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09 陈冠东爱摄像

09 陈冠东爱摄像

  一听这装酷的所谓灵探说要选我的人是那个裸奔女,我就不解了,我和那丫头以前从没见过,要不是她妈妈莫名其妙发骚了,我都没机会接触这么一对古怪的母女花,我怎么就被选中了。

  我问他啥意思,别在这忽悠我。

  他说是他通过今天的观察得出的结论,他说以他对那美女的了解,今晚没有对付我,还跟我聊的蛮欢快,就说明她对我有所图谋。

  这伙计说他对美女的了解,我忍不住问他多了解。

  他就跟我说,他盯这美女差不多半个月了,是从云南一直追过来的。

  他还说一路上见识过这娘们的凶狠,害人的手段层出不穷,根本不是人能做得出来的,让他都大开了眼界。

  听到这,我忍不住反驳了他一句,我问他不是说没鬼么,怎么又不是人干的了。

  他很无奈的朝我翻了个白眼,问我懂不懂什么叫形容、夸张的说法。

  我也很无奈,就叫他继续讲,不管真假,权当是听故事吧,反正我又不是小孩子,有自己的分辨能力。

  然后他就先简短的自我介绍了下,听了他名字,我心里更没谱了,我很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是个意淫很厉害的追星狂,因为他说他叫陈冠东,打扮的还很像陈教授,让我很难不去这么认为。

  陈冠东说他在圈子里是个很有名气的侦探,半个月前接到个来自云南的案子。

  这案子是这样的,当地一土财主生了个胖小子,家里人自然很开心了,大摆宴席。

  然而就在大摆宴席的当晚,小孩子不见了。

  婴儿不见了,肯定是被人偷走了。

  那土财主家有钱,家里安装了摄像头,当时那土财主就调了婴儿房间门口的摄像头,然后就傻眼了。

  监控录像显示,那婴儿是自己走出去的…

  听到这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怎么可能自己走出去,那脚都说软的,而且肯定会哭啊!

  如果陈冠东讲的是真的话,那么据我猜测,肯定就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控制了那婴儿。

  可是陈冠东又说这世上没有鬼,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很快,他冲我很神秘的笑了笑,然后自己点了根烟,也没给我发。

  他很自负的跟我说,控制那婴儿自己走出的,不是鬼,而是另外一样东西。

  我问他什么东西,他没直接告诉我,而是从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一根ipad差不多的玩意,然后给我放了段录像。

  那录像就是他口中的那婴儿自己走出的画面,看的蛮渗人的。

  画面中几十厘米厘米高的崽子垫着个脚尖,像个小僵尸似得慢慢的挪出了门口,而且还能避开别来的视线,很快消失在了画面里。

  更让我胆寒的是,那婴儿脸色看起来很苍白,身上的皮肤发青,眼睛也是闭着的,看起来像个死婴。

  看完录像,我心里慌慌,这要不是婴儿暴走了,那肯定就是有鬼上身,把它弄走了啊!

  可是陈冠东却让我仔细看婴儿的脚,看地上的影子,我只得壮着胆子又看了遍定格的画面。

  很快我还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发现婴儿垫着的脚尖影子底下有两个黑色的圆圈子,就像是脚底被人用什么东西钻了两个洞儿似得。

  陈冠东很自信的跟我说秘密就在那里,他说这婴儿的身体里被人下了蛊,是蛊把它控制走的,而且当时这个婴儿已经被害死了,所以没有哭。

  我以前听过一句话,天下诅咒人,最狠莫过蛊,虽然我没接触过蛊,但我知道这玩意的存在,尤其是苗疆一带,更是盛行,常用来害人,用着玩意偷婴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感觉陈冠东说的蛮有道理,但我更多的感觉就是陈冠东他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要我看的话,也许确实是中蛊了,但是倘若没鬼的辅助,就这蛊能让人自己走出去?

  而更让我纳闷的是,这偷婴儿和富婆的闺女啥关系,给我看这个干嘛?

