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15章 死亡仪式

第15章 死亡仪式

  我对天发誓当时我的本意只打算脱下她的上衣,仅此而已。

  可解开腰带我才发现这身兽皮是连体衣,也就是说要脱必须全脱。

  我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只能把衣服脱光,刹那间美如白玉般的胴体毫无亏损的展现在我面前,美丽妖娆的锁骨,一对坚挺包满的雪丘,纤细健美的细腰,修长浑圆的双腿、还有……

  一时间我看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赶紧弄把雪擦了擦脑袋,此刻要降温的不仅是雪莲花,还有闻天际。

  这操蛋的人生,看了以后才发现不看难受,看了更难受。

  但理智告诉我一切到此为止,再有进一步行动,我就是个禽兽。

  我赶紧去了洞穴外被寒风吹吹燥热的身体,我头一次感到百合子这零下四十多度的气温简直太让人感到舒适了。

  赶紧弄点雪回洞里盖在女孩的身体上,一会儿工夫就被她灼热的体温消耗成了一堆水,于是我几次三番的来回运雪,最终雪莲花的体温有明显回落,我这才取出一团纱布仔仔细细将雪莲花的身体擦拭干净。

  我能说自己是故意仔仔细细擦拭的吗?

  总之当我把包括穿衣在内的一切事情办妥,奇巧无比的女孩醒了过来。

  睁开那双眼睛依旧是明亮如许,再也没有半点血丝,吐出嘴里的糯米却满是黢黑,看来糯米拔毒的功效极其灵验,我暗中长长出了口气。

  “刚才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又回来了?”说完这句话女孩看到了屋外蜘蛛的尸体顿时面色大变道:“你把雪蛛杀死了?”

  “是啊,难道你想成为它的食物。”看雪莲花的神情,她似乎并不希望我救她。

  她叹了口气道:“这不能怪你,因为你不知道这片松林的秘密。”

  “如果我有幸能从你口中得知那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为什么?”雪莲花有些不解的道。

  “因为愿意吐露秘密说明你对我信任,而你又是一个美丽的女孩,我能得到美丽女孩的信任当然非常荣幸了。”

  我终于看到了雪莲花的羞涩神情,只见她情不自禁的微微一笑,接着满脸通红的侧开脸用手遮了一下面颊道:“爹妈说林子外面的人嘴巴都很坏,看来一点没错。”

  “拜托,我说的是真心话,骗人才是嘴巴坏,但我可没有。”

  她又笑了,接着抱着双腿坐在我身边,虽然只贴着一条肩膀,但这也让我高兴,因为这种行为证明女孩不讨厌我。

  洞里的气氛似乎有些暧昧,当然如果没有那些人发出“呜呜”声响,一切就完美了。

  女孩微微晃动着脑袋,头发丝一下下抽打在我的脸上,这让我想起了那首歌词“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被所爱的人虐也是一种情调。我终于体会了这句歌词的真谛。

  “雪蛛是这片雪原的圣物,真没想到就这样被你给杀死了。”雪莲花终于开口了。

  “我杀死了你们的圣物?那么你能让我活着离开?”

  雪莲花用她千娇百媚的头在我肩膀上轻轻撞了一下道:“这就算惩罚你了。”

  我心里一荡,真恨不能搂过她的脑袋来狠狠亲一口,但理智还是让我摆起一副正襟危坐的嘴脸道:“你能告诉我这片森林到底是怎么回事?怪事简直太多了。”

  “别急啊,我就是打算对你说呢,黑松林区分为东西两段,东段的是德西族人居住,西段的是纳比族人居住,而我是纳比族人,但是我们现在所在的领地是德西族人控制的。”

  “看来你们两个部落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对吗?”

