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6 女神的告白?

66 女神的告白?

  我突然开始疯狂的朝着师祖的院子跑去。

  温雅大概没有想到我突然会跑起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我回头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地说:“我有急事儿。”然后尴尬的看了看她抓着我手腕的手。

  她立刻像躲苍蝇一样松开我,然后冷声说:“我等你,快去快回。”

  我有些讶异的看着她,总感觉她脸上看起来没啥表情,可是心情并不好,我没来由的一阵心虚,然后就仓皇而逃了。我想她大概是知道我在试探她了吧,毕竟她那么聪明。

  来到师祖的房间,我捧起他床头的那只红木盒子,一边念口诀一边打开盒子,盒子在打开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差点跳出来,因为上次还闭着眼睛的小鬼,现在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我呢,然后,他开始“咯咯”的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开始哭,明明一句话没说,我却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见到我太高兴了,但是想到师祖危险,自己却不能现身,又觉得难受。

  好可爱的小家伙,明明是小鬼,却那么有灵性,那么善良。我想师祖养他的时候,一定也是投入了很深的情感。

  我跟他说我知道让他出来会给师祖的名誉造成很大的影响,但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键,如果他不出手,恐怕师祖要凶多吉少的。还跟他说我会背负起这一切的责任,就说是我自己偷偷养的小鬼,跟师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小家伙咧嘴冲我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却写满了哀伤,他竟然在为我担心!我的心里产生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明明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他却跟我的孩子一样。

  我问他愿意救师祖么,他点了点头,但表示自己的实力太弱了,我想了想,把他抱出来,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递到他的嘴边让他吸。

  没想到他竟然冲我摇了摇胳膊,一脸的抗拒,我对他的好感更深了一分,虽然都是小鬼,可是邪恶之人和善良之人喂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我尽量放柔语气,哄他喝,说这是他能快速强大的方法,而且喝了我的血,他会和正常人一样一点点成长的。我看到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不知怎的,我心里有点心酸,看来就算变成小鬼,他也渴望像人一样长大,可是最难得的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想依靠我的血完成自己的愿望。

  “喝吧,就当是爸爸给你的见面礼。”我摸摸他的头说。

  小鬼认真的看着我,很久以后,他才慢吞吞的张开嘴巴,开始吮吸起来。和被女婴吸血时完全不同的是,小鬼他吸我血的时候,我不但感觉不到疼,反而觉得浑身暖洋洋的。我想,捡来的和亲生的就是他妈的不一样啊!

  这时,我腰间的小瓶轻轻晃了起来,我赶忙把陈冠东给放了出来,他看了小鬼一眼,说:“我去搬救兵,你们撑住!”说完他就如一阵风一般飘出了房间。

  他妈的!陈大帅就是帅!硬汉子!到了这时候,即使知道我可能再也无法帮他完成他们的所托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在我的身旁。

  过了好一会儿,小鬼松开我,看着我眨巴着灵动的双眼,说他已经喝饱了,再喝下去我的身体会受不了的,现在我们一起去救师祖吧。我激动的把他抱起来,想把他再放到盒子里,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开始一点点长大,须臾间就大了一圈,他抓着我的胳膊咯咯娇笑起来,说盒子装不下他了,然后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下,他突然顺着我的胳膊爬到了我的脖子上,跟我说走吧。

  我想着他没穿衣服呢,这样出去冷不冷啊,但一想又觉得自己挺傻X的,他要是怕冷,还算个毛的鬼。

  就这样,我和小鬼走出了师祖的房间,因为怕有人把小鬼和红木盒子联系在一起,所以我把盒子好好地原样放回了师祖的床头。

  一出来,我就有种眩晕的感觉,可能是血流的太多了吧,但很快我就稳住了,然后我就看到温雅远远地站在树下,正背对着我望着天空。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就是觉得她的背影好落寞,甚至感觉到她好像在伤心。她在因为什么伤心,因为被我怀疑了么?

  “温雅。”我忍不住出声,她回过脸来,绝美的脸蛋上,那双比月亮好明亮的水眸中亮闪闪的,只是那一层亮光被她极快的逼退,如果不是因为我眼神很好使,我就要以为自己是看花眼了。

  温雅要哭了,在这样特殊的夜里,她竟然无意中让我看到了她脆弱的一面。我想象不出究竟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强大的女人伤心,她明明是无情的呀。我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横了我一眼,冷冷的说与我无关,说完她就走了。

  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总觉得她伤心是因为我,但又不敢问,于是就追上去跟她说让她先离开道观,我要去帮师祖。

  她突然停下来,我一个不稳,差点一头撞在她的身上,我忙后退几步,无辜的看着她,她冷哼一声,向前一步,有些愤怒的望着我说:“难道这么久了你还看不出来?我可以抛下任何人,但绝不会抛下你。”

  这句话在我的脑袋里轰然炸开,一下子把我的思考能力都炸成了一坨翔,看着面前这愤怒的俏脸,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赶得上动车的速度了,我感觉我的脸烫得厉害,肯定已经红透了,可就是在这么激动人心的情况下,我却说出一句十分煞风景的话:“你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么?”

  话一出口,我就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吞进肚子里去,我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下一刻,她竟然笑了。

  她的笑容在这寂静的夜里,就像是一朵花突然落在宁静的水面上,美得干净纯粹,又像是巨石投落深湖,砸下了层层巨浪,美得那么惊心动魄。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不是我的了,可是没等我沉醉其中,她已经冷下脸来,似嘲讽似自嘲地说:“李白,你真是个傻子,我真是个笑话。”

  女神伤心了!从她那水汪汪的眼睛里,我竟然看到了绝望。她突然转身离开,我下意识的就追上去抓住她的胳膊,她回过脸来,突然怒气冲冲的望着我说:“放开!”

  不得不说她这种样子还是挺唬人的,我忙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了。就在我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头上的小鬼突然说了一句让我瞬间清明的话:“爸爸,再不走,我们就帮不了师祖了。”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听到几道惨叫声从正殿的方向传来,我心里一紧,“啪”的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在这种危急关头,我却要和一个女人纠缠呢?我摇了摇头,再也不去想温雅的事情,飞快的朝着正殿那里奔去。

  远远地,我就看到大师他们被弹飞多远,而通灵鬼这时已经朝着师祖扑了过去,可是师祖跟什么都没看到似的,举着一把桃木剑,正在那里缓缓踏步。他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蜡烛,黄纸,还有几道符纸,而他的脸色很严肃,闭着眼睛,步伐稳健,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时候的他显得格外的有威严,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岿然不动的气势,可是尽管如此,我也知道如果通灵鬼真的攻击到他,他肯定会受伤。就在这时,大师突然狂奔着挡在了师祖的身前,生生挨了通灵鬼一巴掌,不过通灵鬼同时也发出了悲惨的嘶吼声,抖动着巨大的身子,疯狂煽动着翅膀,一时间,风刮得更大了。

  我赶忙跑过去,这才看到通灵鬼的身前插了很多银针,我朝着师祖身后望去,看到温雅正冷着脸站在那里,手中还有三根银针没有发。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冷冷的调转目光,这感觉跟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我也收回目光,跑过去扶起了大师,当大师看到我脖子上的小鬼时,吓得瞪大眼睛,低声问我怎么这么胡闹。

  胡闹?现在命都不保了,我还遮遮掩掩的做什么?所以我直接说了句:“小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