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72 一观之主

72 一观之主

  听到这个字,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知道这场虽然只历经了半日却惨不忍睹的交战终于结束了。

  看着尸体如排山倒海一般飞快的朝着观外涌去,我彻底松了口气,然后就一屁股拍坐在了地上——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而和我一样的人显然不在少数,大师他们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我们相视一眼,然后默契的笑了,再然后,我们就都哭了。

  大战结束了,可是师祖再也回不来了。

  可就在我准备去看师祖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定住了,师祖……师祖的尸体不见了!

  大师也发现了这点,他疯狂的跑到师祖原本躺的地方,瞪大眼睛,一脸的不相信。我看到他疯狂的摸着地面,好像要把地给挖一个大洞,我忙走过去拉住他,跟他说让他冷静,可是说这话时我的声音都在发抖,因为我也无法冷静下来。

  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些混蛋,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师祖的身上师祖是那么善良正直的人,就算有办法以鬼的状态活着,但他依然选择顺应天道,消失在人世间,可是这些人竟然想用他的尸体做这种肮脏的事情,简直忍无可忍!

  大师颓然的跪在那里,脸上全部都是无助,而他耳鬓的头发就像是被喷了油漆一样,一寸寸白了下去。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夜白发的事情,如果你真的足够伤心绝望的话。

  我心里难受极了,这种感觉跟我看到奶奶去世时一样,不一样的是我想哭,却已经哭不出来了,只有仇恨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

  大师说过修行之人如果心存怨恨,则难成大器,可只要是有心之人,看到自己的至亲被人残忍的害死,就一定会愤怒。

  这一刻,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苏苏的那句“我会让你和我承受同样的痛苦再去死”,同样的痛苦我已经在承受了,可是我没有死,我也不能死,因为我要为师祖报仇,要为像陈冠东那样枉死的人讨回公道,要抢回师祖的身体,让他老人家能够安息。

  大师抬头望着我,认真的说:“小白,你会强大起来的吧。”

  看着原本活泼开郎的大师露出这种神情,我感觉特别的鼻酸,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会强大起来的,我会和师傅你一起把师祖的身体抢回来。”

  大师突然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傻笑着说:“好徒弟,你是我的好徒弟。”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妈的,大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多让人伤心啊!我他妈现在都想去把苏苏给大卸八块了!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苏苏的声音,她说尸体已经退离了,现在她可以把她妈妈带走了吧?

  听到这个声音,我立刻怒了,站起来几个箭步冲到苏苏的面前,她只是倔强的扬起下巴和我对视,说没时间和我闹。

  我突然觉得她的性格虽然因为老妇而改变了很多,但骨子里的那份无耻可一点都没有改变啊!她害死了我师祖,现在一句“没时间和我闹”,就想把这件事给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他妈的,她以为这是描眉么?

  “苏苏,我早就该杀了你,你为了你妈那个老妖妇,残害了那么多的好人,害死了我师祖,你会遭报应的,你背后的那个组织也一定会遭报应的!”我恶狠狠地说,虽然我很想一拳头把她给揍扁了,但是我知道只要我敢动,她还是能把那些尸体给召回来,而且山下还有住着百姓的村庄,我不想因为冲动造成更大的动乱。

  听了我的话后,苏苏突然心情极好的笑出来,说:“你听说过妖怪怕报应的么?我就是杀光你们的道观,也没有人会为你们伸冤的。亏你们还以为你们在替天行道,可是天可有在意过你们?一群蠢驴!”

