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7 请神上身

67 请神上身

  我这一句话立刻引来众位师伯师叔的侧目,我心里有些发慌,毕竟这种时候如果因为我放出小鬼而引起内讧的话,我真的就是个大罪人了。

  小鬼突然就飞了出去,没错,是飞,他突然就跳到了通灵鬼的头上,逮着后者的脑门就咬了一口,通灵鬼的惨叫声更惨烈了,他想用翅膀去拍打小鬼,可是小鬼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然后又咬下去第二口,第三口……

  不知道小鬼的牙齿带了什么,我发现通灵鬼头上被他咬过的伤口,开始冒起了黑烟,这时大师给我解释说如果是别的小鬼咬了通灵鬼,丫现在估计已经挣脱温雅的银针了,因为小鬼牙齿上的尸毒对于通灵鬼这种邪恶之物来说,简直是最佳的补品,可是我的小鬼不同,他是由师祖用醇厚的灵气温养的,在温养之初,师祖每日就开始给小鬼念道德经,去除小鬼身上的戾气,久而久之,他的身上就染了道家正义的气息,而他喝了我的血,功力大增,通灵鬼恐怕要吃不小的亏了。

  我又问大师为什么温雅的银针对付通灵鬼没用了啊,之前那些鬼好歹还能被定住吧,大师摇摇头说那是因为每一种法器都是极其珍贵的,但是他们一旦用过之后就会沾染污秽,影响它们的威力不说,严重的甚至有可能从法器沦落成鬼器,想要去除法器上的秽,就要用自己修为去温养,温雅上次在我们镇上用了这些定魂针,上面沾染了不少的秽,虽然她一直都在温养,但毕竟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就算她功力再强,把上面的秽去除干净了,这威力还是会退步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定魂针却钉不住他的原因。温雅连定魂针都拿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豁出去了,我心里就更加纳闷了,女神究竟是好是坏啊?

  要说她刚才对我说的话是告白的话,那也太假了吧?就我这种屌丝,一般的女生喜欢我我还能相信,可是她……想到这,我猛然想起看到的前世,难不成那个青衣女子真是她?一想到她说忘记了自己出生的年份,和师祖那神神秘秘的神情,我的心就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难道她活了很久,而且一直都在寻找杀人狂魔的转世,也就是现在的我么?

  这样的话,就能说得通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又为什么会屡次帮我,甚至为了我妥协了,可是我总觉得这种解释太牵强了。而且让我相信女神顶着这样一张脸活了很多年,这他妈的简直比让小明长到一米七还难啊!

  大师见我心神不宁,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扶着他去一旁的树底下休息,这时候,一个师伯突然梗着脖子吼道:“王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徒弟怎么会有小鬼?”

  我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正当我担心的看向大师时,他却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示意我给他点上,满不在乎的说:“怎么会有小鬼?因为他不是人呗。”

  靠!大师这话说的也太直接了吧,难道就不怕引起公愤么?

  魃坝师伯这时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来到我身边,说反正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师祖的发兵诀已经做得差不多了,那干脆大家就坐在这儿把我的秘密说一下吧。我听到他的话,有些好奇的问什么是发兵诀,这手诀我可没有在书上看到过。

  大师刚要给我解释,就有人吼了一嗓子,不乐意的说:“你们师徒别想岔开话题,为什么我们道观的弟子,竟然会有这种邪恶之物?”他指了指我的小鬼,又指了指我,说:“李白根本没有资格入我道门!应该让他驱逐出去才是!”

  大师冷哼一声说:“那你是不是也要把我赶出去?”

  那人吃瘪的看了大师一眼,恨恨地说:“你带着邪恶之物来我道观,本就应该受罚,哼!”

  听到他这么咄咄逼人,我瞬间怒了,想到苏苏说的那句“妖就是妖”,我有种心酸和无力感,我问他何为邪恶之物?

  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说邪恶之物就是妖魔鬼怪,就是我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

  看着他那仇恨的目光,我不禁感叹有时候痴迷于道,反而会让人看不清本心,弄不明白是非,我说:“你认为我是邪恶之物,可我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我拥有一腔热血,心存善念,我一心向道,我哪里邪恶了?就因为我不是人,所以你就不容我么?那么三师伯呢?他是人,却比我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更加可恶,你怎么说?”我感觉我的脑子从来都没有这么灵光,嘴巴也从来没有这么顺溜过,说出来的话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

  也许,这就是我压抑在心底很久的心事了吧,我不是人,却渴望被人接受,所以我有着这种观点。

  结果那个人却很不屑的说人有善恶之分,但是他们的本质是人,而我们的本质就不是人,所以我们有违天道。

  我忍不住“呸”了一口,见小鬼还能撑一会儿,干脆撸起袖子气呼呼的继续与他理论,“如果我们真的有违天道,为什么天道没有毁灭我们,让我们依旧存留在这个世界上呢?你不容妖魔鬼怪,可妖怪也有修炼成精的,大蛇可以修炼成龙,成蛟,可以凌驾于人,挡路鬼可以修炼成精,守护山川,被允许存在在人世间,这些难道都是逆天道而行的么?如果真是,上天怎么不下几道雷把他们劈死呢?”

  那人被我堵得没有话说,魃坝师伯却忍不住鼓起掌来,连连说了三个“好”,他说:“我们学道者虽然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但不要忘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分好坏,妖魔鬼怪亦如此,我们修道之人如果没有一颗容纳百物之心,就绝对无法修成正果。”

  看着魃坝师伯,我的心里暖洋洋的,这时,有一个师伯开口说:“不错,何况道家有句话叫‘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只要小白的心是好的,他是什么又如何呢?”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位师伯,他冲我微微一笑,一双挑起的桃花眼中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同时也想起来他就是九师伯,也就是我师祖收下的第三个徒弟。

  唉,师祖教育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

  众人不再说话了,而这时,我感觉到一股阴风肆无忌惮的刮了起来,而师祖也突然睁开双眼,手中的桃木剑遥指天空,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夜空,然后就是一声惊雷,我看到那雷劈向师祖,却没有伤害他,而是全部贯入桃木剑中。

  大师严肃的说:“师傅功成了,大家退!”

  与此同时,我也喊我的小鬼赶快退下去,小鬼立刻跳回了我的肩膀上,洋洋得意的问我他厉害么,我忍不住来了句“比你老子牛逼多了”,然后就听到几个师伯师叔的笑声。看来,很多人已经被我的话触动了,这也要感谢小鬼的卖力,还有三师伯的背叛给他们带来的伤害。

  那几个弟子虽然不是三师伯一个人的,可是其他人虽然也有些嫉妒师祖这几个徒弟的厉害,却没有想过要背叛师门,做出这种欺师灭祖,助纣为虐的事情,所以他们当时就决定赶那几个徒弟出师门。

  我看到师祖身轻如燕的飞到通灵鬼面前,拿着桃木剑与之飞快的对招,那气度,那仪态,简直比电影里的林正英还要牛逼哄哄。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气氛很紧张,我都要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我问大师师祖怎么突然那么厉害了,那个什么发兵诀这么厉害,他为什么不早点用呢?

  大师的眼皮一下子垂了下来,他有些难过的说:“傻X,你师祖这是在请神上身,他请了天兵天将来对付通灵鬼,但是有句话叫‘请神容易送神难’,何况你师祖现在的身体这么差……”

  说到这里,大师说不下去了,其他人也是一脸的苦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