什么,可我却听不清楚。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掉了,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他在取笑我的自以为是,他说无论我怎么努力,如果不成魔,我永远都只是个没用的屌丝,要想强大,我就必须杀光那些阻碍我的人,杀光这白云观的所有人。

  一股股冷意从我的体内冒出来,我痛苦的捂着脑袋,忍不住叫出声,“不要,不要,不是!”可我又说不出来什么不是,不要,只是希望通过呐喊声,能把那个诡异的声音驱走。

  就在这时,虚幻的画面里突然出现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这个男人有点眼熟,我仔细一看,卧槽!这不是年轻版的大师么?不过这个女人我从来没见过,她正握着大师手中的剑,肚子已经被剑身传过去了。她楚楚可怜的望着大师,说:“维维,求求你快让我死……”

  我转过脸,这才看到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边,正目光呆滞的望着画面里的那一幕,我心里一惊,我能看到大师的前世,那他呢?能看到我的前世么?如果是这样,他还会不会像之前那样接纳我呢?

  大师摇了摇头,突然从嘴巴里吐出一口血,我知道那是舌尖血,看来他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仍然不忘用舌尖画符,画出的符配上舌尖血,威力无穷,只是这些在通灵鬼的面前根本是小菜一碟,我看到通灵鬼挥舞着翅膀,轻易地躲过了大师的符,同时愤怒的一翅膀挥过来,我感觉自己的胸前呼吸一窒,紧接着就吐出一口血来,而大师更惨,他已经被通灵鬼给拍出了多远,正躺在那里,努力的试图爬起来。

  通灵鬼凶狠的望着大师,想要飞过去再给他致命一击,我忙冲上去阻拦他,他突然转过脸,冲我悠悠的笑起来,然后我就发现我的身体定在了那里,动都动不了,这样的后果是,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前世的那些回忆。不是说通灵鬼会让人看到自己前世死前的样子么?为什么这个通灵鬼就跟电影屏幕似的,一点点的倒叙我的前世?

  就在我痛苦的想要大叫的时候,一个青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只是远远地有些模糊,我想到那个青衣女鬼,可是同时脑海里还出现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温雅。我感觉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而我离那个青衣女子越来越近,我想,我一定能看清她的样子。可是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抓着我的肩膀就把我给甩了出去,我重重的摔在了大师的身边,一抬头,就看到温雅正在和通灵鬼近身搏斗呢!

  温雅来救我了?我有些激动,但转念一想,又有些怀疑,她是来救我,还是怕我看到什么?可是她在外面,怎么可能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呢?我的脑海里这时有两个声音,一个拼命的说温雅是好人,她是来救我的,我这狗熊又被美女救了,高兴傻了吧。一个拼命的在说温雅太可疑了,千万不要再被她的表面所蒙蔽了。

  正在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传来:“恶鬼,你胆敢扰乱人间秩序,看贫道今日替天行道,送你入阴间!”

  听到这个声音,我直接跳了起来,师祖,他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