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69 烧起来了

69 烧起来了

  那女孩看到我的小鬼时,脸上原本带着几许不屑,只是很快她就露出惊骇的神色,转身朝着李文静跑了过去。

  哇靠!这小女娃的气势挺牛逼唬人的,可是胆子就不怎么大了。

  我的小鬼洋洋得意的再次跳到我的脖子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他很开心,也知道女孩怕他的原因,是他身上的气息完全可以把她的阴暗气息压下去。而这时,那些尸体也安静了很多,那感觉好似有什么让他们忌惮一样。我忍不住也得意起来,我的小鬼果然厉害。

  李文静恨恨的瞪着我,问苏苏怎么办,她脸色发狠,冷笑着说:“怎么办?一个小鬼能斗得过这么多行尸么?我会让这些行尸快点跟上来,等到那个阵法里的人都饱和了,剩下的尸体就可以越过这些人,去对付那个老不死的了,更何况我还有别的办法。”说到这,她突然阴测测的笑起来,目光渐渐又落到大师他们的身上。

  我的心里止不住的冒寒气,看着她那不怀好意的目光,我大概猜到她想怎么做,警告她说:“你如果敢对师傅他们下蛊,我就让温雅杀了你。”这话说出来,我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没办法,我这话有点把温雅当成自己女人的感觉,好像她真的会听我的似的。

  结果很没脸的是,苏苏说出了我的心声,她叉着腰,咯咯笑着说:“你算什么?也敢指使她?”

  我心里一动,忙装作不在意的说:“她是我的朋友,当然会帮我除掉坏人,至于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恐怕你就是跪在那里求她她也不会理你。”

  “你知道什么?我……”

  “啊!”

  苏苏的话还没说完,王八精就爆发出一声惨叫,我转过脸望去,只见王八精的两只眼睛上各插着一根银针,有血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他跪在那里,捂着眼睛狼嚎着,嚎叫声几乎穿破云层,在空中久久回荡,挥之不去。

  而温雅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冰冷的脸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苏苏,那眼神里蕴含的东西我有点不太懂,明明平静的很,我却觉察出一丝威胁的气息。

  苏苏的脸色瞬间苍白,她大喊一声“爸爸”就朝着王八精扑了过来,可是她还没过来,温雅已经一脚踹了出去,然后她的身体就像被大力神拳击中似的飞出多远,让人望着温雅那纤细的玉手,都忍不住心里发寒。

  苏苏捂着肚子痛苦的趴在那里,她抬起头望向温雅,那眼神中却没有怨恨,只有惊恐和后悔。温雅却看也没看她,只是问我:“要杀了他?”

  苏苏却说:“不,不要……”

  但温雅理都没理她,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我,这感觉跟我就是她的天,我让她杀她就杀似的。可我却没有一点高兴,反而觉得这一切处处透着诡异。看着地上已经没了眼睛的王八精,耳边是苏苏凄厉的叫喊声,我终究是不忍心的摇摇头,说:“师傅说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能度化的,我们就不应该杀了他们。我想度化了他。”

  “李白,不需要你装好人!”苏苏气呼呼地说,看样子小妮子还挺硬气的,但毕竟事情关乎她爸爸的性命,她虽然嘴硬,眼睛里却含了一泡泪。

  温雅没有看她,淡淡的说:“就那么办吧。”说着,她就的双手飞快的做了一个手诀,然后她陈胜说了句:“散!”