  雪莲花叹了口气道:“纳比族和德西族在黑松林中生活了近千年,族里的老人曾经说过纳比和德西都是雪原神的儿子,他们与自己的母亲一起保卫这这片圣洁的雪原不受妖魔鬼怪的污染,可随着两兄弟手下的战士越来越多,他们的私欲也在膨胀,于是一对亲兄弟反目成仇,从此纳比族和德西族成了冤家对头,千年来一直争斗不断,因为都是雪原神的后人,纳比族和德西族一个继承了熊的力量,一个继承了狼的意志,所以两方战士一旦交手必有死伤,这片白雪下不知掩盖了多少雪原神后代的遗骨。”

  我顿时心中透亮,难怪那些新纳粹分子会不远万里来到百合子,十有八九就是为了这两个原始部落中传承千年的神秘能力,这也很好的解释了那些军人为何会不发一枪一弹被人歼灭干净,因为他们袭击他们的的本来就是一群超人。

  想到这儿我道:“你跑到德西族的领地寻找自己哥哥就不害怕?”

  雪莲花顿时直起了身体,脸上浮现出一丝倔强的神情道:“为什么要怕?我的哥哥真心实意的爱上了德西族的女孩,我希望能把她娶回家,这样一来不但可以缓解两族间的矛盾,也能遂了哥哥的心愿。”

  “可惜你的父母不同意对吗?”

  听了我的话她表情又变的黯淡道:“不光是我的父母,女孩父母也不同意,所以哥哥想带着女孩逃走,但很快就被发现了,眼下两方族人都想找到两人,德西族成名的战士都做这件事了,否则你早就遇到他们,还能活到现在。”

  阴差阳错我留了条性命,看来幸运之神对于我的眷顾远远超过那帮雇佣军。

  “可是这头雪蛛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两族人的传统,我们在成年之前都不会获得战士的力量,但是我们的身体会发生异动,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如果不被雪蛛丝缠缚,就会导致无法预料的后果,只要能渡过以后就没问题了。”

  我勒个导弹的,合着我这又上麻药、又脱衣服、又弄冰雪根本就是白忙活,她恢复正常就是正常的自然规律,想到这儿我不仅为自己邪恶的行为脸红不已。

  我所需要的谜团都得到了答案,起身道:“只要你们不是鬼怪一切事情都好商量,我替你找哥哥,然后你带我离开黑松林,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当然。”我拉着女孩的手站起来,正打算将这些人放下来,忽然洞穴外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道:“我估计这次人未必足够。”

  另一个尖利的声音道:“总共就两个人,应该够了。”

  要了亲命,我们上哪去躲?两人惊慌失措的左右看了看,发现只有洞穴深处一处石壁凹陷处能勉强藏身,其实也很容易被他们发现,也只能赌一把了,否则一旦被德西族战士发现两人都得死。

  凹档勉强能挤下我两,我将枪横在胸前以防不测,一会儿只听尖利的声音道:“坏了,雪蛛被人杀死了,是谁干的?”

  “还能是谁,肯定是带走洛洛的纳比族混蛋干的,他想毁了我们的人。”浑厚的声音慌张的道。

  尖利声音立刻道:“赶紧去看看。”人影晃动他走了进来,只见身材矫健,极度寒冷的区域他居然精赤着上身,胸口纹着一个龇牙咧嘴的狼头,溜光的脑袋上留着一处月牙形的短发。

  他伸手按了门边左手处,只听喀拉拉声响,靠近入口的位置石块移开露出一个空挡,里面隐隐射出一层金光,这人急急忙忙的走下去,片刻之后又走出来道:“没事儿,估计他没发现机关,咱们赶紧把这事儿做了吧。”说罢伸手将一个人茧摘下来,脑袋冲着洞口此时人茧里的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锋利扭动,不停叫喊,他顺手从腰间取出一把弯月形的短刀在脖子上一抹,血光迸射,那人体内的鲜血顺着洞口射入,甚至能听见哗哗声响。

  如法炮制他将洞内所有人茧喉咙割开,鲜血放入那个洞里,一会儿工夫地上堆满了死尸,身旁的雪莲花抖成一团。

  接着两名战士跪在尸体环绕的地下开始喃喃自语的说起我根本无法听懂的咒语,他们闭着眼睛对周边一切似乎充耳不闻,如果现在开枪我有把握能杀死他两。想到这儿我右手不自禁的扣在扳机上,掌心里布满了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