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14章 雪原巨蛛

第14章 雪原巨蛛

  跑进树林当我再转头朝那片雪丘望去,女孩已经消失了。

  或许她到了雪丘的另一面,总之茫茫雪原再也没了她的踪影,我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因为一旦离开必然意味着她的死亡,可是看女孩刚才的状态我也不敢贸然再回到她的身边,最终还是觉得送出情报更为重要,虽然心里非常难过,但我还是掉头离开了。

  虽然相处的时间还没有一天,但女孩的美丽早让我暗中心动不已,无需掩饰,男人有谁不爱美女?

  可问题在于莽莽森林我也不知该往哪去,只能像个没头苍蝇乱闯乱撞,祈求自己能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

  之后纷乱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我忽然想到了老道日记里的一句话,他说出了事往东面走。以这句话为判断依据他出事的地点应该是在西面,也就是我从军用帐篷逃出后撤退的方位。

  如此一来我终于搞清楚了自己所在的方向,赶紧用纸笔做了记录,并在四周几株树上做了印记,而老道所言的“出事地点”估计十有八九就是那片雪丘?想到这儿我心里咯噔一下,岂不是丢下了女孩独自逃生了?

  想到这儿我最终还是转身往东面返回,无论是良心还是色心都让我无法放弃雪莲花。

  很快我又返回了雪丘所在,我尽量不去想女孩“变身”后的状态,我只想着她未变身前那曼妙的身姿、美丽的容颜、幽香四溢的躯体。

  可是雪丘所在这片空旷的雪原上已经没有了雪莲花的踪迹,甚至连脚印都不曾留下,难道她飞走了不成?

  我暗中奇怪,绕着雪丘转圈,可是当我走到雪丘背面便看到了一幕出乎意料的状况,隆起坡面整个雪层都被铲掉,露出其中暗藏的两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铁门拉环浮雕着一对狰狞可怖的熊头。

  曾经有老盗墓贼说过荒野之地突然出现的门千万不要打开,因为其后隐藏的很有可能是地狱的入口。

  但可以肯定雪莲花必定进了这扇门,否则雪地上不可能没有脚印。

  进还是不进?我纠结良久,最终还是壮着胆子拉开了铁门。

  随即我便被所见的一切吓疯了,铁门之后其实是一座面积并不算大的山洞,山洞内挂满了巨大的白色蛹,可仔细一看又不像是虫蛹,就像是蜘蛛丝缠裹起的人。

  丝丝寒风吹入洞内,那些被蜘蛛丝粘挂在洞顶的人茧微微晃动,忽然一个靠外端的人茧用力晃动起来,里面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似乎是在求救。

  里面的人没死,居然还活着。一念至此只见洞内亮起了一对古怪的红光,这必然是巨型蜘蛛的双眼,我吓的魂飞魄散想跑一双腿却不听自己使唤,紧接着洞顶上便转下一根白色犹如吸管的空心尖刺,直接刺到了我的肚腹位置,紧接着我清楚的看见一股透明的液体从刺中涌出。

  万幸我命不该绝,蜘蛛刺正插在老道的阴阳罗盘上,而麻醉人体的毒液并未注射进我的体内,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布满复眼,嘴上长着一对巨大螯齿的丑陋脑袋从洞顶部冒了出来,一蓬蜘蛛丝****在我脸上,顿时白茫茫一片,生死时刻我反应极快,凭感觉举起枪便是一阵扫射。

  一股又腥又臭的粘液顿时喷了我满头,接着听到噗通一声,最后是一阵刺耳的“滋滋”叫声,我一把捋开面上的蜘蛛丝,赫然见到一只雪白的巨型蜘蛛大肚朝上摔倒在雪地里,头部、腹部布满了枪眼,不同有墨绿色的汁液涌出,起初还在尖叫挣扎着想转过身,但很快如镰刀般尖利的脚爪便无法用力,只能微微抖动,我知道它活不了,也不想浪费子弹,便抄起雪团将身上沾染的蜘蛛体液擦干净,这玩意味道可太难闻了。

  蜘蛛也没了动静,看它的体型和一个大澡盆差不多,通体呈雪白,奇怪的是它的眼珠并非红色,在阳光下隐隐泛着绿光。

  那么洞里这双“大红眼”是谁?难道是雪莲花?

  想到这儿我鼓起勇气点亮手电,只见洞里的人茧只要意识尚存都开始不停扭动,发出“呜呜”的叫声,我忽然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来到了埃及金子塔内,参观一个庞大的木乃伊制作工厂。

  照向那对红眼珠子,我发现却是雪莲花无疑,此刻她浑身上下都被蜘蛛丝裹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只露出一个脑袋,看来最后一道工序尚未完成我就冲了进来,万幸我没有放弃她,否则这姑娘……

  蜘蛛进食的方法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一种。

  它将猎物捆缚于丝网之内,然后会通过毒刺往猎物体内注射毒液,这种毒液带有强烈的分解酶,会腐蚀任何一种生物的组织,将之变为脓血,而蜘蛛会再度插入一根“吸管”吸走体内的脓血,之后注射毒液,吸食脓血,周而复始直到完全吸食完猎物体内汁液,只剩一堆空壳方才罢休。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而且痛苦的过程,如果换做人体当内脏腐烂时产生的剧烈痛楚可想而知。

  想到这儿我不禁浑身汗毛倒竖,一阵阵恶心。

  但是雪莲花的状态并不好,看到我后她似乎恨不能杀了我一般,奋力想挣脱蛛网裹夹,并时不时就冲我低声咆哮,那嗓音浑厚的让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低音自叹不如。

  这姑娘必然是撞邪了。

  对于盗墓贼而言撞邪可不是啥新鲜事,虽然人人都说这是封建迷信,但我却亲眼见过挖一座坟的人忽然停下铲子,用手将自己满脸抓的稀烂,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

  我身上正好有糯米,便小心翼翼进了洞,确定没有第二只巨型蜘蛛便蹲在雪莲花面前,只见她不停的晃动着脑袋,那表情似乎非常痛苦,我安慰她道:“别乱动,稍微忍一忍就过去了。”

  她充耳不闻,依旧晃动着脑袋发出低沉的咆哮,我抓出一把糯米割开手腕浇了点鲜血,可又发现无法塞入她嘴里,因为她嘴巴闭的铁紧,又不停晃动脑袋,我几次试图强行按住她,可这姑娘体内迸发出巨大的能量,让我根本无法制止。

  忽然我想到蜘蛛射出的麻醉剂。

  它必然使用这种东西制服了女孩,并将她裹成这副模样,于是我用匕首将位于蜘蛛肚腹处那根白色的刺割下,里面还残留着一些汁液,闻了闻并没有难闻的气味,便走到女孩面前道:“忍一忍,一会儿就好。”说罢将刺扎入她大腿上。

  果不其然,很快女孩就停止了晃动,那双血红的眼珠子也缓缓闭上,我赶紧撬开她嘴巴塞入一些沾染着鲜血的糯米,接着用匕首割开了女孩身体上的蜘蛛丝,在这一过程中我发现她体温高的异乎寻常。

  我忽然觉得一阵心跳加剧,耳朵红脖子热。

  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合情合理耍流氓的念头,既然姑娘体温高成这样,我得替她降温,而降温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脱光衣服在她身上扑白雪了。

  想到这儿我激动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嘴巴更是一阵阵发干。

  我不是流氓,我是为了救命,就像那些替人打针的护士医生,他们必须面对男女患者的屁股。

  我……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想到这儿我用颤抖的手解开了女孩的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