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7章 复仇之人

第7章 复仇之人

  刀疤脸也是见惯大场面的,虽然遭遇突然袭击,但没有丝毫慌乱,一把掐住野狼的脖子让它无法直接啃咬脖子,接着稳稳掏出手枪对准狼的下巴颏就是一枪,血光四射,那头狼顿时毙命。

  我身边坐着的雷震忽然起身朝刀疤脸冲去,看来这是准备乘乱擒拿敌首了,只见他冲到刀疤脸切近纵身跃起左手一翻便多了把银光闪闪的匕首,之前搜身时也不知他藏在哪儿,刀疤脸一直很稳定的表情终于显得慌乱,他抬手就要对雷震射击,不过终究还是迟了片刻,那柄银光闪闪匕首已从雷震手中****而出。

  只听“啊呜”一声悲鸣,雷震稳稳站在地下,刀疤脸身后第二头企图偷袭他的野狼被雷震手上的匕首穿透脖颈,牢牢钉在土地上。

  刀疤脸回头看了一眼,再转回来脸色惨白,他冲雷震点点头以示感谢,那个老巫师忽然又爆发出一阵愤怒的尖叫,正在围攻人的狼群似乎被他一嗓子吓住,齐齐停止了攻击。

  只见一只背上长着灰毛,肚皮毛色雪白的大狼看了同伴尸体,虽然龇牙咧嘴露出一脸凶相,但旋即转身隐没入黑暗的区域,眼见“首领离开”所有野狼也跟着离开,林子中一场激烈的人狼搏杀眨眼就结束了。

  老巫师愤怒的对我们吼道:“嗜杀神的子民,你们这群魔鬼会遭到最痛苦的报应。”

  一名满嘴大胡子的军人冲他啐了一口吐沫道:“去你个卵子的。”说罢抽出匕首将刀疤脸打死的那头狼开膛破肚剥了皮毛接着生火开始烧烤,老巫师痛心疾首的跪在地下连连磕头道:“雪原神啊,原谅我的无能吧,我无法阻止这群残忍凶手的屠杀。”

  大胡子为了刺激他,特意从狼腿上割下一块生肉,血呼啦的塞入嘴里嚼了几口咽下肚子道:“你的雪原神呢?怎么不出来惩罚我?”

  刀疤脸拔出野狼身上的匕首擦干净递给雷震道:“我是否可以理解这柄匕首是你为我专门留下的礼物?”

  “我还不至于蠢到发动自杀式袭击,但如果你把我们逼到绝境那就能换一个算一个了。”

  “好,是个痛快人。”说罢他缓缓起身道:“洛奇、白马,你两过来。”两人满嘴赛的都是熊肉,口齿不清的道:“老大啥事?”

  “看你们这幅模样,先把东西咽下去再说。”他笑道。

  等两人咽下满嘴食物,他举起枪对两人脑袋毫不犹豫扣动扳机,瞬间死尸倒地。

  刚才还笑眯眯的和这二人说话,突然就开枪杀人,行为上的巨大反差刺激的我怒吼道:“你他妈的这是疯了吗?”

  他冷冷对自己手下道:“如果以后再有人搜身像他们这样迷迷糊糊的,全都是这个结果,记住了吗?”

  这个混蛋只是为了树立尊严,毫不犹豫杀死自己两名手下,心肠之歹毒是我想都无法想象的,血淋淋的刺激下顿时没了胃口,刀疤脸却像啥事都没发生,坐下来继续吃肉喝酒。

  “兄弟,你叫啥名字?”

  “雷震。”

  “好名字,有气魄,我叫岳金刚,今天就交你这个朋友了。”他粗鄙的笑着,伸过自己的右手。

  雷震不动声色的和他握了手道:“现在能告诉我你们来这儿的目的了?”

  “你救了我的命,咱们就是生死弟兄,这个秘密当然能与你一起分享,其实我进这片林子也是为找人。”

  “在这里失踪的手下?”

