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7 她闺女

07 她闺女

  刚开始我以为是错觉,很快我发现确实是不对劲,那花儿真的枯了。

  这下子我真怕了,这少妇他妈的有两下子,不是个普通人啊。

  我赶忙喊了声老钱,然后转身就走,老钱还不算傻,他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

  然后我们就往门口走,这次少妇一句话没说,倒没说不让我们走。

  然而我们刚走了两步,扑通一声,大门关上了。

  关门声很响,可是房间里没别人,这下子确实诡异了,我和老钱对视了一眼,一时间都有点懵,如果不是少妇有超能力,那就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挺可怕的。而我宁愿是前者,因为看不见的东西最吓人。

  然而,直觉告诉我,是后者!

  我倒吸了口冷气,大声说着,美女姐姐,咱有话好好说。

  我刚喊完,这才发现从门缝那爬出来几条手指头大的黑虫子,貌似是这虫子关的门。

  很快,那虫子就朝我们爬了过来。

  这虫子手指头大小粗细,爬起来身体一弓一弓的,说实话我最怕这种软体动物了,不过他们虽然是软体虫,但是力道可不小,要不然刚才关门声就没这么响。

  眼瞅着黑虫子爬过来了,我知道肯定是少妇养的,这娘们又养大王八,还养虫子,到底是弄啥的啊。

  当黑虫子来到我们脚底下,老钱卷起一脚就踩了下去,好家伙,没想到虫子没踩死,老钱一个踉跄差点倒了。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这才发现桌子上也有条黑虫子,刚才玫瑰花枯萎很有可能是这虫子干的。

  眼瞅着前后几条虫子爬过来了,好在它们身体没多大,没有太强震撼力。

  我和老钱两个大男人总不至于真怕这虫子,我怕的是少妇,谁知道她还有没有什么手段。

  我正寻思着是报警呢,还是跟她求饶呢,突然一虫子来到了我脚底下。

  它爬上了我小腿上,我正要拍死丫的,它突然在我腿上打了个滚儿,然后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我看向它,然后我就懵了,因为那虫子很快就干瘪了,像个壳子…

  这个时候少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恶魔,可怕的恶魔…

  老娘们又说我是恶魔了,而我也很奇怪,这黑虫子咋就死了呢。

  联想到之前那大王八也莫名其妙的挂了,我这才意识到少妇养的这些玩意,对我并不是很管用啊!

  难怪丫说我是恶魔呢,想到这,为了验证我的猜测,我立刻跳到了另一只黑虫子旁,我壮着胆子把它捏起来,它在我手上蹦来蹦去,很恶心人,可是它没死,不过它很快就咬了我一口,然后就瘪了。

  见到这一幕,我心中一阵窃喜,卧槽,吊丝也是有屌的,是可以屌的啊!

  少妇在那说着恶魔,我心里想着自己可以屌,但是我知道屌只能硬一会儿,不可能一直硬着,更多的时候它是软的,所以我得服软。

  这里是少妇地盘,她是个不讲理的人,我不能跟她硬碰硬,不能总盼望着我莫名其妙弄死这些虫子吧。

  然后我拉着老钱就跑,这是我第好几次跑离少妇家了,这一次我发誓我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

  这一次少妇依然没有追上来,在那么某个瞬间,我突然觉得,奶奶的,这少妇会不会没多牛,其实就是个水逼,要是没那些虫子和王八,我分分钟弄死丫啊。

  我觉得很有可能,但是我不敢去实践,因为如果我错了,那我可能就挂了。

  一口气和老钱跑离了少妇家,老钱问我这到底咋回事,他问我那花枯了是虫子还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

  看来老钱此时心态也变了,有点不稳重了。

  我说我不知道,我还说我们应该报警了,但是报警很有可能意味着老钱十年前的案子揪出来,他也要坐牢。

  沉默了一会,我们到了值班室,当时快十一点了,该换班了,又是我值夜班,奶奶的,说实话,我想辞职了,这小区古怪!