  “臭女人,你说什么!信不信老道我杀了你!”这时,有脾气暴躁的师伯气呼呼的吼道。

  苏苏却只是轻轻一笑,嘲讽的说:“只要你不怕山下村子里的村民都死光,那就试一试。”

  听到这句话后,我们所有人都震惊了,我望着苏苏,看着她那纯美的笑,感觉她简直是地狱里的修罗,残忍的让人脊背发凉,而这时有个人说:“不可能,师傅之前就已经让人去转移村民了。”

  “是真的。”这时,陈冠东突然闷闷的说。

  我心中一跳,转过脸来望着他,他压了压鸭舌帽,帽檐成功的遮住了他的双眼,我只能看到他的嘴巴在一张一合的说出那些让我心寒的话。

  原来陈冠东早就已经搬了救兵过来,只是在山下的时候,他看到了令他瞠目结舌的一幕,那就是穿着同样道服的一群年轻弟子正在自相残杀,周围是惊恐地无助的百姓,还有一些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些尸体大多都是无辜百姓的。

  为了救百姓,陈冠东和他的人在村子里加入了战斗,只是尽管这些年轻道士学艺不精,但是他们还是得小心翼翼的,所以这场大战打得尤为吃力,而陈冠东看到尸体已经行动了,所以生出了去抓老妇的心思,虽然损失了好几只鬼,但他总算顺利抓住了老妇。

  我再也忍不住,抬手就给了苏苏一巴掌,只是没打到她不说,我的手腕还剧烈的疼痛起来,我这才想起来我的手被她给折了。

  她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我,说:“李白,你别装好人了,你师祖可是因为你死的,如果我是你,我早就随他去了,不然活下来也是内疚一辈子。”

  听到苏苏的话,我感觉脑子里嗡嗡的,眼睛也干干涩涩的,明明明白她是故意刺激我的,可我就是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有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这时,一只大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我感觉一股暖流从我的心窝流向全身,我整个人也冷静了很多,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大师,知道肯定是他又往我的后背贴了什么好东西。

  我攥了攥拳头说:“苏苏,我不会被你迷惑的,白云观早晚会成为你们的目标,只是你们现在提前了而已。可是我告诉你,我会让你为师祖的死付出代价的,而且我已经是白云观的观主,从今以后,你若再动白云观一根汗毛,我一定会让你妈生不如死。虽然,她现在也已经生不如死了。”

  说到老妇,苏苏终于笑不出来了,她露出狰狞的表情,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怒瞪着我说如果我敢再打她妈的主意,她就折磨我师祖的身体。

  我心下一凉,尸体果然是她们的人拿走的,可是究竟是多厉害的人,竟然能躲过我们这么多人的视线,甚至都能不被温雅这么厉害的人察觉到呢?

  我突然心生一计,跟她说如果她把师祖的尸体还给我我就放人,这时大师也有些激动,显然是也刚刚才想到这个交换条件。看来师祖的死给我们带来了太大的冲击,我们两个竟然犯傻了。

  只是没想到苏苏想都没想就给否决了,她说不可能,还说要我们不要负隅顽抗了,她给我们两个选择,一是交出她妈妈,她能保证让我们过一段安生日子,二是扣着她妈妈,她会让尸体再上来,同时会开始屠村,并虐待我师祖的尸体。

  妈的,真是最毒妇人心!看到苏苏用这么平静的声音说出这么恐怖的话,我简直要疯了,这时,温雅突然说:“人你带走,但是山下的百姓是无辜的,饶了他们。”

  苏苏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好。”

  然后温雅就一把把老妇给推了出去,同时冷冰冰的说:“如果你反悔,我想你会知道后果的。”

  苏苏紧紧抿了抿唇,目光闪烁,匆匆的说了一个“好”字就抱着老妇下山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中纵使有再多的不甘心都没用,温雅突然走过来跟我说:“她妈妈活不过五天。”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我呆若木鸡的转过脸来望着她,心中的情绪有些复杂。

  这时,魃坝师伯走过来说:“观主,老观主的丧事该怎么处理?”

  我心中一震,猛然想起自己已经是一观之主了,可我的心里却很惶恐不安。只是当我看到几位师伯师叔的眼神,和大师那慈爱的鼓励的目光时,我决定迎难而上。

  我不敢肯定自己究竟会不会做一辈子的观主,但我敢肯定的是,白云观的荣辱从今日起就与我息息相关,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发扬壮大白云观,铲除恶人。

  是男人,就要扛起自己的责任,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