  很快我就有了答案,陈冠东又给我看了段录像,是土财主家宴席的录像。

  画面中富婆的闺女出现了…

  土财主摆的是大席,来者皆是客,这跟我们城市里不一样,人家那谁去都可以蹭饭。

  所以有好多桌酒席,估计那摄像的手都酸了,而富婆的美女闺女儿也在饭局上。

  卧槽,要知道她可是咱大西安的人,居然跑云南去蹭饭,我也觉得奇怪。

  不过陈冠东以前不认识这美女,他能一眼发现她的古怪,眼力真好,我开始有点佩服他了。

  陈冠东叫我仔细看美女的嘴,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我发现她并没有真的在蹭饭,她的嘴角一直在很古怪的蠕动着,像是在念咒似得。

  看到这,我相信陈冠东的话了,富婆她闺女真的不是好人啊,还会下蛊呢!

  可是她大老远的跑去那偷死婴干嘛?这让我很不解。

  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的腿突然有点抖,因为我慌了,她刚才对我抛了粉子,那是什么粉子啊!我等会儿会不会也挂了啊!

  想到这我赶忙给陈冠东发了跟大中华,我身上装了两包烟,一包十块的云烟自己抽,还有包大中华,只有客气的时候才给别人发。

  我叫陈冠东想想办法,问他能不能救我,看我有没有中蛊,中的话给我解了。

  陈冠东说他要是懂蛊,他早把那娘们抓了,根本一直跟踪到现在,也压根不会联系我这个臭屌丝。

  诶,看来陈冠东也就推理能力、洞察力牛逼,但是没有道行啊,他联系我,这名义上是找合作伙伴,其实就是让我当炮灰帮他。

  虽然有点佩服陈冠东,但我不太想和他一起,因为我觉得母女花都挺屌的,没必要得罪他们,我等会就辞职了不干了,换个工作或者回老家种地去。

  所以我跟陈冠东说我胆小,真的啥干不了,婉拒了他。

  陈冠东问我是不是个男人,怎么一点正义感没有,我也不想跟他兜圈子。

  我直接跟他说,他是很吊,但是他太自以为是了,事情肯定比他想象的复杂。

  真的只是蛊吗?谁说没有鬼,我刚才就看到了老钱的灵魂!

  我给陈冠东直接说了我见到鬼的事情,叫他别害我了。

  我刚说完,陈冠东却突然笑了,嘴角上扬,月光照过来,丫还蛮帅。

  我问他笑啥,心里却嘀咕着,难道因为我退出你高兴了,是因为见我这么屌丝,其实早就不想跟我一起共事了吗?

  正纳闷呢,他又将那类似ipad的玩意划了划,很快换了段录像给我看。

  卧槽,那录像居然拍的是我和美女,还有老钱…

  狗日的陈冠东,这点和陈教授倒是很像,也是个偷拍狂魔啊!

  不知道陈冠东拍这些干什么,不过据我估计他是一路跟踪美女,从云南拍到西安的,一路上没被发现,如此说来,他实力也没那么差,没被发现就是本事。

  然后我就看起了他偷拍的画面,画面中我和老钱走到了美女所在的喷泉旁。

  然后我开始偷看美女,我日啊,我当时那小眼神太猥琐了,跟周杰伦似得。

  而那个时候老钱突然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就慢慢的朝小区门口走了过去,直觉告诉我当时老钱可能已经中蛊了。

  诶,没想到老钱是中了蛊才出去的,刚才还以为是糟了报应呢,现在看来完全是人为的。

  肯定是这美女给她妈报仇来了!

  她妈也说我害死了她宝贝,要我报仇的,可是她没对我下蛊,倒是奇怪。

  我直接问陈冠东给我看这个干什么,陈冠东叫我继续看。

  很快我就看到我离开了,而美女则继续走到了小区里面,看来陈冠东是只偷拍这女人的。

  很快我就愣住了,我看到画面里出现了老钱,老钱和美女似乎在说些什么,交流了约莫一分钟,然后老钱才走向了值班室。

  看到这,我愣住了,老钱不是出了小区吗,啥时候进来的,怎么还和美女交流上了?

  老钱不是不认识这裸奔女么,他们怎么谈得蛮融洽的样子?

  而画面中的老钱此时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我正纳闷呢,陈冠东却叫我继续好好看,他叫我看老钱的下巴,还有颧骨。

  我就看了,老钱的颧骨貌似高了,下巴也尖了,看起来像是瘦了不少。

  难道人死了变成鬼了,就瘦了?

  可是陈冠东不是不信鬼吗,咋给我看鬼。

  而陈冠东却很快对我说,其实画面中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你那个朋友,而是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