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71 撤

71 撤

  师祖的死就像是一个炸弹,瞬间炸飞了所有人的理智,也让大师他们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我看着他们像个疯子一样嘶吼着冲向那些面无表情的行尸,突然就热泪盈眶起来。

  如果师祖看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很欣慰吧?

  这时,小鬼突然扑进我的怀里,嗫嚅着喊了一声“爸爸”,然后就闭上了眼睛,看那样子已经疲惫不堪了。我记得大师说过的,小鬼每次作战之后都要沉睡很久,而且还必须依靠吞食许多灵草仙虫才能苏醒。

  我有些心疼的抱着小鬼,望着对面已经把老王八精放下来,蓄势待发的苏苏,我感觉仇恨在心中叫嚣。就是她害死了师祖,也是我的心慈手软害死了师祖,如果今晚不亲手帮师祖报仇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想到这,我把师祖给我的玉揣进了裤兜里,然后望向苏苏。

  苏苏看着我,不屑的说:“你想跟我打?”说着,她又看了一眼正在处理行尸的温雅,说:“她现在可没有时间救你。”

  我握紧了桃木剑,跟她说你以为你很牛逼?如果不是因为我有恻隐之心,当时让你跑了,你他妈早就死了,现在来看,你还真是冷血无情,以怨报德,既然你那么想杀了我,就尽管来吧,也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苏苏依然很不屑的望着我,然后就朝我走了过来。我想自己好歹也练过几天,对付不了道观的人,对付她应该没有问题,可是一旦交手,我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因为她压根没有给我反手的机会,我甚至看不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就已经被揍得爬不起来了。

  窝囊!真窝囊!我他妈就不该跟她来啥拳脚功夫,直接一张符贴上去不就得了?当然前提是我能画出对付苏苏的符箓,而这显然不可能。因为我现在还是只菜鸟,虽然我的血可以对付鬼怪,但是如果用来对付苏苏这种半人半妖,那简直就是在主动给她糖吃。

  我小心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小鬼,发现他没有被压坏才松了口气。然后就一边吃力的应付着苏苏的拳脚,一边在脑子里飞快的思量起对策来。

  但没等我想出对策来,苏苏已经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在了就近的一棵树旁。她近在眼前的俏脸上,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嘲讽,在这种时候,她甚至像以前那样笑嘻嘻的问了我一句被揍的滋味怎么样?

  我努力做出凶狠的表情,希望能以此表达我的愤怒,但是换来的是她更加讽刺的话:“你以为就凭你,就能制得住我么?如果不是因为你还有用,我早就能把你给宰了。”

  我心中一动,开口说:“你现在抓了我又能怎么着?你敢杀我么?”

  苏苏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波动,她紧紧抿了抿唇,眼底满含不甘心,这么深的仇恨都让她不敢杀我,看来我的利用价值要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就在我松了口气,以为自己好歹能保一条命的时候,她突然阴测测的笑了笑说:“不,我今天一定会杀了你,因为你有利用价值的不过是魂魄而已!”

  什么意思?我瞪大眼睛,刚想问她,可她卡在我脖子上的手突然用力,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畅了,我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这时,温雅突然喊了一声“李白”,语气中满是焦急。我看了她一眼,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女神她看来是真的很在意我。

  只是令我奇怪的是,苏苏在听到那一声之后,身子突然抖了抖,脸上也闪过一丝惶恐。虽然我知道她害怕温雅,可是怕到这种程度是不是有些奇怪了?

  我看到温雅迅速踹开一直朝着她攻去的行尸,想要过来救我,可是奇怪的是,大半的行尸都朝着她涌了过去,很快她就再次被重重包围了。妈的,肯定是苏苏这丫的搞的鬼,这时我感觉我的头都大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给憋得。

  我很想骂娘,同时想去掏那块玉,我不想死,我还有师祖交代的事情没有做,我还要变成人,还要娶个媳妇生个娃给我爸妈带呢,我真的不想死。

  苏苏好像知道了我的企图,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然后我就听到“咔嚓”一声,艹!老子的手被拧断了!我疼得叫了出来,但是因为被卡着脖子,只能发出微弱的哼哼声。这时,她的目光突然有些怪异,她拿着我的手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好像我手上有朵花似的。好看的两条眉毛也微微蹙着,眼底有兴奋,渴望,还有犹豫不决。

  只是很快那个目光就显得有点恐怖了,而且那个目光我很熟悉——无论谁这么看我,都是要喝我血的节奏。

  我拼命摇着头,紧紧咬着牙,就在这时,我感觉体内好像有一股力量要释放出来,在苏苏准备咬我的时候,我一拳轰了出去!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这一拳砸出去,苏苏整个人竟然就飞出了多远。

  我看着拳头愣在那里,想起在李文静家时的突然变大的力气,感觉自己他妈的就是变形金刚啊!而且我隐隐觉得自己的体内好像蕴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正在等我一点点的开启,挖掘。

  “臭小子,好样的!”这时,大师突然来到我身边说,他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但尽管这样,他也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我看着满目疮痍的白云观,心里堵得发慌。我们这边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可苏苏那边,尸体依旧源源不断的往山上来,我突然就感到绝望。

  “乖徒弟,趁着还有机会,离开这里吧。”这时,大师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我有些惊愕的望着他,然后摇摇头,坚定地告诉他我不会离开的,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是白云观的观主了,你见过观主抛弃道观的弟子独自;溜走的么?

  大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只是那笑听在人的耳朵里有种说不出的心酸,他这时说了一句影响了我一生的话,他说道观只是我们居住的一个地方,只要我们道心还在,我们在哪,道观就在哪。

  我忍不住说了句放屁,白云观就在白云山,去了别的地方,还算白云观么?反正我不会走,说完我就趁着体内这股力量还没有消失,一头扎进了尸体堆中,一边用我的指尖血画符,定住周围的尸体,一边拿着桃木剑刺穿他们,我知道这样不足以让他们倒下,而舌尖血一天只能用一次,所以我也不能让他们烧起来,我索性抡起拳头,一拳头一拳头的砸在他们身体的各个地方,渴望能找到他们的“命门”,只可惜这些尸体没有命门,所以就算我精疲力尽了,也依然在做无用功。

  我的师伯师兄们一个个倒了下去,就连师祖养的那些行尸动作都迟缓了下来。

  就在我以为天将亡我们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苏苏,停手吧,不然你的妈妈就会在你眼前死去。”

  我欣喜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看到陈冠东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少妇,不,现在应该说“老妇”了,朝我飞快的飘过来。我看向苏苏,此时她正在操纵行尸,好像在布阵。看来她知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干脆开始变换策略了。

  不过就在听到陈冠东的声音后,她立刻停止了动作,同时有些慌张的望向他,恨恨地说:“你敢。”

  陈冠东并没说话,酷酷的站在那里,那样子就好像在对苏苏说“你以为我不敢”?

  两方突然都停了下来,苏苏看着虚弱的老妇,抿了抿唇,最终不甘心的说了句:“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