  不过就算想辞职,今晚还得扛下来。

  好在老钱还算有情义,他说今晚跟我一起值班,他也要再观察观察。

  然后我们就一起在值班室,一起抽烟,一起聊起了今天的古怪事。我们甚至还谈到了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我俩都说没有,但是却都没有底气。

  当我们聊到快十二点的时候,老钱说他决定了,熬过今晚,明天直接去自首,不然心里始终过不去。

  就在这个时候,老钱突然指了指门外面,跟我说那有个女人在裸奔呢。

  我顺着老钱的手势看了过去,你还别说,貌似真有个娘们在外面跑,身上光溜溜的没穿衣服。

  这女人身材很好,前凸后翘的,更重要的是一头长发飘飘,看着就是女神,不知道咋没穿衣服。

  我和老钱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要不要过去,毕竟此时差不多刚好是十二点,我们刚才还谈到了不干净的话题。

  不过那裸奔女很快就来到了小区里的喷泉那,看她架势似乎是想跳进去,那水虽然不多,但真想死也是能害死人的,毕竟早上马桶还闷死了一个人!

  眼看着这女人古古怪怪,但是毕竟是条人命,而且她没穿衣服,很有可能是脑子不好,或者刚被老公扒光了衣服打,现在想不开要自杀。

  要是真在那出事了,我们也是有责任的。

  然后我就和老钱一起去看了,很快我们就到了那女人身后,她背对着我们,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那挺翘的臀部,真翘,让人有拍的欲望。

  老钱也不知道是害臊了还是咋的,跑一旁去蹲着抽烟了。

  而我则慢慢靠近了这女人,喊了声姑娘。

  我喊了声姑娘,可是她没理我,但是她屁股扭了下,弄得我忍不住噎了口口水。

  很快我来到了她身后,又喊了声美女。

  过了数秒,她理我了,她对我来了句,是喊她吗。

  我说是,她又问我喊她干嘛,干什么来到她身旁。

  诶,这逗比女人声音很好听,可惜脑子坏了,估计刚被家暴,也可能是个被包养的小三,憋得慌,故意出来找乐子呢。

  我正这样龌蹉的想着呢,她突然问我:”你来我身旁,是因为我没穿衣服吗?“

  草,这女人突然这样问,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她说的确实不错,如果她穿着衣服,我们肯定不会觉得她奇怪,也不会来找她。

  很快,她又跟我说不用解释了,还说我是个呆瓜。

  我就纳闷了,我好心来看你,你骂我干嘛。

  正纳闷呢,这女人突然转身了,非礼勿视,但我还是没忍住看了。

  她的胸也很大,不过我没多看,因为我脸都红了。

  而她很快对我道:”你再看看,好好看看我的身体。“

  我全身发烫,但我却后背发凉,因为我觉得这娘们话中有话,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虽然觉得奇怪,但我还是看了,为啥不看,我看死你,有本事你变成鬼吓我啊!

  然后我就抬头看了,我看到她胸前鼓鼓的,但是她的肋间有很长一道黑线,从大腿一直到脖子上。

  看到这,我又睁大了眼看,这才发现,卧槽,看走眼了,这娘们好像不是裸奔,身上好像有衣服啊,肉色的,跟丝袜差不多颜色,大晚上的光线不好,看着跟没穿衣服似得。

  这下子我尴尬了,人家穿衣服了,我看起来像个小丑。

  我厚着脸皮问她穿什么鸟衣服,影响区容。

  而她的一句话让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她说:是我妈让我来找你的。

  草,她说是她妈妈让她来找我的,我立刻反应了过来,是少妇的闺女啊,少妇是真有闺女的。

  少妇之前说让她闺女来报仇,我又从护士长那听说这娘们十岁时候就把一个成年人背出了医院,还没让别人发现,她显然是个牛逼的女人。

  我下意识的就摸到了我买的那刀子,不过我看到她的脸时,我真心很难联想到坏人,因为她的脸蛋太精致了,看着也很人畜无害。

  我正要给她解释,因为我看她像正常人,而她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粉子,扔向了我。

  这粉子味道怪怪的,闻起来很清凉,我暗道完了,被算计了。

  我向一旁退了一步,同时喊老钱来帮忙,可是老钱不在了,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其实也不孬,打架是家常便饭,只要不是不干净的东西,我还没怕过谁。

  所以我就朝这美女扑了过去,她居然没有躲,我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奶奶的,身上的衣服还真是丝袜的手感,嫩滑嫩滑的。

  而她却突然对我吐了口气,问我香不香。

  我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下意识的说了个香字。

  而她则笑着对我说:“我很香,但是你很臭!因为你要死了,你的尸体会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