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章 死亡警告

第3章 死亡警告

  再看向那只鬼爪子,它似乎已经急不可耐,越挖速度越快,我们四个人都端起枪齐齐对着魔鬼将要现身的出口,反正甭管有用没用,只要它敢招惹咱们,先打它一梭子再说。

  哗啦一声,一颗胖胖的脑袋从雪堆里钻了出来,互相对视片刻后可以确定这是个人。

  我们拎着的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他见到我们似乎也很高兴,从雪地里站起身后笑道:“你几位是来救命的解放军?真是感谢政府,我可算是得救了。”这位胖胖的中年人说这话时激动的满脸肉都在颤抖

  “先别激动,这四名军人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害死的?”雷震冷冷的道。

  “我滴个娘嘞,恁几位看俺这幅熊样能一下杀死四位拿枪的军人?俺就是琴科草原放羊的羊倌。”

  琴科草原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等于就是百合子的邻居,虽然冠以“草原”二字,其实也人迹罕至,但再往外围就居住着不少蒙古牧民,所以确实会有羊倌选择琴科草原作为放牧场。

  “你既然是个羊倌,为何会在这里?”我道。

  “唉!俺倒霉透顶,前些日子放羊时遇到一队军人,他们逼我带路来百合子,说如果不同意,就杀了我们全村的人,他们手里全拿老长的枪杆子,我怕他们真杀人没法子才把人带过来的”

  这话顿时引起了我们的警惕,苟长青道:“是啥样的军人?”

  “肯定不是解放军,解放军头发胡子必须整理干净,还有军服也都干净整齐,但那些人比俺个放羊的还脏,有的人头发很长,有的人满嘴大胡子,说话腔调啥的也不可能是解放军,说是土匪倒还真有点像。”我们立刻明白,他说的就是一群边区流寇,说白了就是一群非法武装分子,为一些毒品贩子提供“安保”,类似于雇佣军这样的人。

  “这四名军人是如何死亡的?”苟长青问道。

  “不知道嘞,来时就看到四人尸体,当时还有一个活着的,现在也不知道咋样,后来我们遭遇了狼群的袭击,稀里糊涂就被冲散了,我身上有厚皮袄子,就躲在雪层下面,否则早就被狼群吞的一点不剩了。”说到这儿他想了想又道:“对了,当时还有一名军人在场,被那帮人给抓了,听那些军人的意思像是准备用这名活着的军人胁迫谁。”

  “胁迫谁?”我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俺就不知道了,他们商量事也不当俺面来。”

  问清楚了状况,我们经过商议,相信他是个羊倌,因为这人眼神中自然流露着淳朴和憨直是无法假装的,于是拜托他回村找村民来运走军人的尸体,没想到他居然一口就回绝了道:“军人同志,不是俺没觉悟,百合子这个地方邪门的很,俺从小就听老人说过这里面不但有怪物,还有一对睡在血棺材里的男女凶神,谁碰到都是九死一生,一些家禽牲口如果走失,到了百合子入口那是饿死都不会往里走一步,您几位再看看这四位牺牲的解放军,就知道可不是瞎说,您四位还是不要进去,黑松林里面太凶险了。”

  羊倌这番话证实了朱漆棺材的存在,而且他进一步说清楚了棺材里有一对凶神,这话虽然不能全信,但我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发毛。

  可无论百合子有多怕,我们不可能像他一样掉头就离开,我们必须救出被雇佣军绑走的军人,就算他死了,也得带回尸体,顺便搞清楚那些非法武装人员进入黑松林区的目的。

  百合子地貌除了部分雪原区域,绝大部分区域长满了野生黑松林,所以当我们进入林区,光线立刻暗了下来,这里每一株黑松树都生长巨大,巨大的树杆树枝全是墨一般的黑色,犹如枯死一般,以至于庞大的林区给人整体感觉就是死气沉沉,恍若地狱。

  虽然是白天,但林区内却始终弥漫着一股白色的薄雾,所以目力无法极远,我们走的小心翼翼,总觉得心头上被压着一块石头,整个人感觉非常压抑。

  走了不多会儿雷震道:“老三,都说盗墓贼能从地貌环境上判断一个区域有没有鬼怪出没,这是真的还是封建迷信?”

  “风水玄说可不是封建迷信,这其中有一个概念其实很容易被理解,就是大凡穷山恶水必有精怪的原因在于这种地方人迹罕至,没人的地方植物生长的必然茂盛,有植物自然就会繁衍出大量的食草动物,相对应的也就给食肉动物增加了实物量,所以一些长寿命的冷血动物就会活很久,体型自然也就越大了,我听爹妈说过,他们有一同行曾经在一座荒山深处发现一口古墓,打算开挖时有懂风水的同行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人以为是同行间使诈执意要动土,同行见劝不了他就给了一件气味难闻的衣服,让他下去时一定穿在身上,万幸这人还不是太糊涂,穿着这件衣服下的墓,结果在古墓里他发现了五条巨大的山壁虎,那些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山精把古墓做成了窝,有些盗墓贼进去一口就被潜伏其中的山壁虎用粘舌头粘住活吞下肚子。”

  “我操,想想我后背都发麻,那件衣服是啥东西做的,这么顶用?”卢宇凡皱眉道。

  “这是盗墓贼专用服装,我们叫隐身衣,原理就是抹点洞里生物的尿液,掩盖身上的人味,这样就不会成为怪物的盘中餐了。”

  “听起来你们这行也挺精彩的,不是常人理解的那种满头黄泥刨土的泥腿子。”雷震笑道。

  “盗墓是个非常具有技术含量的工种,且不说如何仅凭一双肉眼发现深埋于土层下的古墓,如何打盗洞,如何防机关这都是有讲究的,一般人可做不了盗墓贼。”

  我正说得得意,空旷黑暗的林区内忽然传来一阵古怪的铃铛响声,所有人面色立刻就变了,各自寻找隐蔽点,以防遭遇突发变故。

  铃声断断续续并不急促,似乎和山风同步。

  这种地方突然出现铃铛响声肯定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分辨出声音传来的方位,我们分两组悄悄靠了过去,在林地中央一颗巨大的黑松林前随着苟长青一声令下,四人分别从两边包抄至树后,还没等“不许动”三字说出口就看到树后倒挂着一具无头的军人尸体。

  无头尸体倒垂的左手上挂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铃铛,在微风吹动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而周围数十棵粗大的黑松树表皮都被削掉,原木色的树身上有人用鲜红的颜色写着“入内者死”四个血淋淋的大字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