  我心里万分的惊愕,我想我的眼睛肯定已经瞪得和鹅蛋那么大了,因为这个手诀是连大师都不敢轻易尝试的,它是可以让妖怪的一身修为如数散尽的手诀,大师说过,结这个手诀,要配合强大的口诀,而施展者本身就要有很强大的念力,如若不然,很可能会被反噬。

  可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手诀,温雅却做得很轻松。

  如果说之前我觉得她只是比大师强一点点的话,现在我却不敢这么想了,我甚至感觉她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大海,就算是给她把月亮和太阳都搬过来,也照不透她,而她究竟还隐藏了什么?我不敢再想,唯一庆幸的是无论她是好是坏,至少现在我还

  王八精趴在那里,渐渐已经不能说话了,然后诡异的一幕就出现了。我看到他的手一点点的变成王八的爪子,然后就是他的脚,再然后是他的脸,只是他的眼睛依旧在流血……最后他的身体才慢慢变回王八的身子。现在的他和我在少妇家马桶里看到的一样,还别说,他这样看着挺可怜的,就是我一想到他曾经对着我的菊花哈气,我就感觉……好他妈的想撕烂他的嘴!

  我下意识的看向苏苏,结果发现她正目光呆滞的看向地上的王八,我叹了一口气说:“他本来就是只老王八,你不要太伤心了,大不了你再把他抱回家放在马桶里养着。”

  苏苏恶狠狠的对着我,这时,阵法中有一个人突然喷了一口血,然后软软的倒了下来,而阵法里的几个尸体突然就像找到了突破口,开始朝着那个人的地方走过去,大师大喊了一声不好,我来不及多想,直接奔了过去,我知道现在绝对不能让这些行尸过去,因为师祖还在对付那只通灵鬼。

  而我也不用担心苏苏会出手,因为温雅正守在那里。我跟小鬼说:“儿子,上!”可是这次却没有得到回应。我心下一惊,抬手摸了摸,发现小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靠!小鬼不是吧,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啊。

  “小白,接住!”这时,大师突然喊道,我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抓住了他丢过来的桃木剑,这时有几具尸体已经快要踩到那位不知道是师伯还是师兄的身上了,我一横心,重重咬破自己的舌尖,同时飞快的用舌头画符咒,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用舌尖血画诀,之前我怕疼,虽然知道舌尖血对付妖魔鬼怪的效果比指尖血要强,但是因为怕疼,所以我一直没有尝试过。

  我朝着最前面的那只行尸吐出了一口血,提起手准备用桃木剑刺穿他,却没想到他的身体竟然整个被烧着了,突然燃起的大火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而那行尸依旧跟感觉不到似的站在那里。不怕疼不怕火的行尸,竟然被我的舌尖血给点着了?我他妈是开挂了么?

  “还不够,小白,用桃木剑刺穿他!”这时,大师的声音传来,我点了点头,提起桃木剑就使劲刺进了那个行尸的身体,结果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行尸竟然开始吃痛的跳起来,然后他身后的行尸躲闪不及,瞬间也烧了全身,就这样,一瞬间,阵法里十多具行尸已经烧着了。

  我不敢怠慢,立刻拿着桃木剑跟戳大饼似的戳穿他们的肚子,然后我就看到他们一个个尖叫起来,也许是听到了同类刺耳的叫声,这些原本还气势汹汹的行尸竟然后退了好几步。

  可我知道这样只能拖延很短的时间,而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转身一看,才发现师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丢了桃木剑,转而用手行诀,朝着通灵鬼的头砍了下去。这一刻,我看到他的手前突然出了一把剑,那把剑把通灵鬼的身子劈开了,而通灵鬼只是惨呼几声,然后渐渐的就变成幻影消失了。

  师祖成功了!我心中一喜,可下一刻就看到他像是一堵突然轰塌的墙一样向后倒去,我飞快的跑了过去,同时,大师他们像是被一股力量弹开一般,甚至有人狠狠地撞在我的身上,差点把我给撞飞了,我定睛一看,心下一沉:两个阵法都破了!

  “爸爸,我回来了。”这时,小鬼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一边飞奔着朝师祖跑去,一边望向声音的方向,这一看,我他妈的差点一头栽在地上,只见小鬼从后山的方向出现,他此时正趴在一个行尸的头上,而他的身后,也满满都是行尸。

  原来,师祖养的行尸根本不是那十几只,他还藏了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