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10 真假老钱

10 真假老钱

  我刚开始还没听明白陈冠东的意思,但是我脑子其实还是蛮灵的,很快就转过来了。

  卧槽,陈冠东的意思就是我后来见到的那个老钱其实是冒牌的,是那裸奔女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吓唬我呢,让我以为有鬼?

  确实有这个可能,而且找这么个长得像的人也不难,毕竟大晚上的,光线不好,要是稍微化化妆确实看不出来。

  仔细想想,可能性真大,因为当时老钱有意无意的老是捂着脑袋,说头疼,而且也没怎么和我说话,搞得傻乎乎的,只是说腰疼,可能就是怕说多了露馅?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陈冠东推测是对的,裸奔女干嘛费这么大个劲,找个人冒充老钱吓我,让我觉得有鬼?

  其实要吓唬我的话,有的是办法吧?而且她那么厉害,甚至完全可以弄死我啊!

  我心里正嘀咕呢,陈冠东这聪明人自然是看出了我的心思。

  陈冠东点上我给他发的那根大中华,用手指轻轻点了点烟,然后跟我说理由很简单。

  理由就是他刚才跟我说的,那裸奔女选中我了,但是我肯定不会听她话,所以她弄出个假老钱,冒充老钱的鬼魂,要让老钱的灵魂来和我交流。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接下来我应该还会再遇到老钱鬼。

  到时候,老钱鬼可能会让我做什么事,其实就是在帮裸奔女办事。

  可是我能帮裸奔女干啥?正如陈冠东所说,我就是个臭屌丝啊!

  我正自我审视着呢,陈冠东吐了个烟圈,说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我问他什么可能,陈冠东说裸奔女可能怕我,她这么做,可能是想让老钱鬼把我下走,如果是这种可能性,老钱鬼依旧还会出现,不过就不是让我做事了,应该是作为一个鬼,让我离开这个小区。

  说完,陈冠东很不屑的来了句:“当然,这种可能性为零,我根本看不出来你这孬货身上有任何让人害怕的地方。”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却突然有点如梦方醒。

  王八被我害死了,虫子被我捏瘪了,少妇说我是恶魔,粉子貌似不管用。

  卧槽,那裸奔女,母女花不会真的拿我没办法,怕我把?

  心里寻思着母女花可能拿我没办法,我整个人的匪气就起来了,毕竟我可是打过不少架的,就连一旁的陈冠东都愣了一下。

  然后我就觉得我不该像之前那么慌了,我得胆子大点,多思考思考,不能老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胆子大了后,人脑子就活络了,我这才发现这个陈冠东指不定也有问题。

  我直接问他,老钱手机怎么在他手里,为什么知道用老钱手机给我打电话,怎么知道我在老钱手机里的名字的。

  见我这么问,陈冠东整了整鸭舌帽,歪着脖子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显得挺诧异的。

  很快,陈冠东就开口了,他先说了句我还没想象中的笨,然后才跟我说他可是侦探,这点嗅觉还是有的,他说在出了车祸时,就把老钱手机捡走了,而他有意要联系我,和我合作,所以又去值班室查了值班记录,就自然知道我是谁了。

  陈冠东说的挺对路子,我又不好去怀疑什么,然后我就跟他说我回家考虑考虑,想好了再跟他谈是否要对付那母女花。

  他也没为难我,只是给我留了他电话,叫我想好了及时联系他,然后还把老钱手机给了我。

  拿了老钱的手机我就走了,大半夜的一个人走山路,心里还是挺慌的,而且我很纳闷那陈冠东真是牛逼啊,一个人还留在山上,不愧是无神论者,胆子够大。

  刚下了山头,手机突然响了,不是我的手机,是老钱的手机,显示的是老婆。

  看来是老钱夫人了,想了想我就接了,我把老钱车祸的事情告诉了她,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估计很难接受。

  最终我和老钱夫人见了面,我们一起去医院见老钱,到了医院后我们才知道老钱已经死了,是院外死亡,也就是送进医院的时候就死了。

  我们在医院太平间见到了老钱,正要帮老钱夫人联系殡仪馆,弄冰棺把老钱尸体弄回家呢,怪事发生了。

  当时老钱的尸体刚送进太平间没多久,等着家属来认领的,并没有放进冷尸柜,就摆在厅里。

  而当我们来到老钱身前时,他的身体突然抽了起来,先是手指头,然后是整个身体,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很阴森。

  我整个人都傻了,虽然陈冠东说我之前看到的是假老钱,不是鬼,但那也只是猜测,指不定那还是老钱的鬼魂,此时是老钱还魂了,鬼上身,诈尸来了呢!

  我当时有点慌,但我毕竟经历过点怪事了,表现的还算镇定,而老钱夫人都吓到了,当场就瘫了,不过她很快又站起来了,趴到了老钱身上,嘴上还大喊着医生快来救人,说人还没死。

  很快就来了医生和护士,不过当医生赶到,老钱的身体已经不抽了。

  其中一个男性医生说这是正常反应,以前也发生过,属于尸体的神经反应。

  再然后就没有怪事了,我没再去值班,而是喊了个同事帮我顶下,而我则陪老钱夫人去租了个冰棺,将老钱的尸体运回了家。

  干完这些,我就打算回家休息了,可是刚走了没多久,我感觉身后总有个影子在跟着,扭头去看吧,就看不见了。

  我寻思着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自己吓唬自己呢,应该是的,因为我又感觉尿急了,看来还是快点打个车回家洗个热水澡为妙。

  想到这里,刚好一辆出租车经过我身旁,是空车,我随手就招了。

  等上了车我才发现副驾驶上有人,刚才那人可能是蹲着系鞋带还是咋的,我没看到。

  等这个人直起身,我愣住了,卧槽,这他妈不是老钱吗?

  看着老钱坐在副驾驶,我正要开口,他突然扭头看向了我,然后伸出食指,示意我别说话。

  我当时很纳闷,他啥意思。

  不过很快我的心就揪了起来,卧槽,这个不会是老钱鬼吧,叫我别自言自语,吓着了司机?

  难道的哥就看不到他?

  想到这,我试探性的问的哥我爬到副驾驶上坐行不行,的哥嘀咕了句可以,反正没人。

  的哥的一句话就把我吓到了,妈的,真撞鬼了?

  好在第一次撞鬼,碰到的是熟人,这要是恶鬼,那我可是要完啊!

  我悄悄打量了前面的老钱鬼,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高颧骨、下巴尖,瘦了,看来鬼相比人要瘦点啊。

  狗日的陈冠东,差点信了他的邪,以为这老钱鬼是别人假冒的。

  可是老钱鬼现在来找我干嘛呢,他之前和裸奔女又说了什么?

  不管了,等会下了车,老钱鬼肯定要跟我讲话交流,到时候问问他。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陈冠东发来的短信,他问我想好没有,他说看到裸奔女出去了,叫我快点下决定,可别耽误了战机。

  看着陈冠东的短信,我当即就来气了,我叫他别几把傻逼了,我说我现在跟鬼一起坐车呢,还说没鬼。

  然后他又来短信问什么情况,我说我看到老钱了,他说肯定是假的,还是那个人假扮的。我又说只有我能看到,的哥却看不到,怎么可能是假的。我还教育了一句陈冠东,迷信是不好,但是你这迷不信,那更不对!

  很快,陈冠希又回我短信了,他说:你傻逼啊,就不能请个群众演员了?那个司机肯定是配合着演戏呢!

  看到这条短信,我脑子里灵光一现,卧槽,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