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18章 四鬼抬棺

第18章 四鬼抬棺

  我好奇心被他勾的无法抑制道:“赶快说吧,别在那儿装神弄鬼了。”

  “很遗憾那些新纳粹分子也不知道,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所知极其有限,这个问题也是我刚刚想到的,因为百合子状况证明了兽人兵团是存在的,那就说明地球上还有一处科技程度堪比南极秘密城堡的外星人遗址了,否则造出这些人和谁打仗呢?”

  “这靠谱吗?以他们如此超然的科学技术还会以这种方式打仗?”

  “你是军人,难道不懂现在战争的模式?假如有一天俄罗斯和美国开打了,他们会一照面就把核武器往对方国土上乱丢吗?还不是常规战斗,核武器只是吓唬人用的,不到最后一步谁会用那玩意。”

  我听小六的言语忍不住笑道:“兄弟,你在盗墓贼里真算有见识的,不是一般人啊,难道是上帝派你来给我指点迷津的?”

  “谢谢您夸奖,我是考古系硕士研究生毕业,除了本科我还自学考过了英、西、德、日四国外语,所以我能听懂这帮新纳粹分子背后说的话,他们以为我不懂德语,很多机密情况都不背着我说,否则我也不知道。”

  “人才,绝对是这行里的人才,感谢你清楚无误的解释了百合子的秘密,能说一下你是如何突破蜘蛛的封锁来到这个山洞里的?”

  “我是通过一条秘密暗道进入这里的,事实上入口就在我刚刚藏身之处。”

  “那咱们是不是应该原路返回?雪原对于我们而言绝对不安全。”

  “雪原确实不安全,但暗道也没用,因为两边都是死路,一边是德西族祭祀图腾之地,还有一边则是百合子自身隐秘所在,那个地方一样麻烦大条。”

  “怎么个意思?你又看到了什么?”

  “我是个盗墓贼,所以很注意观察风水,再进入百合子时我注意到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但这也是最容易被人忽视的状况,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这里大片的松林全部是已死亡的树种?”

  “什么?那不是黑松林吗?怎么成了死亡的树种?”我万分惊讶的道。

  小六子表情简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黑松林?这是有人说的还是你自己想当然这么认为的?”

  “这……”仔细想了想“黑松林”这个词汇我第一次见到应该是在行动报告中,在介绍百合子地貌时相关资料用的就是“区域内生长着大片黑松林”,究竟是他们不知道,还是有意混淆视听?

  想到这儿我道:“以你说的为准,继续介绍情况吧。”

  “根据天星风水观象,整个百合子区域是东西走向,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按理说我们所在德西族领地应该能第一时间看到突破黑暗的太阳,但我注意到一天中最黑暗的时间恰恰就是日从东方升起时,这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现象。”

  “这没啥好奇怪的,树荫太盛、遮蔽了阳光。”

  “错,树荫只能遮蔽部分光线,却无法阻挡全部阳光,所以我一直往东走,走到尽头发现了原因,德西族领地尽头是一座山,虽然山势不高但绵延起伏,早上阳光升起月亮降下恰好会被这座山遮挡,所以林子里就会显得非常黑暗。”

  “特殊地形造就的特殊状况,这能说明什么?”

  “这能说明很重要的一点,在别处阳破阴气之时在此地反而是阴气最重时,是以阴气长期积郁不散,这就会演变成盗墓贼最怕的一种地域环境……”

  不等他说完我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你是说此地犯了阴煞?”

  小六子表情顿时变得极度差异道:“你如何知道阴煞?这可是盗墓最专业的术语,盗墓小说上可从来没有过介绍。”

  “参军之前我就是个盗墓贼,只不过没你和你师父那么专业。”

  “原来如此,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同行,真是太巧了。”

  我没心思听他说废话,道:“阴煞地是名副其实的大凶之地,你见到了何种异象?”

  “除了这满林子死亡的松树,还有一处养尸地,就在我刚刚过来的那片山洞里,洞里有四具早已死亡的白毛老僵尸,和一口血红的棺材,按照四具尸体抬着棺材的姿势来看它们会在特定的时间走出坟****,按着既定的路线绕一圈。”

  “这、这……”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坟穴所在的位置如果以定位罗盘看应该正在八门中伤门之位,这个位置专门破坏当地磁场,所以四鬼行动时当地磁极必然紊乱,所有依靠磁力定位的工具失灵,而靠原始本能感受磁极的动物,包括穿梭于林中不会迷路的德西族人都会在那一时刻方向感混乱,分不清东南西北,所以无论是林子里的野兽还是德西族战士都不会外出。”

  “而墓穴所在还有巨石、死木、陷阱、完全是以诸葛武侯八阵图奥义排列,若不知生门所在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四鬼抬棺是高人布了个风水局,它的作用只有一个,让林子里守护这的德西族人不敢出门,而这四具白毛老僵尸将会沿着既定路线走出林子,但如果不懂奇门遁甲之术,你就是敲破脑壳也想不到如此恐怖的四鬼抬棺居然起到指路作用。”

  在小六子面前我几乎就像是个傻子,所以对他的拜服我简直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但还是追问了一句:“你确定吗?”

  他也很干脆,直接道:“不确定,所以我一个人不敢冒险,万一被这些白毛老僵尸吞了可不是好玩的,但你手上有枪就不怕了,不过我觉得自己的推论绝对有道理,因为八阵图是有其固定特性的,虽然我不会布,也不可能看破生死之门,却可以根据定位罗盘大致看出布局,而白毛老僵在此地转了怕有上百年之久,它们固定的行动路线必然经过生门。”

  小六子的推断非常之有道理,因为行动报告明确记录在百合子黑松林的入口处见到了“四个白衣人抬着一口鲜红的棺材”。

  我们将所有潜在危险都定义在它们身上,却没想到这四个诡物才是我们活着走出黑松林的唯一保障。

  当我掏出指北针发现这东西已经恢复正常,看来我们已经错过了一班车,问题在于下一班车的发车时间是在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