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6 玫瑰花枯萎了

06 玫瑰花枯萎了

  吹了几声,我这才想到昨晚在少妇家,她也吹口哨了。

  我吓得赶忙停了,刚不吹口哨了,你还别说,我真心感觉屁股沟凉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我想也没想,一个猛子就站了起来,迅速扭头看向了马桶里。

  马桶里啥也没有,就是水有点黄,而且水还在那轻轻的晃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溜进了抽水眼子里了似得。

  感觉不对劲,但是又啥也没有,当时我的倔劲就上来了,我壮着胆子重新坐到了马桶上。

  刚好旁边有个那种很大的工地上用的铁钳子,我随手就把钳子拿在了手上。

  没一会儿我又觉得屁股凉凉的了,就好像是有啥玩意在对我屁股哈气、吸气似得。

  我猛的站了起来,除了水晃,还是啥没有。

  然后我豁出去了,抡起铁钳就准备把他家马桶给砸个大窟窿。

  我砸的是马桶最下面那一块,就是通往下水道那里。

  我力气还是不小的,哐当一声,马桶下面就被砸坏了,我凑着脑袋就看了过去。

  水一个劲的往外流,里面还有的黑,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个影子。

  我赶忙用手机的手电筒照过去看,妈的,好像确实有个挺小的黑影子,转瞬即逝,像是一缕头发,又像是一条长长的虫子啥的,反正一眨眼吧,就溜进下水道了。

  我想彻底把马桶给打碎了,一直追到下水道里的。但是我没敢,毕竟我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就算没眼花,那玩意黑漆漆的影子,要是真是头发啥的,实在是有点渗人,即使是大白天,我一个人在卫生间里也没那胆子。

  我快步离开了卫生间,那个肾虚的男人在外面看到自己家里马桶被砸坏了,问我弄啥,是不是找事来的。

  我给他丢了一千块钱就跑了,说实话,太古怪了,我当时我准备报警了。

  我一口气跑离了这栋楼,没有立刻去报警,也没直接去找老钱。

  我一个人躲一角落里寻思了起来,很快就有了个猜测。

  我寻思着一切是不是都和那少妇有关啊,她在自己家马桶里养大王八,会不会还养了其它什么玩意,她可以训练这些蛇虫,而这些玩意平时都躲在下水道里,专门逮人家上厕所。

  至于为什么这样,少妇想干嘛,那我就不晓得了,毕竟这只是我的猜测,也许和她为什么依旧如此年轻有关。

  想到这里,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我点上了根烟,心里反倒没之前那么怕少妇了。

  最终我决定还是先别报警,毕竟我又没证据证明她害人,我得再忍忍,看看自己身体会不会垮,要是跟杨超一样跨了,那我就得要少妇好看了,毕竟我很可能发现了她的秘密!

  有了这个秘密,我甚至可以从猎物变成猎人!

  想到这里,我心里居然有点美滋滋的了,突然我手机响了。

  是老钱打来的,老钱叫我跟他去趟医院,说查点当年车祸的事情。

  很快我就去找到了老钱,老钱的脸色看起来还是不怎好,这也难怪,换做谁,突然看到了十年前被自己撞的很严重的人,一直以为她死了,结果活的好好的,那种感觉肯定很古怪,不是可惜,而是一种后怕。

  我问老钱是不是有线索了,老钱说他找了关系查到交警队、查到了当年的一些出警记录,还查到了那个医院。

  到了医院,翻看了不少医疗记录,才找到十年前那个车祸的治疗,不过那医生已经退休了,我们找到了当时的那个护士,此时她已经是护士长了。

  这护士长看起来三十多岁,蛮风韵的,想必十年前也是个不错的萌妹子。

  老钱是带了朋友给做的警务资料的,所以护士长很配合我们。

  我们让她想想十年前的那场车祸,本以为她是要查资料,然后想个半天的。

  没想到她一下子就记起来了,而且看起来还挺记忆深刻的。

  她跟我们说记得清清楚楚的,因为那事当时还传了好一阵子。

  护士长说少妇送进医院的时候,基本没什么生命特征了。

  我又不是傻逼,没生命体征了意味着什么我不是不知道,不就是要挂了,抢救不了了么。

  听了护士长的话,我分明的感觉到老钱的身体抖了一下,想必也有点慌了。

  我没跟护士长提我们见到了少妇的事情,就是叫她继续讲。

  很快护士长说他们尝试着去抢救少妇的,不过很快医院来了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她说少妇是她妈妈,小姑娘挺坚强的,忍住了没哭。

