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3 也是她

03 也是她

  被少妇浇了一身的尿,湿乎乎的不说,还骚哄哄的,当时我真心想跳起来赏这娘们一个大耳光子。

  但我忍了,在别人地盘我还是少撒野的好,更何况我只是个保安,而且还收了她的钱。

  不过我也不是完全没脾气的,我起身瞪了少妇一眼,而她也在看我,她的眼睛瞪得老大,直勾勾的看着我,一副我居然没被她给浇死的吃惊模样。

  真是个脑残,你浇的是尿,又不是硫酸,除了恶心点,能咋滴,当时我真心觉得少妇是个神经病了。

  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勇气,我对她说了句:别以为你有钱,就能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然后就走了。

  当然,我是带着她的钱走的,尊严和人民币,那是不冲突的嘛!

  少妇也没追我,一个人在后面唧唧歪歪的也不知道说着什么,隐隐间好像听到她在嘀咕着‘怎么这么凶、怎么这么凶…’

  我一口气跑回了值班室,大夏天的也不冷,我数了下钱,足足八千,心里乐开了花,然后赶忙将沾了尿的上衣给脱了。

  一个人坐在值班室里,除了意外收获,我心里总感觉空荡荡的,一想到少妇和她家的马桶,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最终我还是把‘母女花’从微信里给删了,本以为这样就和她再无瓜葛了,没想到噩梦才刚刚开始…

  尽量不去想母女花的事情,我一个人在值班室用手机斗地主,一直斗到了换班,早上六点钟。

  换班的是我们副队长,老钱,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头,算得上我的半个师傅。

  老钱一进来就拍了下我肩膀,问我咋不穿上衣,把肌肉露出来想勾搭谁呢。

  我可不好意思说我身上有尿,我给老钱发了根烟,就说天热脱了凉快。

  而老钱则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很认真的说了句‘大白啊,收起你的花花肠子,要不然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大白就是我了,说到我的名字,还是蛮吊的,和一个名人一样,我叫李白。

  不过我之所以叫李白可不是因为我老子崇拜诗人,我爸没读过什么书,估计他连李白是谁都不知道。

  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听我爸说是因为我小时候生下来特别黑,黑的吓人,于是就给我取了单名一个白字,而我家姓李,所以我就叫李白了。

  我从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不过你还别说,自从我取了李白这名儿,现在的我虽然不是很白吧,但也不至于黑不溜秋,跟个非洲人似得。

  言归正传,老钱居然说我哭都来不及,我不就没穿上衣,至于吗?我问老钱什么意思,印象中他从不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人。

  老钱狠狠吸了口烟,问我还记不记得杨超,杨超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个认了富婆做干妈的同事,我跟他虽然不是很熟,但肯定是记得这么个保安界的屌人的。

  我冲老钱点了点头,老钱的下一句话就吓了我一跳,老钱说杨超他快死了。

  我问老钱杨超他怎么了,得了什么病,老钱说啥病没有,就是快挂了。老钱还说杨超好好的保安不当,偏要去勾搭富婆,虽然他不清楚杨超到底染上了什么毛病,但肯定和这事儿有关。

  原来老钱这是怕我羡慕杨超,重蹈杨超的覆辙,在提醒我离小区的富婆远点,好好的做个平凡的人呢。

  说实话,老钱的话让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昨晚的母女花,这让我心里挺慌的,不过我没和老钱讲这事,我又给他发了根烟,然后就回家了。

  我是自己一个人租的房子,离兰亭坊不是很远,到了家我洗刷刷后就开始睡觉了。

  也不知道是紧张了,脑子里想的太多了还是怎么的,我居然出奇的失眠了,更要命的是,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去了七八趟厕所,基本上几分钟就憋了泡尿。

  我身体还是很不错的,以前从没碰上这事,突然这样了,让我怎么能不联系到昨晚被少妇往身上浇尿的事情。

  越想我就越慌,越慌就越尿急,我甚至感觉自己的尿道那有点蠕动的感觉,整个人很难受。

  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膀胱里是满满的。

  当时已经快中午了,我也不想睡了,由于心里古怪,总觉得自己不对劲,我决定去小区找老钱问问杨超的具体情况,因为我怕我真的像杨超那样了,毕竟我身体貌似开始出问题了。

  买了个肉夹馍,我直接朝小区跑,刚到了小区门口,我发现来了辆警车,还有辆救护车。

  我看到一人被抬上了救护车,是个男人,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整个脸都肿了,看样子估计是没救了。

  很快警车和救护车就都走了,而我则立刻跑进了值班室,老钱在上班,我赶忙问他这是咋了。

  老钱说被抬走的是小区里一住户,这里是他的另外一处房产,为了不影响家人,昨晚自己来这里看世界杯的。今天他老婆见他大中午都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这才过来找他,没想到的是,找到他的时候,他整个脑袋都埋在马桶里,已经没了呼吸…

  马桶,整个人把脑袋埋在马桶里,埋了一晚上,脸都泡肿了…

  听到这,大夏天的我都是一阵心悸,后背凉飕飕的,毕竟我昨晚也刚跟马桶打过交道。

  我问老钱那人咋把脑袋埋进马桶里呢,是不是喝醉酒了,或者说是自己支持的球队输了,想不开啊,用马桶自杀那也太奇葩了。

  老钱摇了摇头,说具体他也不清楚,得再等等消息,不过他说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他还说他感觉这小区要出大事。

  我没工夫去关心小区会出什么大事,我现在就担心自己这尿频的事情,着实是太难受了,所以我就问老钱知不知道杨超具体是什么症状,老钱说都快死了,都不太能动了,能有什么症状。

  我觉得我得亲自去看看杨超,所以就跟老钱要了杨超家的地址,老钱也拿我当徒弟,就给我了,还嘱咐我胆子大点,别吓到了。

  很快我就打车到了杨超家,是一处老居民楼,杨超家在五楼,我敲了会儿门,就有人给我开门了,不是杨超,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妈,她的眼睛很红肿,肯定是经常哭,估计是杨超她妈。

  我给这大妈介绍了下自己,我说我是杨超同事,是来看杨超的,她就叹了口气把我放进去了。

  杨超家里挺简朴的,而且充斥着一股子中药味,当我见到房间里的杨超时,我整个人都懵了。

  杨超平躺在一张木床上,他整个人看起来没一丝活力,双眼呆滞无神、脸色黑的发青,人也瘦了很多,都皮包骨了,难怪老钱说他快挂了。

  我喊了声杨超,他没理我,他整个人躺在那抖,嘴里啊呜啊呜的呻吟着,貌似没一点交流能力,也不知道我是谁了。

  我赶忙扭头问杨超他妈,杨超去医院检查了没有,医生是怎么说的。

  杨超妈很无力的叹了口气,跟我说检查了,哪里都检查了,没检查出来具体的病,只有老中医说是肾虚,阴阳双虚,同时还伴随着脾胃不足。

  草,肾虚,这他妈逗我呢,但凡是撸管的人基本都会肾虚,要是肾虚致命,那我们大天朝得减少三分之一的人口!

  可是没病的话,杨超怎么变成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可怜样呢?

  正纳闷加害怕呢,我突然瞥到了床头柜上杨超的手机,这个时候我脑中灵光一现。

  我赶忙拿起了杨超的手机,应该有几天没用都没电了,不过充电器就在旁边,我随手就接上了。

  然后我打开了杨超的手机,刚好他微信是直接登录的,我就随手翻看了他的微信。

  当我看到七天前的对话时,我整个人打了个寒颤,因为对方的微信名字叫母女花,头像也是一头熟悉的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