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8章 斗兽场

第8章 斗兽场

  “岳先生,不得不说你就是个混蛋。”

  听了雷震的话刀疤脸哈哈大笑道:“谢谢你对我的夸奖。”

  其实雷震的心思我明白,救人不过是个借口,主要是借机离开这群毫无人性的雇佣兵,因为他们杀人只凭兴趣,而且他们绝不希望信息被我们透露,所以最终我们还是难逃一死。

  虽然一把枪都没有,但我们还是捡起匕首离开了他们,因为这群人绝不是我们的保护神,走出林口有野外生存经验的卢宇凡道:“弄几根粗树杆把头削尖,那玩意比匕首管用。”然而不等我们动手制作“红缨枪”,女人的尖叫声和狼吠声连绵不断的传来,听声音实在不像是“造假”。

  “咱们时间不多了,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然后一起退出林子,咱们也找到陆续生,任务已经完成。”苟长青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我们五人小心加小心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这帮混蛋甚至没有给我们一根手电,一边要提防可能存在的陷阱,一边又要小心不被隐藏在暗处的狼群突袭,我们心里紧张程度可想而知。

  就在我们两眼摸黑的行动时,不远处忽然亮起了几根火把,而且正是呼救女人所在的位置。

  火光指明了方向,我们五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赶到现场后我们赫然看到十分惊人的一幕。

  躲在一株黑松林之后,我们看见林间的大树上插着两根火把,火把下方站着那头背生灰毛的狼王,而树林空地间数十头高大雄壮的雪原狼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和一头体型巨大的棕熊围在中间,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皮毛制成的皮衣皮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皮靴,当然也是用兽皮简单缝制的。

  女孩紧紧贴着棕熊紧张的浑身发抖,而棕熊背上的毛根根竖立,身体犹如一张拉满的弓,提防着狼群的攻击。

  看状况似乎不是陷阱,但同样也让人无法理解,因为这女孩显然不会是雇佣军,更不像是贩毒集团的人,所以她为何会在深更半夜时出现在这片危机四伏的树林中?

  女孩长的很漂亮,细眉大眼、身材修长,皮肤白皙,满头曲卷的长发油光泽亮一直垂到腰间,长相非常洋气,只要换一件时髦点的衣服,上台走秀丝毫不比模特逊色。

  最紧张的关头我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足见心理素质有质的飞跃。

  盗墓贼是一项男人的“事业”,因为像我养母这样敢于挖坟掘墓的女性少之又少,更甭提年轻靓丽的小美妞了,所以我在有生之年除了问路,买东西,就从没有正儿八经的和年轻女孩说过话,如今一个怯生生陷入巨大危机的美女就在我正前方不远处,我顿时起了“屌丝救美”之心,甚至看着这些满嘴利牙的野狼,畏惧之情都大大减弱。

  我的小宇宙处在爆发的边缘,雅典娜啊,赐予我力量吧。

  然而狼群并不知道它们身边潜伏着一位即将变成圣斗士的盗墓贼,狼群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孩和棕熊身上,僵持片刻一头体型较小的白狼嗖呼上前一口咬在棕熊的屁股上,它一声怒吼转身就要施展“熊爪功”,但野狼速度极快,蜻蜓点水的一次攻击,立刻扭头撤下,而另一头在棕熊身后的野狼立刻便发动攻击,这一口咬上它就没松开,棕熊痛的一声怒吼,转身想对付那头咬着屁股的野狼,然而每当它转身,都会有狼攻击背后的空档,这群狼就像训练有素的战士,专门找狗熊毫无防护的空门下手。

  其实以棕熊的力量,如果它只为冲出群狼的包围,肯定没有问题,但棕熊似乎是为了守护身边的女孩,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虽然一时半会野狼奈何它不得,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棕熊迟早会在车轮战中耗尽体能的。

  群狼深谙“战术兵法”,并没有贸然攻击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而是将所有进攻力量都放在棕熊身上,因为它一旦倒下女孩就是盘中餐,引颈就戮而已。

  片刻间棕熊被咬的遍体鳞伤,但两头野狼也被厚重尖利的熊掌拍的开膛破肚、脑袋稀烂,雪原中两方恶兽的交战暂时停止,群狼并没有散去,依旧在原地虎视眈眈的瞪着棕熊,而熊却大口喘着粗气,不停舔舐着身上的伤口,女孩也不在惊叫,只是低声啜泣紧紧搂着棕熊宽阔厚实的肩膀。

  棕熊和她非常熟悉,虽然已是遍体鳞伤,但仍会时不时的用自己硕大的脑袋挨擦女孩挂满泪水的面庞,似乎是在宽慰她,在这片充溢着血腥杀戮的自然斗兽场中居然让人感受到了温馨的一幕。

  狼王似乎并不打算拖沓作战节奏,扯着脖子嚎了一嗓,群狼再度展开攻击阵型,我估计这头棕熊已经无法支撑这一波的攻击,所以营救女孩的任务就落在我们的身上,问题在于此地群狼足足有十五只,数量是我们的三倍,即便是雷震这样超级能打的角色也不可能一人独对三头成年公狼,何况还有陆续生这样纯粹凑数字,丝毫不具备战斗能力的人员,此刻的他就在瑟瑟发抖。

  毕竟只是个孩子,我能理解他内心的恐惧。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孩毅然以她纤细瘦弱的身躯挡在棕熊巨大的身体前道:“我求求你们让我们离开吧,我们不是有意冒犯,真的是无心路过,求求你们放我两一条生路,我、我给你们跪下了。”说到这儿女孩真的跪在雪地上,将她身前的一头公狼吓的转身就撤,片刻之后才夹着尾巴补回自己的位置。

  林子中一时又变的非常平静,狼王高傲的挺立着脑袋,眯着眼看着自己眼前的猎物,忽然它左爪用力在雪地上刨了一把,发出沉闷的吼叫,平静的狼群立刻开始行动,其中有两头狼电光火石一般朝女孩窜去,棕熊猛的人立而起,那巨大的身形简直就像一座小山,将女孩遮了个严严实实,接着它将一对前爪猛的插入雪地中,带出一大团白雪兜头盖在两头野狼面前,趁它们视力受阻,棕熊一个箭步窜到它两面前一掌拍飞了一头狼,接着用满嘴尖利的犬齿死死咬住另一头狼的脊骨,骨头碎裂的响声连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瘫痪的野狼顿时被棕熊远远抛出,与此同时四五头狼同时扑上了棕熊裸露的后背空档,一场近身肉搏形成,雷震道:“这是咱们的机会,把女孩救回来再说。”

  说罢扯下一根树枝连吼带嚷的朝狼群冲去,我们也立刻跟了过去,虽然手上的武器确实不咋地,但胜在突然袭击,群狼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第一反应是夹着尾巴就跑,或许是天意使然,苟长青冲我高声叫道:“你带着女孩先去找那帮雇佣军,权宜之计。”

  我立刻拉起跪在地下的女孩,朝林子深处跑去,女孩估计是被吓傻了,没有丝毫挣扎,跟着我就跑。

  因为是原路返回,所以不必担心遇到突发状况,一路平安无事的返回了营地,然而就在我已准备进入营地时忽然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因为原本熙熙攘攘的营地中没了丝毫动静,放哨警戒的人也消失不见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焦糊味,我立刻制止女孩发出的脚步声,掏出匕首悄悄往营地边缘走去,很快我的眼睛里就充满了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