  然后就是开始抢救了,少妇腰上是大出血,抢救了好几个小时,没救醒了,但是人也没完全挂了,应该算是植物人状态,这也许是最好的打算了。

  护士长还说当时她特意安慰了小姑娘呢,大半夜的,忙活了一晚上,然后本来就这样了,听天由命了,但是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第二天,医生护士们才发现少妇和小姑娘都不见了。

  最终吊了医院门口的监控录像,才发现是那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把少妇背走的。

  奇怪的是,除了监控录像,当时居然没啥人有印象,甚至开门的门卫都说没看见,也不知道是不是逃避责任的。

  听护士长说少妇被一小女孩背走了,而且还没人看到,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我权当是故事来听的,不过老钱就不一样了,别看他年长,现在的他身体都有点抖。

  又问了会儿,没问出来什么,毕竟少妇在医院就呆了一夜,甚至连她名字是啥都不知道。

  然后我和老钱就走了,路上我安慰老钱,不要多想,那少妇不是活的好好的,不要有心理压力。

  老钱毕竟有阅历了,他很快稳住了自己情绪,他说要重新登门拜访一下少妇,自己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现在必须去面对,不能再当缩头乌龟了。

  我觉得老钱说的不错,这才是个爷们,不过如果换做我,我可能不会那样做,这他妈不是找死吗?更何况少妇对屎貌似很有研究!

  但是我还是决定和老钱一起去,因为相比于我,少妇应该更恨老钱,老钱才是炮灰,有老钱垫底,我有机会再好好研究研究少妇。

  然后我们就打车一起回了小区,当时没立刻去,我让老钱等等,我说晚上再去,名义上我是让老钱去买个礼物、鲜花什么的,实际上我是觉得晚上更容易发生怪事,我也更好去观察。

  不得不说,我发现我进步挺大,胆子有长进了。

  然后老钱就真的去买礼物了,我没陪他去,我自己去附近的商店买了把刀子别在了腰上,以防万一。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我和老钱才再次去了少妇家,老钱也挺二的,我说买玫瑰花啥的他还真的买了一大捧玫瑰花,还有很多营养品、化妆品,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这老不死的是泡妞呢。

  到了少妇家,敲了会儿门,还是少妇开的门,她一个人在家。

  我第一时间留意了下餐桌,两碗大米饭不见了,换做了两碗稀饭,但是还是满满的两碗,放在那也没见人吃。

  早就知道少妇脑子有问题,是个怪胎的我也没觉得多奇怪。

  而老钱则挤出一个很陈恳的笑容,跟少妇说中午冒犯了,说自己不该跑的,现在就是来道歉的。

  可是少妇并没有理会老钱,她就是看着我,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当时就慌了,这少妇咋就盯上我了呢。

  我知道我当时很龌龊,但是我还是脱口说了句:美女大姐,我这朋友是来给你道歉的,你不认识他了,他就是十年前撞你那司机啊!

  呵呵,我也当了一回猪队友!

  老钱倒没有生我气,他点了点头,承认了,是个汉子!

  然后老钱去把玫瑰花、化妆品什么的都放到了桌子上。

  放完,老钱就继续道歉,他说自己十年前错大发了,现在来还债,叫少妇开价,他一定满足。

  少妇这才看向了老钱,她那大眼睛转了转,似乎记不得老钱是谁了。

  老钱也挺傻的,人都记不得他的错了,他还一个劲在那说,我十年前撞你,现在来还债,现在来还债。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发现桌子上的玫瑰花枯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