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8 灵探

08 灵探

  我日,这美女居然口气这么大,说我要死臭了。

  没实力装逼那是傻逼,可是有实力装逼那就是牛逼啊!

  这少妇闺女显然是有能力的,此时的她就是头大母牛啊!

  我慌了,也怂了,赶忙叫她冷静,我们有话好好说,我说我没得罪她妈。

  而她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她没跟我动手,她说逗我玩呢,其实洒的粉子也是没伤害的。

  我有点不相信,不知道她玩啥阴谋诡计,而她又跟我说她们母女都是正常人,只是她妈妈脑子不太好,喜欢养点小宠物,叫我别想多了。

  然后她就走了,我看了眼她销魂的背影,还是有点缓不过神来,直觉告诉我没那么简单。

  等这美女走了,我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我感觉这美女很有灵性,不像是一般人,可是她为啥又说她们母女是普通人,是为了麻痹我,还是不想我害怕,原谅我了,不替她妈妈报仇了?

  不管了,至少她没为难我,还跟我开玩笑闹着玩,又是美女,先这样吧。

  然后我就回头去找老钱,可是没找到,我就自己回了值班室。

  正准备给老钱打电话,老钱回来了。

  我看到老钱走路轻飘飘的,跟喝多了似得,脸色也很难看,一点光泽都没了。

  我问他咋了,老钱摸了摸脑袋,看起来傻乎乎的,然后他又捂住了腰,说腰疼。

  我寻思着老钱刚刚还好好的,咋就突然腰疼了呢。

  我问他刚才去哪了,我还说我差点被那裸奔女给搞了。

  老钱也没回答我,就是在那捂着脑袋,看起来挺难受的。

  换了好一会儿,老钱才缓过劲来,但是我给他发烟,他又不接,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小区外面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救护车的声音。

  在城市里听到救护车是家常便饭,但是这声音就在小区门口不远处停下来了,我朝外面看了一眼,貌似不少人在围观,我一好奇也和老钱一起过去了。

  当我来到车祸现场时我懵了,躺在地上的居然是老钱,他的腰被撞断了,鲜血一个劲的往外流,很快被医护人员抬上了车…

  看着被抬上救护车的老钱,我整个人都懵了,我的腿一个劲的打哆嗦,最终我还是壮着胆子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老钱。

  而我这才发现之前和我一起来看车祸的老钱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反正我没听到脚步声。

  而我这才反应过来,妈的,刚才那老钱可能不是人,是灵魂啊。

  以前的我是个无神论者,但这一刻我有点相信人在临死前会有灵魂的,他们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死了,还会凭着自己的意识去重复生前的事情,就像刚才的老钱。

  也许,当他们意识到自己死亡后,才会离开吧。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目送着腰部几乎被撞断的老钱被抬上了救护车。

  因果轮回,这也许就是老钱的报应吧,他真的还了十年前的债。

  就是不知道这一切是天命,还是人为的。

  我正纳闷呢,刚要跟着去医院,猛然发现少妇就站在人群里,在看着老钱的身体,傻傻的发笑着,看的我毛骨悚然的。

  我当即在心里做了个决定,不行,即使老钱有错,但少妇更狠,这娘们不像她闺女说的那样,只是脑子坏了,她是邪恶的,我要报警。

  然后我想也没想,就直接去了就近的pai出所,我甚至没去看老钱,一来是因为我去了也没啥用,我又不会看病生,再者我心里怕了,老钱死了,我怕下一个就是我了。

  很快我就到了附近的派chu所,虽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但是派chu所还有人值班。

  值班的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他问我什么事,我刚要说bao警,我看到命案了,这个时候我电话突然响了。

  我下意识的就拿起了电话,当我看到来电提示时,我愣住了。

  卧槽啊,显示是老钱打来的,老钱已经出车祸了,不可能是老钱啊。

  我颤抖的拿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接,而那条子则问我到底要不要报警。

  最终我当着这条子面接了电话,有他在,我心里有点底。

  我接通了电话,可是那头没人说话,我就听到呼呼、呼呼的风声。

  我壮着胆子叫对方快说话,可是那边没说话,我除了听到呼呼的风声,还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磨牙的声音,听得我心里怕怕的。

  然后我就把电话挂了,刚挂了,一条短信就发过来了。

  还是老钱的手机发过来的电话,对方也没说自己是谁,就是给了我一个地址,叫我去找他,还说我不去的话,会后悔死。

  我看了下,给我的这地址是附近一山头,大半夜的我不怎么敢去。

  但是既然对方用老钱手机打的,还主动找我,肯定是认识我的,我寻思着不去,可能真会后悔。

  想了下,我就有了点子,我跟这条子说看到车祸撞死人,我还说我知道那司机躲哪儿了,叫条子跟我一起去,只要他和我一起去山头,我还怕个屁啊。

  可是那条子却不信我,最终我是一个人去的,因为我觉得我不去的话,对方肯定得缠死我。

  那山头离这没多远,我先去附近一二十小时便利店买了好些打火机装在口袋里,因为我听说火能壮胆子,然后我还买了个红裤衩套在了裤子外面,大晚上的反正没人关注我,还能辟邪。

  很快到了那山头,这山不是很大,对方说在半山腰的一山洞里,我就壮着胆子爬上去了。

  没一会儿功夫就见到了那山洞,我看到山洞里有两个红通通的眼睛,看着怪吓人的,像是什么动物。

  我捏着嗓子问对方是谁,可是没人应我,我只能听到山洞里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声音听得我头皮发麻,我有点想跑了,但是我寻思着来都来了,对方又没害我,我还是得见见他,管它是人是鬼,还是畜生。

  于是我又壮着胆子问他是谁,叫他出来。

  很快,山洞里又传出来一个嘿嘿嘿的女人的笑声,很吓人。

  我的腿有点打哆嗦了,突然,一个半人高的黄纸人飘了出来,一下子贴到了我的脸上。

  这下子我吓尿了,我转身就跑。

  刚要跑,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紧接着一道声音响起:这么挫一胆小的吊丝,怎么会被选中了呢。

  我一听有人说话,心里好受了一点。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我扭头看了过去,一米七多的个头,戴着一顶鸭舌帽,大晚上的,看的不是很清他的脸。

  我问他是谁,是不是他喊我来的,还有刚才那咯吱咯吱的声音是什么,女人的笑声又是什么。

  他轻轻的哼了一声,就问我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废话,我肯定信啊,之前刚看到老钱的灵魂。

  我点了点头,而他则很冷的跟我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有鬼,那就在人的心里。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有鬼,那就在人心里。

  擦,这句话我咋觉得这么耳熟呢,像是哪个电视里的,对了,好像是陈冠希拍的什么鬼电影。

  我借着月光又看了眼这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你还别说,丫长得也有点像陈老师,酷酷的。

  长得帅是有好处的,至少我不那么怕他了。

  我就问他是谁,是不是道士,还是和尚,喊我来干嘛。

  他用很装逼的口气跟我说,请喊他灵探,他说他在办个案子,需要我的帮忙。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他很帅,但是我也不能轻易相信他,还查案子,查案子是条子干的,关你屁事。

  我叫他把证件拿我瞧瞧,还问他什么叫我被选中了。

  他没给我证件,只是说我可以不信他,那样我就可以等死了,没人能帮到我了。

  我想反驳的,但是忍了。

  然后他说选中我的不是他,是他在追查的一个嫌疑犯,也就是刚刚和我见过面的那个穿衣风格很前卫的美女,那个裸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