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4 不让我走

04 不让我走

  当我看到杨超和母女花有过联系时,我吓傻了,直觉告诉我,杨超和我被同一个富婆给联系上了。

  我点上了一根烟,壮着胆子看起了杨超和母女花的聊天记录。

  七天前的那天晚上,同样是富婆主动找的杨超,她先给杨超打招呼,然后问杨超在不在,让杨超去帮她修马桶。

  这些聊天记录看的我心底发毛,因为和我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杨超比我直接,她很爽快的就应了下来,去了母女花家,不像我还要富婆亲自来值班室喊我。

  再后面就没有聊天记录了,可以想象的是杨超肯定是去了富婆家,然后帮她修马桶,至于杨超有没有掀开马桶盖,有没有被富婆浇尿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既然第二天杨超辞职了,还说自己认了富婆当干妈,估计杨超七天前那个夜晚的遭遇比我好多了,和富婆相处的还蛮愉快的。

  然而愉快显然都是假象,杨超现在这么惨,显然是和母女花有关。

  我夹着烟的手一个劲的抖了起来,虽然觉得这听起来有点不科学,但直觉告诉我,我要悲剧了,而且很可能比杨超更惨!毕竟我临走前还‘教育’了富婆。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脾气不怎么好,看谁不爽就要上去干一架,所以我经常打架斗殴,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怕死,说实话我非常怕死,所以此时的我已经有点坐不住了,我可不想变成杨超这样,只能等死。

  我赶忙问了杨超妈一些情况,不过他妈妈是个普通的工人,什么也不懂,最终我只得留了我电话,我说我和杨超是最好的兄弟,让她一有情况就第一时间告诉我。

  然后我就离开了杨超家,为了不重蹈杨超覆辙,我打算去找富婆谈谈。

  我先是回了趟住处,把那八千块钱拿了准备还给少妇,然后才赶到了小区,我没走正门,而是走的后门,为的是避开正门的老钱,虽然他对我不错,但毕竟是半个领导,有些事还是别让他知道好,不然得把我开除了。

  轻车熟路的到了富婆家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隔壁的房间门口聚了好几个人,他们在那议论着什么看个世界杯,看死人了。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卧槽,之前那个被救护车拖走的男人和少妇她是邻居啊!

  想到这我就有点慌了,越发觉得少妇是个有秘密的狠茬儿,我都有点不敢找她了。

  不过我更怕死,我寻思着今天就算跪舔少妇,那我也得求饶,更何况外面还这么多人呢,大白天的,应该不会出事吧,然后我就敲响了少妇家的门。

  过了半分钟,门就开了,开门的是少妇,她看起来冷冷的,也没问我干嘛,直接把我放了进去。

  我挤出个笑容进去了,一进去就看到了餐厅,刚好是饭点,桌上摆了两幅碗筷。

  我瞥了眼餐桌,两幅碗筷,两份大米饭,没有菜。

  我以为菜还没炒,而桌上有两碗饭,那少妇闺女估计也在家。

  正要开口和少妇说话呢,少妇直接来到了餐桌旁坐下了,她坐在了一碗饭前,然后说了句吃饭了。

  我以为她是跟我说的,结果发现她看都没看我。

  我发现少妇是对着另外一碗饭的方向说话的,对着空气让吃饭。

  这可吓了我一跳,我以为她是喊她闺女,她闺女在房里呢,可是半天也没见人来。

  然后我壮着胆子问她在和谁说话,她扭头瞪了我一眼,叫我别说话。

  我正紧张、甚至有点害怕呢,下一秒我差点笑尿了。

  我看到少妇把脑袋凑到了面前的那碗饭上,她没拿筷子,也没张口吃饭。她居然凑着鼻子在那碗饭上嗅来嗅去的,跟个狗似得。

  我忍不住问她怎么不吃,有什么好闻的,她没理我,还在那闻,看起来很享受。

  我觉得她真是太奇怪了,反正她没管我,我就悄悄走向了卫生间,想看看马桶是不是还跟昨晚一样。

  很快我就进了卫生间,少妇还在那闻饭香呢,没管我,心倒是挺宽的,要是我把她强上了,不知道她会什么反应。

  很快我就进了卫生间,来到了马桶前,我尝试着去用力掀马桶盖子。

  我用了很大的力,结果哗啦一声,盖子就被我弄开了,我整个人差点摔了个跟头。

  我看向了马桶里面,发现里面黑乎乎的一团,不过不是翔。

  好大一坨,有我头大,吓了我一跳,仔细一看,草,是一只大王八。

  这王八趴在马桶里,绿豆眼死死的盯着我,龟tou一缩一缩的,怪好玩的。

  看到这一幕,我才反应了过来,草,昨晚肯定是这王八吸住了马桶盖子啊,那丫力量也真大啊!

  我就纳闷了,少妇在马桶里养这么大一王八干嘛呢?

  我掏出了手机,准备把这王八拍下来,回头研究研究。

  正要拍,它猛的将鬼头伸了出来,王八脖子真长,难怪能吸住马桶盖子。

  看那架势,这鳖玩意是要咬我了,我赶忙去躲,不过还是晚了,龟tou一下子就咬住了我一根手指头。

  我疼得诶呀叫了一声,然后我赶忙学公鸡叫,因为我听说如果被王八咬住了,只有模仿公鸡喊,它才会松口。

  其实我也没报多大的希望,我就咕咕咕的喊。

  刚喊出口,我感觉手指头更疼了,完全不管用,钻心的疼,低头一看,草,学都咬出来了。

  我正要把王八从马桶拎出来摔死它,突然,手指头一松,王八不咬我了。

  我以为它通人性,知道我要杀它,怕了我了,没想到的是它一下子摊在了马桶里,好像是死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恶魔,你这恶魔。

  恶魔,这声音一听就是少妇发出来的。

  我扭头一看,富婆果然在卫生间门口,她那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麻麻的。

  妈的,这娘们太古怪,不会是啥邪教的吧。

  我赶忙跟她说我无意冒犯,我问她到底想干什么,我帮她做了,那样我们就再无瓜葛,叫她不要为难我。

  少妇冷冷哼了一声,说了一句让我心里发毛的话。

  少妇说:你害死了我宝贝,我闺女会帮我报仇的!

  少妇说我害死了她宝贝,还说她闺女会替她报仇。

  这着实让我很蛋疼,她宝贝显然就是藏在马桶里的这大王八,丫自己死的,关我屁事啊。

  可是我看少妇那阴冷的模样,也不敢发飙,我冲她挤出个笑容,问她闺女是谁,能不能叫出来见个面。

  少妇没回应我,只是堵在卫生间门口,时不时的她还要扭头看看身后的餐桌,也不知道她看什么呢。

  当时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要是打架我能把少妇弄趴下,但是她太古怪了,我哪敢出手。

  我把那八千块钱掏了出来,边道歉边递给她,我说我以后绝对不收她钱,也不把她家马桶的事情说出去。

  然后我就往卫生间门口走,富婆还挡在那,我心一狠就挤过去了。

  我刚挤过去,富婆突然来了句:不要让他走!

  草,少妇说不让我走,要知道这房子里明明就我和她两个人,听了她的话我一下子就慌了。如果少妇不是精神病,那就是有我看不见的东西在?

  我虽是个相信科学的无神论者,但是此时此景,气氛太压抑了。

  我快步往门口走,在来到餐桌旁的时候,我发现两碗大米饭旁的筷子都是笔直的插在碗上的,很像我们平时的祭祀。

  这让我更紧张了,我感觉尿都要流到大腿上了,赶忙撒开脚丫子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