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8 攻上来了

68 攻上来了

  虽然他们没说完,但是我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师祖的身体那么差,却强行请神上身,先不说这个神容不容易被送走,他的身体恐怕都无法承受。

  想到这,我的心里有点难过,当我望向师祖的时候,看到的依旧是他白衣翩翩,武功超绝的样子,他的桃木剑舞出一道道锋利的剑芒,简直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而他的身体轻飘飘的立足于半空中,直接脱离了地心引力定律。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很激动,因为我看到了传说中的神仙,但是现在,我只想那个神快点解决掉通灵鬼,让出我师祖的身体……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妖怪啊!”

  所有人被这凄厉的一声喊得浑身一颤,我心底警钟大作,转头一看,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我看到苏苏和王八精正带领着一群尸体浩浩荡荡的朝我们走来,而苏苏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哭过,我四处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少妇,看苏苏这样子,少妇是不行了?还是已经死了?

  苏苏老远就看到了我,她愤恨的瞪着我,眼底满满都是怨毒,我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这时,大师拍了拍我的后背,语重心长的说:“小白,既然你分得清善恶,就该知道,像他们母女俩这样作恶多端之人,就该除掉,你是正义的一方,为何要露出悔恨之意?要知道,在双方交战之时,任何的负面情绪都有可能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我知道了,虽然我对苏苏这丫头颇有好感,但是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是真正的敌人。我可以允许她伤害我,谁让我是打不死的小强呢?可是我决不允许她伤害师祖和大师他们。

  这时,大师缓缓站了起来,而我的师伯师叔们也都纷纷站起来,拿起了自己趁手的武器,他们的脸色很平静,那是一种已经决定抛弃性命之后的从容不迫。

  我的心里难受极了,我不想他们死,虽然他们中有很讨厌的人,但是他们无疑都是好人,如果他们今天死在这里,我会内疚一辈子。因为我很清楚,苏苏的目标是我。我突然想到,如果我跟着苏苏他们离开,他们是不是就会放过这些无辜的人了呢?

  大师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小白,你千万不要做傻事,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们道观早晚都会被他们盯上,就算你跟他们走了,总有一天,他们依然会试图毁灭这里。而你如果真的被他们利用,我想你师祖就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会不安的……”

  我浑身一震,看着再一次猜透了我的心思的大师,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直到现在,大师也一直担忧着我的安危,在意着我的情绪。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跟他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就算死,我也要把自己的尸体烧成灰,不让他们得到。

  大师狠狠的拍了我一巴掌,凶巴巴的说如果情况不妙,就让我滚犊子,否则他就当没有认过我这个徒弟。

  可是,要我丢弃他们,自个儿逃命,我做不到。

  无奈我不管想什么,都逃不过大师的眼睛,他突然转身冲缓缓走来的温雅说:“温雅,这混小子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怕麻烦,这个给你,就当做是报答你对我徒弟的救命之恩了。”

  我看到大师丢出一块玉给温雅,她接住之后,眼底闪过一抹错愕,好似那玉是多么了不得的物什。能让温雅看重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我有些疑惑的望向大师,只是不等我开口,魃坝师伯已经大喝一声“布阵!”

  然后大师他们就开始变换队形,我不认得这是什么阵法,只是看到他们一个个遍体鳞伤却还要对付这些可怕的尸体的样子,我就感到辛酸和心疼。

  “李白,看着自己珍惜的人一个个倒下的滋味,你很快就能尝到了。”突然,苏苏停住脚步,一脸高兴的望着我说,只可惜她那红红的眼睛把她的情绪渲染出几分悲戚,那感觉跟一个失去全部的人,疯狂的想要别人也失去全部似的,而我从她明亮的眼神里读出了痛苦和绝望。

  我发现今天女神和苏苏的情绪都有点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她们的生理期到了。只是现在这些不是我能管的了的,我问她究竟有什么目的?如果是因为少妇的话,我愿意想办法帮她延续少妇的生命,可是如果她再这样制造杀孽的话,只会给少妇带来更重的苦果,少妇不会活下去的。

  苏苏紧紧抿着唇,好似在思考我的话,而就在这时,王八精皱眉说:“闺女,别听他一派胡言,你妈那个样子都是被他给害的,他怎么可能救得了她?爸爸现在就杀了他,替你妈报仇!”

  艹!王八精这是肯定我要死了,所以没有必要再隐瞒了,直接说出他和苏苏的关系了么?我看到苏苏面色一白,然后别过脸去,那感觉跟在隐忍着什么似的,看来,她其实很排斥自己是半人半妖的。想起脑子不太好使的少妇,我又想到从陈冠东那里得到的消息,那么,王八精是不是和多年前苏苏的消失有关呢?

  我正想着,王八精已经朝我攻了过来,这时我头上的小鬼并没有动,反而是温雅如一阵疾风般从我的身边闪了出去,直接与王八精交起手来。那一刻,我看到王八精的脸上闪过一丝惶恐,我的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好像这王八精也很怕温雅似的,而苏苏看到温雅出手,脸色变了变,然后一咬牙,直接说了句:“上!”

  我紧张的望向大师,发现他们此时分成两股,布置了两种不同的阵法,我不太懂道家的阵法,所以说不出这是啥阵法,只是看到那些尸体闯入大师所在的那个阵法时,就跟无缝苍蝇一般乱闯,却始终走不出这个阵法,而且会被大师他们摆放的武器所伤,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阵法就是很有名的天门阵。

  而另外一个阵法与之看起来大同小异,我也说不出特别之处,只是尸体走进去就开始原地打转,大师后来告诉我,这个阵法是师祖通过天门阵衍生出来的一个阵法,也就是天门阵的升级版,它比天门阵厉害的地方是,人在走进去之后,脑海里会被强迫灌入师伯他们的声音,然后就会崩溃,只是这些尸体不懂得何为善恶,听不进劝告,只能在其中打转而已。

  苏苏看到大师他们的阵法控制住了一批的尸体,脸上露出一丝愤懑,她突然喊道:“文静,把露露叫出来!”

  我循着她的声音望去,才看到李文静正站在源源不断上山的尸体的身上,她也看到了我,唇边扬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然后拍了拍手,四周突然传来一阵阴森森的诡笑声,那个声音我太熟悉了,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然后就看到一个水灵灵的小女孩走了出来。

  月光下,她红彤彤的眼睛跟被血糊住一样,深不见底中透着几丝光亮,感觉那光跟蜘蛛丝似的,看得人瘆的慌。而她穿着一件洁白的连衣裙,搭配着那姣好的脸蛋,显得可爱至极——当然,她那血红的眼睛和唇边诡异的笑,破坏了这一切。

  这个小女孩自然就是喝了我两次血的女婴,虽然师祖说她已经被当成是僵尸来养了,但想必因为是小鬼,所以喝了我的血她也没有不适,反而更加强大,当她出现后,所有的尸体都开始暴躁起来,大师他们却已经开始浑身发抖。

  看来,他们也撑得很吃力,我攥了攥拳头,觉得如果自己再站在这里不动,就可以去死了,所以我直接跟我的小鬼说:“儿子,咬死那个小丫头。”

  小鬼奶声奶气的说:“嗯,她是坏人。”说着他就突然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