  “准确的说是曾经的手下,他是一个叛徒,出卖了这个组织所有人员的信息,将我手下的兄弟置于危险中,所以必须得死,我派了三名最得力的手下暗杀此人,没想到被他发觉,于是两拨人前后就追到了百合子,可是这三人遇到了伏击,两人死亡一人重伤,受伤的那人硬撑着给我通报了讯息,叛徒买通了一个在百合子开辟通秘密通道的贩毒集团,他现在受到这个集团的保护,我们这种人甭说区区一个贩毒集团,就是天王老子也没怕过,所以就来这儿找他们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绑架一名军人?”苟长青问道。

  “绑架他?我觉得你用词不当,营救二字似乎更契合实际,不信你问他。”

  没想到那名军人真的点点头道:“确实是他救了我,否则我早和那四位哥哥一样被活活冻死了。”说到这儿他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这就是个娃娃兵,根本不具备成为一名军人的素质。

  “为什么你的四位战友死亡,只有你活了下来?”苟长青沉声问道,他最痛恨的就是抛弃兄弟独自求活的人。

  “那是因为……因为班长说我年纪最小,事发时打晕我将我藏到雪堆下面,他们把身上御寒的大衣都盖在我身上,否则也不至于冻死。”说到这儿他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愧疚,大滴眼泪落下。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班长四人宁可冻死在原地也不愿撤退。”雷震道。

  “在事发之前我们追踪一队毒贩子进了百合子,可没多久就遇到了一队扛着血红色棺材的人,班长说这是山精冲撞不得,可班副说不能让这帮毒贩子就这样逃走,于是我们决定继续追踪,可不知道为啥进了林区后我们看到一溜排的血脚印,还有树杆上溅满了鲜血,可把我们吓的够呛,本来想把消息传回去,可电台没一点信号,我们五人吓得够呛就打算撤离,可到了晚上刮起白毛风,无法赶路,我们就造了雪包住在里面寻思等天亮了再走,结果睡到半夜一头狼钻了进来,那脸就像被人用锤子夯了,大长鼻子挂在胸口上,满头都是血,我们也不知道遇到啥情况,就听外面一阵阵狗熊咆哮,后来我就被班长打晕了,再醒来发现躺在雪层下面,身上盖着五件军大衣,刨出去就看到四名战友冻僵的尸体,我都吓傻了,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跪在那儿不动,后来遇到这帮人把我带进林子。”

  “你没告诉他们这里面的怪事?”雷震道。

  “说了,可这些人不信,说手上有枪,啥都不怕。”

  老巫师又阴测测的笑道:“你们以为自己厉害,在雪原神眼里你们不过只是个蝼蚁。”

  “我们如果是蝼蚁,那么架子上烤的是啥玩意?”大胡子故意将烤成金黄色的野狼肉对准老巫师的方向。

  “你会受到最严厉的报应,你会死无全尸。”老巫师一张脸几乎都扭曲了,那双没有瞳仁的双眼蓦然对着前方怒吼道,与此同时树林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狼啸声,我们似乎已经处在了群狼的包围中。

  刀疤脸冷笑道:“你太高看这些畜牲了。”

  雷震却暗中对我们道:“得想法子弄几把枪,岳金刚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的。”

  正在这时黑暗的树林间连续不断传来狼群捕食时联络彼此的吠叫声,其音和狗叫差不多,期间还夹裹着一个女孩惊呼惨叫声,我们顿时紧张起来,雷震毫不犹豫对刀疤脸道:“给我们几条枪去救人。”

  “这林子里怪事太多,你敢确定不是对方布置的陷阱?”

  “可万一真要是条人命呢?不能如此草率。”

  “黑夜之中的无人区即便是我们这样训练有素的军人都不敢独身一人进入,一个女孩子为啥会在这里面出现?最基本的判断力你们作为训练有素的军人都不具备?”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清晰无比的女子尖叫声传来,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就在此时老巫师忽然又像被注射了鸡血,激动的哈哈大笑道:“有了、有了,这下一切全都有了。”

  雷震忽的站起身子道:“不能见死不救。”

  “好吧,别说我不帮你。”说罢刀疤脸取来四把匕首丢在我们脚下道:“你飞刀功力如此深厚,这些匕首应该足够使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