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19章 僵尸传说

第19章 僵尸传说

  虽然小六子掌握了很多讯息,但就这最后一下他却无能为力,我们只有根据指北针的失效与否才能掌握“四鬼抬棺”的时间,这些白毛老僵尸有可能立刻就走,也有可能明年再走,总之我们依旧生活在巨大的危险中,而且水晶棺材里那两人可不是死人,而是通过远古密咒积蓄能量的超级战士,一旦他们出来,我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悲伤的雪莲花情绪也稳定下来,我没劝她,因为这种事根本没法劝。

  对于德西族人的嗜杀行为除了谴责,我也十分不能理解,明明可以借此机会促进“友谊”,解决两族间传承千年的仇怨,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非得杀了两个相爱的男女,甚至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能放过?这种行为就是暴行。

  想到这我也动了杀机,端着枪走到水晶棺前想着是不是该将这两个人突突了,小六子走到我身后道:“这是德西族人延续神秘力量的法器,如果被你破坏,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不会放过你,而且这东西确实是神器,即便有错,错也不在物件上。”

  盗墓贼对于古老的器物天生就会有怜惜之心,就像美女之于色狼的关系,我内心挣扎了很久,还是松开了扳机。

  “眼下咱们该怎么办?在这个地方就是坐以待毙。”我道。

  “肯定得走,咱们就去四鬼抬棺的所在,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之处。”

  只能采纳他的建议,毕竟在这片危机四伏的雪原中去哪儿其实都差不多,只要别和这些德西族人直接碰面就成。

  我们费了老鼻子力气才把雪莲花劝走,她执意要带走哥哥的人头,没办法我只能把人头放进背包中,出了洞穴雪原上静悄悄的半个人影都没有,我们小心翼翼往东方而去,或许是之前遇到的倒霉事太多,这一路还算太平,足足走了两天已经可以看到一座并不算高但绵延起伏的山脉。

  “兄弟我在这行里也做了小十几年,一次僵尸都没见过,难不成世上真有这东西?”

  “我是没见过,但听师父说过一次,他未出家时家住在黄河边一个叫维冈的小山村,村子里有一片老坟地,只要死人都会埋进那里,黄河之地连年水灾频繁,坟地也选在半山处,所以村子倒是经常被水淹,但坟地却很太平。”

  “虽然靠岸边,但维冈村从来没淹死过人,倒是经常有邻村或外地过来的人被淹死在这一河段,有一年夏天雨水特别大,村民只能上山躲雨,等洪水退去,村里房子十有八九都被冲垮,在清理淤泥时有人居然从烂泥堆里挖出一具尸体,尸体的穿着打扮很奇怪,身上穿着一件暗白色的长袍,一条灰色的布裤子,一双元宝鞋,脖子系着暗红色的毛线围巾,甚至还带着一个眼镜。”

  “穿戴如此整齐?他是被淹死的还是被人杀死的?”

  “你忽略了我说的一个细节,那个尸体衣服款式是民国时期才有的,而我师父见到这具尸体已经是六十年代末期了,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很惶恐,就有人提议将这具诡异的尸体烧光,以防是妖魅作祟,可是只要一点火天上就暴雨倾盆,烧尸体的火无论如何点不起来,之后还是村子一个老人出的主意,用尸油引火,可尸油不是容易得到的东西,所有人想来想去不得其法,最终他们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偷来邻村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儿,用蜡烛活烤下巴,直到婴儿活生生痛死,最终得到了尸油。”

  “引火之日依旧暴雨倾盆,可是将尸油倒入柴火堆后无论雨水多大,点燃木屑烈火便熊熊而起,当众人将尸体抬上火堆,经过焚烧那具身着民国款式服装的死尸居然笔直弹射而起,眼见就要跳出火圈,众人用粗长的木棍将它死死抵住,死尸虽然力大无穷,但双手僵直向前无法触到木棍脱身,最终被烧成一具焦尸。”

  我听到此刻还没见“僵尸出场”不免有些着急道:“哪来这么些铺垫,就说僵尸呢,到底在哪儿?”

  “僵尸已经出来了。”

  “那个被烧了的焦尸?”

  “它是其中一具,但并不是最可怕的,那个被烤出尸油的横死婴儿才是真正的僵尸。盗墓小说里把一些养尸地说成形成僵尸的源头,只能说他们对于盗墓这行没有丝毫了解,一些土壤成分特殊的土地确实能让尸体僵而不腐,但不可能成为飞天遁地的僵尸,僵尸必定是人死后怨念无法随灵魂同入地狱,形成的有身无魂的行尸走肉,所以它们的行为会与死因有直接联系,婴儿被人活活烤死,死状惨无人睹,死后必然怨念极盛,而当地村民担心事情败露,也不敢焚烧尸体,趁夜黑时偷偷埋入村里的坟地中。”

  “七天之后出弄尸油引火主意的老人便死在自家的床上,当时他张嘴握拳,满脸抽筋之象,一看就是被活活吓死的,村民立刻想到是死婴作怪,立刻赶往坟地,只见村子里所有人家的祖坟都被刨开,尸体骸骨全部暴露在阳光下,尚有腐尸未化的尸体全都覆盖着一层食人蚁,而埋藏死婴的坑穴则空空如也,但坑穴中居然留着一副眼镜。”

  说到这儿小六子从身上百宝囊中取出一副无框圆形眼镜道:“师父将这幅眼镜给我就是要我知道盗墓贼可以不畏惧鬼神,但一定得提防僵尸,要对这种因怨念而尸身不腐者有足够的畏惧心,否则每一座坟墓都有可能将贼人埋葬其中。”

  “看来还是我孤陋寡闻,一直以为僵尸就是个迷信传说,可是后来呢,维冈村的人咋样了?”

  “除了我师父和一个游方道人离开幸免于难,其余的人都不在了,游方道士还指点我师父不要结婚生子,只会牵连无辜生命受累,因为死去的婴儿化成僵尸后会破坏村子原本四平八稳的风水,所有人不但自己身受其害,还会祸延子孙后代,而老道交给师父一个破解之法,若想活得长久,就得去阳气弱而阴气强的地方,否则迟早还是会被怨灵找到报复,人世间大多阳气足,所以最好的去处就是坟墓,师父常年出入坟墓所以不知不觉中了尸毒,死前惨状不可言述,所以还是没有逃脱怨灵的诅咒。”

  “明白了,看来僵尸和那些盗墓小说上说的完全就不是一个路子。”

  “僵尸吸日月精华,集天地纯阴之气为一身,非人非鬼,岂是一片土坟可以养出的的东西,小说只是为了剧情需要弱化了它的特性,好像满世界到处都是僵尸,这种东西的出现是要具备各种各样艰难繁复的因素,所以岂是并不常见,像百合子一地能有四具白毛老僵尸,真是罕见至极。”

  说着话我们已经来到了怪石崚峋的山脚下,正要往山上走,小六子却一把拉住我道:“山上面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