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70 生命无情

70 生命无情

  这时,我的身边突然卷起一阵风,我一愣,这才看到大师已经朝着师祖狂奔而去。

  我回头一看,所有的师伯师叔都震惊的望着小鬼他们,而苏苏已经冷静下来,她抱着王八精,冷声说:“呵呵,什么名门正派,不还是和我们一样?”

  师伯他们被侮辱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愤愤的神情,却找不出话来辩解,我这时忍不住说:“小妮子,你懂个球?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小鬼这时拍着巴掌,奶声奶气的重复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然后,我就看到他身后的行尸开始朝着苏苏带领的那些已经从阵法中逃出的行尸冲了过去。不得不说,虽然都是尸体,但是师祖他喂养出来的行尸,看起来要比苏苏那边的多了一丝温和的气息,而他们的气势远远甚于后者。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行尸都即将突破。

  魃坝师伯突然喊了句“小维子,师傅他老人家如何了?”

  大师久久没有做出回答,这让我心里一惊,忙来到师祖身边,这一看,我感觉浑身都冒出了冷汗!只见师祖的脸色灰白的不像个样子,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睛瞳孔放大,两眼无光,发紫的嘴唇上全部都是血,而他依然在不断的咯血,他原本干净的白色袍子也已经被血染红了大半。

  我的心凉凉的,因为我知道师祖这个样子,八成是回天乏术了。大师跪在那里,颤抖着双手把师祖扶起来,一双大大的眼睛努力的睁着,好像生怕兜不住眼里的泪。很久很久,他才轻轻的喊了声“师傅。”

  魃坝师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了过来,看到师祖这个样子,一个个都露出了悲戚的神色。

  师祖缓缓看了我们一圈,然后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我可算见到你们这群师兄弟同心协力的样子了。”

  大师抬手抹了一把眼说:“我们一直都很团结,是师傅您老人家没看到而已,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齐齐说是,在这一刻,每个人的伤心都不是假的,因为就算他们之前真的有点隔阂,就算他们中有很多不是师祖的徒弟,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作为唯一活着的老一辈,作为这白云观最厉害的观主,师祖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就好像是父亲一样,慈爱又威严,地位不可侵犯。

  师祖笑了笑,只是随后又吐了几口血,大师急红了眼,看着我们问有没有什么办法,魃坝师伯苦着一张脸望着他,低声说连天赋最高的他都没办法,谁还有办法呢?

  师祖摆摆手,淡淡的说没关系,生死轮回实在是顺应天道之事,何况他造孽太多,天道不容他,他能早日解脱也算是一桩幸事。

  他的声音很平静,可我听着只想哭,他口中的所谓“造孽”,其实都是在为了天下百姓所做的努力。

  我感觉眼圈红了,而大师已经忍不住哭了,我们的背后是各种打斗声,可是现在我们唯一关心的是师祖的身体状况。

  “小白,你怪过我么?”这时,师祖突然望着我说,有些内疚的说:“是我私自改变了你的命运,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只是希望你不要怪我。”

  我拼命的摇摇头,说怎么会呢?比起死掉,我更希望活着,哪怕不是以人的方式,只要我没有像这些尸体一样,成为别人的工具就好。而师祖你不仅给了我活下去的机会,还让我找到了我存在的意义。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

  师祖欣慰的点了点头,颓败的脸上突然就多了几分严肃,望着众人说:“尸体横行人间已经不是一两日的事情,我们作为道家人,本该将这些怪物铲除,还人间一分安宁,只是我研究多年,至今仍然没有发现除掉他们的方法,而现在,小白是解决他们的唯一突破口。我知道你们介意小白的身份,但是我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你们要怪就怪我吧。”

  这一次,除了我和大师,所有听到师祖这番话的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但很快,他们都平静了下来,而之前那个口口声声说要把我给赶出道观的师伯突然望着我说:“我收回之前的话,小白,既然师祖对你寄予厚望,那么我们也会相信你。”

  说实话,我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直性子的一个人,同时我心里对他也有了一些好感,性格直爽,爱憎分明的人是最好相处的。

  师祖这时突然抓住我的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我的手心已经被塞了一样东西,我定睛一看,然后就听到四周传来一阵吸气声,就连大师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我的表情中带了几分莫名的情绪。

  我手心躺着的是一块玉,虽然看不出这玉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看大家的表情,我也能猜出来它的意义非比寻常,所以我忍不住问师祖这是什么,师祖竟然说这是白云观观主的祖传玉,持此玉者就是白云观的观主。

  我心里一惊,忙要将其还给师祖,他却摇摇头,语重心长的说:“小白,我给你此玉,不仅是希望你能继承观主之位,担当起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更是想帮你挡住一切灾祸。而你想要变成人,必定要广结善缘,这其间定有诸多危险,也会遇到很多企图迷惑你心智的人或者事,师祖希望你能够永远都保持本心,不为外界所动。”

  说到最后,师祖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我连忙点头,跟他说我一定会把他的话牢记于心,他笑了笑,说相信我,然后转过脸来望向大师,意味深长的说:“你师傅是个命苦的,从今天起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小白,好好照顾他。”

  我有些疑惑的望着师祖,而大师突然就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抽噎着说:“师傅,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徒弟幸福着呢,有你这么个师傅,我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分。可是如果你丢下我不管了,我就真的命苦了,可怜了。”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笑话大师卖萌,没出息,可是现在,我心里只有无尽的伤心,一个三十多的男人能痛哭流涕的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他一定难过极了。

  师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抿着已经开始泛白的唇,闭着眼睛调整呼吸。他的呼吸声那么微弱,可我却听得清清楚楚。我感觉到他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而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无疑是最大的折磨。

  我抬眼看了四周一圈,这时大家都没有说话,每个人都面如死灰,我知道他们也承受着和我同样的煎熬。

  我的身后突然一片大亮,亮光刺得我们都睁不开眼睛,我回头一看,心又凉了半截。

  尽管小鬼和温雅很厉害,但是依然寡不敌众,毕竟苏苏带来的行尸都能把半个白云观给填了。看着不断倒下又不断站起来的尸体,看着已经累得脸色发白的小鬼,我的心里有什么在熊熊的燃烧,拼命的叫嚣着。

  这时,突然有人极为冷静却又语调怪异的说了句“师祖去了”,我猛然回首,看到的是安静的躺在那里的他,而他的灵魂就站在他尸体的身边,正在冲我温和的笑着。

  大师突然抱住师祖大哭起来,我缓缓站起身子,看着师祖的魂魄,呆呆的问了句“师祖,可以不走么?”哪怕他是以鬼的身份存在在世间,只要他不消失就好。

  可是师祖终究不是那种愿意违背天道的人,他已经做了太多违背天意的事情,面对死亡,他比任何人都平静,也接受这一切,所以,他朝我挥了挥手,笑了笑,转瞬间就消失在我眼前。

  “师祖!”我喊了一声,但再也没有人回应,虽然难以接受,可我知道,从此以后,那个仙风道骨,慈爱仁善的师祖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眼前,再也不会在大师欺负我的时候教训他,也不会在清风徐徐的傍晚,在古色古香的长廊下给我们冲一杯茶,让我们坐着和他聊聊天了。

  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人生是那么的无情,就连师祖这种修为高深的人都无法改变命运的齿轮。

  就在我傻傻的站在那里时,大师突然冲了出去,然后就是魃坝师伯他们。他们每个人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可是他们现在只想拼命的阻挡这些害死师祖的怪物,杀不了?伤总是能伤得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