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13章 盗墓贼的日记(2)

第13章 盗墓贼的日记(2)

  五路煞神是盗墓贼的保护神。

  从日记来看一切都结束了,这帮军人居然是死在老道的手里,实在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可是老道这三页纸的日记却让我留下了一堆疑团,首先在他的描述中这帮军人似乎并不是来自于我臆断的美国,似乎更像是一个白人犯罪团体,可问题是一个犯罪集团上哪有能力弄到如此专业的军事装备?

  其二老道死后他名叫小六子的徒弟还有可能继续在这片诡异的丛林中生存,如果能找到他说不定对我们会有帮助。

  其三则是所有疑点中最为重要的一点,这帮人似乎是为了他们的元首来到这里。

  实力强悍的白人主义者、他们不辞千幸万苦来这儿寻找复活元首的秘术。想到这儿我立刻起身用刀起开一名军人的军服,扒开后只见他胸膛和后背上纹满了奇怪的符号和一些外国语言,我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纳粹的标志。

  我居然在一个军用帐篷里发现了一群新纳粹主义者,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帮疯子居然还妄图复活他们的“伟大元首,阿道夫?希特勒。”

  对于这位差点埋葬了整个人类的超级战犯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我知道他发动战争的目的是为了让这个地球最终成为“雅利安兄弟们”的地球,为此他不惜发动差点毁灭人类的战争,难怪老道会以“白人主义”称呼他们,这些人就是一群纯粹的极端种族论者。

  因为希特勒就是一名极端种族主义者,当然他同时也是一位满脑子奇思怪想的人,在他纳粹阵营的科学家团体中既发明出了第一颗弹道导弹,也发明出了类似于飞碟一样的飞行器,甚至他早就开始了人体基因的工程研究,并且取得了巨大进展,他相信自己有生之年可以依靠科学技术长生不死,所以如果他留下了诸如“复活自己尸体”的遗言,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极度迷信隐性力量的人。

  其实直到今天希特勒的死亡还是个未解之谜,盟军只是发现了一具具有希特勒DNA样本的残尸,没有确切证据证明这位“元首”真的已经死亡。

  难道他的信徒们依旧保留着他的尸体,企图复活这位超级战犯?这个惊天秘密居然被我给发现了。

  想到这儿我并没有一丝兴奋,反而遍体都是冷汗,我当然明白这个计划一旦成功对于人类意味着什么。

  难道我真的就要像好莱坞大片那样即将从一名屌丝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想到这儿我紧张的气都喘不过来。

  打开他们摆放于帐篷里的武器我发现这简直就是一个万国牌的武器库,什么M16 、AK47、KG-9、RPG等等,仅从这点就可以知道他们绝不是来自于某一个国家的军人。

  我努力让自己喘息变的平静下来,不停告诫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平静了很长时间我才用哆哆嗦嗦的手将日记本塞入自己的怀里,百合子的状况绝不仅仅只是四个不怕冻的抬棺人,这里面隐藏了太多的秘密。

  想到这儿我真的很感激那五名军人,因为如果没有他们的舍身送出的情报,我们不可能了解其中隐藏的巨大秘密。

  但随即我又想到了一个大问题,我能不能活着离开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消息也未必能传达出去。

  电台早已损坏,就像那些枪械,所以我没有传递消息的渠道,唯一的方法就是活着走出黑松林,将这条惊天讯息报告组织。

  然而当我刚有了这个念头,坏运气便随之降临,数十头野狼的呼啸声在帐篷响起。

  或许是突然失踪的尸体让这群狡猾的畜牲觉察出了端倪,总之狼群开始在帐篷背面也就是老道上吊自杀的区域开始集结,瞬间二十多头成年公狼出现在了林子入口处。

  来不及多想,我立刻将桌椅板凳抵在帐篷入口,军用帐篷的帆布异常坚固,只要不被它们从帘口突入,帘布四周还是可以抵抗一段时间的。

  我可不会傻到留在帐篷里抵抗雪原狼,只是堵住了以出入口便拉着雪莲花从正门冲了出去,野狼也再此时开始发动攻击,帆布上不停传来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虽然它们暂时没有发现我们已经逃离现场,但随后不久应该就会追踪而至,我边跑边道:“你真的不知道出去的路?”我必须得活着。

  这次真的是为了全人类。

  此时此刻这世界上我的命应该是最值钱的,逃亡之余我忽然有些沾沾自喜。

  然而很快我就听到野狼追赶的嚎叫声从身后传来,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拼命往前跑,很快我们冲出黑松林区,来到一片相对开阔的地势,此时野狼距离我们也就几十米的距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它们追上,眼见身边不远处有一座凸起的高地,我立刻拉着雪莲花冲了上去,接着调转枪口准备居高临下的射击。

  然而我却差异的发现野狼并没有冲出松林区,它们一个个蹲坐在林区边缘一动不动,那姿势就像被驯化的家狗。

  我实在无法理解它们这种莫名其妙突然放我两一码的行为,难道这些狼知道我身负的重任,以至于克制自己嗜杀的本性给我一个送出情报的机会?

  狼群虽然停止了追击,但并没有离开,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林区边缘,时间长了一条体型较小的野狼似乎耐不住寂寞,龇牙咧嘴的发出低声咆哮,迈开四爪就要越过林区,它这一行为必然引起狼群的连锁反应,我暗道不好,不曾想它身形刚动忽然一道青色的影子如闪电般闪过,从侧面狠狠一下将这头狼装的侧飞出去并在地下连翻几个跟头。

  不等它站起身子,那头身材雄壮的青毛狼王用前爪按着它的身体,低头叼住它的脖颈狠狠一口咬入,那头狼顿时发出一声悲鸣横尸在地。

  狼王抬起脑袋望向我,嘴巴上布满了殷红的同类的鲜血,更让它的表情显得凶狠毒辣,群狼甚至连脑袋都没动一下,随即它蓦然扬起头发出一声悠长的吼叫,率先朝林子深处走去,群狼齐齐起身再度跟随它们的领袖离开。

  终于能松口气了,虽然狼群走的实在莫名其妙,但能走就是好事。

  我松了松肩头的枪绳道:“真是雪原神保佑,否则我们现在就成它们的中午饭了。”

  “快跑。”女孩声音慌张的道。

  “不用担心,狼群不会回来了,我能看到它们确实离开走远了。”

  “我要你快跑,求求你。”女孩的音调似乎有些古怪。

  我暗道:不好。回头望去只见女孩站地笔直,浑身不停颤抖,美丽的脸庞几乎都要扭曲了,最可怕的是她双眼,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眼白布满了根根血丝,就像是杀人杀红了眼的魔鬼,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幅样子,呆呆站着不动,女孩似乎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句话道:“我不想杀你,快离开,我不知道还能控制自己多久。”

  我无法了解这片森林,也无法了解这片森林里土生土长的生命,但是我有责任有义务为全人类活着。想到这儿我立刻反身跳下小山包往另一端松林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