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2 浇头上了

02 浇头上了

  我抬头看向少妇,少妇则伸手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示意我过去。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真的只是个修马桶的!

  感觉挺尴尬的,我都想撒开脚丫子跑了。

  而少妇也是个有眼力劲的人,她捂着自己的小肚子说她快炸了,叫我快去厕所看看,还说事后少不了我的好处。

  这个所谓的好处我不会再去自以为是的认为是身体了,应该是钱吧,修理费。

  看着少妇那难受样儿,不像是装出来的,估计真的是急了。最终我还是决定帮她看看,能修就给她修了,指不定修好了,这富婆就对我刮目相看了呢。

  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同情心还是有的,我也知道憋尿的痛苦,以前住校的时候,大冬天的懒得起来上厕所,我们都是憋着的,我们还会在床头准备个矿泉水瓶子,实在憋不住了就尿瓶子里。

  做了个深呼吸,我就快步走向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我看到浴缸里还有水,看来少妇确实是刚洗过澡,淡淡的女人香,挺迷人的。

  我看了眼马桶,挺正常的,也没听到少妇那所谓的马桶抽水声。我就说么,没人用,这马桶怎么会冲水呢?

  然后我就伸手去掀马桶盖子,这下问题来了。

  我居然没能将马桶盖子给掀开,我以为是自己力量用小了,我就加大了力量,但是依旧没能把马桶盖给掀开。

  那种感觉,就好像马桶里有只手抓着,有个吸盘在牢牢吸着马桶盖子似得。

  这下子我就纳闷了,这怎么可能?

  我寻思着这马桶盖是不是被胶水给沾上了,或者说是有什么特殊机关才能打开的高科技,毕竟少妇说她有精神洁癖,给家里马桶按个机关也不是不可能的。

  然后我就扭头去看少妇,想要问问她具体情况,然而我这才发现少妇她人没了。

  没看到少妇人,我赶忙走出了卫生间,喊了几声母女花,但是没人应我。

  我就纳闷了,少妇这刚刚还在呢,怎么就不见了,估摸着是实在憋不住了,去隔壁邻居家上厕所之类的了吧。

  我点上了一根烟,寻思着是等少妇回来,还是直接走,因为我总感觉少妇怪怪的,哪里怪我又说不上来。

  就在我寻思间,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声音…嘘…嘘…嘘嘘…

  我竖起了耳朵,确实能听到这嘘嘘声,这声音有点像是小时候妈妈给我们把尿的声音,听得我都有点尿意,想尿尿了。

  我循着声音走了过去,貌似是其中一个房间发出来的,有点像少妇的声音,但又有点怪,我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

  当时脑子蒙蒙的,我也就没想多少,一把就将声音发出来的那房门给推开了,当我看到房间里的那一幕时,我有点傻眼了。

  只见房里面,此时少妇她正蹲在一个红色的脸盆子上,吹着嘘嘘的口哨,在尿尿呢,估计实在是憋不住了。

  当时我就差点傻了,忍不住就咽了口口水,无意间我看到她的腰上还有很长一道疤痕,看着怪吓唬人的,估计做过什么大的手术。

  非礼勿视,虽然我有点留恋,但我还是尴尬的将脑袋缩了回来,同时将房门给关上了。

  边关房门我边跟少妇说对不起,我说我不是故意的,还问她咋不吭声。

  少妇倒是个很有胸襟的娘们,她没怨我,就是叫我去卫生间等她。

  我心中好奇,越发觉得这少妇奇怪,但我刚看了人家,心里难免有愧,所以还是乖乖的去了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我又研究了会儿马桶,还是没能把马桶盖子给弄开了。

  但是,我听到响声了,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我确实听到了马桶里咕噜咕噜的响了几下子,像是在抽水,吓了我一跳。不过我也不是胆小鬼,我觉得这是正常现象,空气压强的变化会带动里面的抽水装置响,印象中我家马桶,大半夜的也响过几次。

  很快,少妇就过来了,她端着自己刚尿过尿的红脸盆进了卫生间,还一把将卫生间的门给关了。

  进了卫生间后,少妇看了眼马桶,问我有没有修,我说查探过了,马桶盖子打不开,问她是不是有机关。

  少妇摇了摇头,眉头似乎也紧蹙了起来。她叫我再掀了看看,我就当着她的面用力掀了掀马桶盖子,但还是没能掀开,这下子少妇眉头皱的更紧了。

  很快,她将手上的脸盆递给了我,我下意识的就接住了,问她干嘛,她就说了一个字,尿!

  我又不是傻逼,自然知道这是尿了,我问她什么意思,她叫我往这脸盆里尿尿。

  这下可把我整懵了,少妇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居然让我往她小便过的脸盆里撒尿,刚才还觉得她是个内敛羞涩的人,现在看来,也太他妈的不知害臊了吧。

  我觉得少妇不是有精神病,就是有啥大阴谋。

  我知道古时候有滴血认亲的说法,难道这滴尿还能认出来啥呢?

  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有点难以接受当着少妇的面小便,感觉很难堪。

  我正欲拒绝,少妇她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子毛爷爷,不愧是富婆,我目测了下,估计能有个万儿八千的。

  她随手抽出来二三十张塞给了我,用眼神示意我尿。

  草,真大方,我就是个穷保安,一泡尿要是值这么多钱,那我肯定要尿啊,如果可以的话,等会我多喝点水,一口气给你尿十几泡!

  随手将毛爷爷揣进口袋,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裤子给脱了。

  这时那少妇居然转过了身去。

  没一会的功夫我就小便完了,稀里哗啦的声音让我挺尴尬的,不过为了钱,值了!

  少妇来到我身前,接过了脸盆,聚精会神的看起了里面的液体,当时我真怕她一口气把尿给喝了。

  少妇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重口味,她只是指了指马桶盖子,示意我趴上去。

  这娘们还真是总能出乎我的意料,刚让我尿,现在又让我趴马桶,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问她到底想要我干嘛。

  她没回答我,只是将剩下的钱全塞给了我,边给我钱还边跟我说不该问的就别问。

  我又不是傻逼,肯定不会和钱过不去,于是一咬牙就趴在了马桶上。

  同时心中暗想少妇应该是有点特殊癖好,精神也有点不是特别正常,但不是精神病。

  然后我看到少妇朝我走了过来,随即头顶突然一热,一阵液体沿着我的脑袋流遍了我的全身。

  我勒个大曹啊!这娘们居然把小便全他妈的浇我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