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1 午夜的邀请

01 午夜的邀请

  我是今年的高三毕业生,几个月前因为一次情节蛮严重的打架斗殴,被学校给开除了。

  被学校开除后,家里托了不少关系才给我安排了个工作,在市里的一高档小区当保安。

  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感觉总受别人冷眼,说实话我挺不想干的,不过后来我听说一同事因为会拍马屁,巴结上了小区的一富婆,认了干妈,一下子逆袭了,这让我看到了我们这行业的一丝希望。

  我在手机里下遍了交友软件,成天挂着微信、陌陌、qq,可惜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头像的问题,从来没一个人加我。而我又不好意思主动出击,时间久了,我几乎断了这歪念头。

  没想到的是,当我快绝望的时候,机会反倒来了。

  那天晚上我值夜班,都凌晨一点多了,我的手机突然翁了一下,拿起一看,是微信显示有附近的人给我打招呼了。

  这个给我打招呼的人微信名叫母女花,我以前经常查看附近的人,从来没见过这‘母女花’,所以基本断定她不是这小区的人,也就是说她不是啥富婆,所以我也没太大的兴趣,但我还是给同意了,并看起了她的资料。

  她的签名挺直白的:母女征婚,不管你选谁,必须同时接受我们母女两。

  说实话,看了她的签名,我挺纳闷的,一来是我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母女花中的母亲还是女儿,再者,什么叫同时接受母女两个?

  我正纳闷呢,她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她问我在吗,我说在,她又问我在哪,我也没藏着掖着,我说我是兰亭坊的保安,在值班呢。

  很快,她又问我能不能帮她个忙,我问她什么忙,她说她家马桶坏了,想麻烦我去帮她修修。

  我勒个草啊,当时我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大晚上的居然让我去修马桶、掏粪!

  我可不想干这差事,所以立刻跟她说就我一个人值班,走不开。

  回复完,她就不理我了,我赶忙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光子,真他妈吊丝注定孤独一生!

  这修马桶显然只是个幌子,其实是想让我去她家啊!我说我没空,她肯定去联系新猎物了。

  也许她真的是小区里的富婆,只不过是今天刚注册的微信号呢!

  我想再联系她,可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脸放不下,最终决定自己撸一发,改天再找她。

  就在我一阵胡思乱想的时候,值班室的门突然咯吱一声被推开了,我扭头看了一眼,是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长得很俊俏,瞧那气质显然是个富婆。

  她穿了件米黄色的背心,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都流到胸前了,显然是刚洗过澡。

  大半夜的,值班室突然来了女人,肯定是有什么事,我背对着她将裤子整理好了后,问她是谁,有什么事。

  她冲我露出一个挺有魅力的笑容,把我这不受人待见的吊丝保安可看傻了。

  她说她是母女花,问我是不是‘温暖女人心’。

  ‘温暖女人心’就是我的微信名字了,以前觉得这名字够骚包,但此时从她嘴里说出来,我都有点无地自容了,真他妈的土鳖啊!

  很显然眼前这个少妇就是之前给我打招呼的母女花了,看她三十岁左右的年龄,肯定是母女花中的女,毕竟如果是母,那闺女也就十岁左右,不可能征婚。如此说来,她妈估计得有五六十了,要是让我选,我肯定选眼前这尤物少妇!

  我调整了下气质,冲她点了点头,假装一脸郑重的问她有什么事,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大晚上来找我,这娘们名义上是尿急修马桶,实际上肯定是憋坏了啊!

  她说我不是要值班走不开么,就过来帮我看下大门,让我去她家修马桶,这样就不耽误我工作了。

  听她这么说,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我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其实少妇压根没约的意思,真的是把我当做了吊丝保安,想让我给她修马桶。要不然怎么会让我一个人去她家呢!或者说是给我和她家里那五六十的老母创造机会?

  我下意识的问她家里马桶怎么了,大半夜的,如果不是情况很严重,少妇也不至于这么急吧?

  当我问完,少妇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然后才跟我说她家马桶老是响,自己在那抽水,这就算了,关键是马桶盖像是卡住了似得,怎么也掀不开,一泡尿把她憋得不行。

  不过我觉得少妇在瞎编,好好的马桶怎么会响,打不开盖子呢?

  我又不是傻子,少妇这很可能在提醒我,马桶只是幌子,让我快去她家吧!

  我觉得我不能再低调了,脸皮得厚点,所以就跟少妇说其实大晚上的离开一会儿没事,要不让她跟我一起去她家看看吧。

  听了我的话,少妇立刻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然后就出去带路了,这让我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今晚我就是妇女之友!

  我将值班室门关了,然后跟在她后面,她一直没说话,但是脚步挺快的,看起来真的很急。

  我有意跟她套近乎,就随口说了句附近就有个公厕,要不先去解决一下。

  她说不行,她说她有精神洁癖,除了家里的马桶,别的地方完全释放不出来。

  这借口也太拙劣了,看来她也是个害臊的人啊,我都答应去她家了,丫还不好意思跟我挑明了说!

  对于这种闷骚的羞涩娘们,我只能说两个字,喜欢!

  走了没一会,我们就到了附近一栋居民楼,她家在四楼,有电梯直达。

  当我踏入她家时,我不得不感叹这里的奢华,真他妈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也难怪,兰亭坊里住的自然都是富豪。

  我悄悄打量了下她家里,倒没看到第二个人影,我随口就问了句她妈呢。

  她问我什么意思,我说微信名不是母女花吗,她冲我轻轻一笑,然后说她就是妈妈,她还有个闺女。

  说实话,我一下子愣住了,这少妇居然说她是母女花的母,她也就三十岁的样子,就算保养再好,算她35,二十岁生孩子,她闺女也就十五岁吧,怎么还帮自己闺女征婚了呢?

  我忍不住问她今年多大,她闺女又是多大。

  她将纤细的食指放在了嘴边,跟我说年龄是女人的秘密,不可说。

  很快,她又对我来了句,先把正事给办了。

  当时我正猜测少妇的年龄呢,觉得很不可思议,脑子也有点懵懵的,听少妇说要办正事,下意识的就要解自己的裤带,准备把裤子给脱了。

  好在我动作慢了点,没真把裤子给脱了,要不然我真心要尴尬死了,因为少妇的下一句话着实是太伤人了。

  少妇跟我说:快去厕所看看,给我把马桶修好了,我都要憋坏了。

  我日啊,吊丝就是吊丝,只配去厕所!

  难道我真的只是来修马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