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0章 超强对决

第20章 超强对决

  在我们左手边的山腰处趴着大约十六七名军人,各自挺着枪对准山顶方位,而山顶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暗道不好赶紧拉着两人钻进了一块石头后面道:“这帮缺大德的人肯定把德西族战士给招来了,我们走不掉了。”

  听了这句话小六子也是面如死灰道:“山洞就距离他们把守的位置很近,我们肯定会被发现的。”

  只听一人用半生不熟的国语道:“山上的兄弟们,我们都是受害者,这里危机四伏,想要杀死你们的可不是我,而是那些可怕的怪物。”

  听他的腔调似乎是个小鬼子,我暗中奇怪道:鬼子也来凑热闹了,真是哪都缺不了这帮操蛋的货色,山顶传下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放你狗屁,这里是中国的领土,你们作为军人难道不明白这种行径就是侵略?”

  说话的居然是雷震,我顿时激动了,原来过了这些天他们也碰巧走到了这里,而且把握了“战略高地”,不过我方最多只有五个人,对方三倍于我,而且手中武器也更为先进,甚至持有龙式反坦克导弹,如果他们四个生扛,阵地肯定会失手。

  如果我现在悄悄离开肯定能够生还。想到这儿我猛然出了一脑门子汗,到底该如何选择?

  “不要说得如此严重,我们只是迷路的人,而且百合子历来就是无人区怎么能说是你们的领土。”

  “去你妈的狗臭屁,******呢?也是无人区,而且自古就是咱们的领土,你们现在不也攥的挺高兴吗?合着到了百合子主权就能随便算了?回去告诉你们天皇,迟早老子要来个东京大屠杀。”卢宇凡大声吼道。

  “我很遗憾你的措辞。”

  “遗憾个卵子,有种你们就冲,老子要给你挪半寸地儿,就算你爸爸。”卢宇凡一句话把我说笑了,还有用这种话叫板的,咋算都是占对方便宜。

  这人道:“再说一遍,如果拒不撤出我们只有强攻了,一旦把怪物招来大家都活不了。”

  “别指望骗老子上当和你们拼刺刀,你们有种动一步老子就开枪,招来怪物咱们同归于尽。”卢宇凡再次大声道,声调甚至还有些得意洋洋,看来他认定对方不敢开枪。

  只见趴着的岛国军人中间两人交头接耳的商量了一番,其中一人做了个手势,肩扛火箭筒那人便匍匐爬到一块石头后面,开始安装导弹,我暗道不好,这要是给他放上去一颗,可够他们四个受的。

  想到这儿我也来不及多想,举起枪对准他就搂了火,装导弹那哥们看见我下意识的将导弹挡在脑袋上,胸口被我射出几个血洞,就这样举着导弹翻身倒在地下,姿势颇为搞笑。

  不等我笑出来不知是哪个鬼子大喊一声“八格牙路”,顿时四五只枪管对准我,我毫不犹豫钻回石头后面,噼噼啪啪的就开了火,子弹穿入石头发出的碎裂声接二连三传来,我有些奇怪他们这是准备把石头打碎吗?

  不过随即山顶上的人也开始回击,原本静谧的雪原中顿时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枪声如爆豆般回响在雪原上空,我估计方圆数十公里内的人都能听见,德西族战士必然大规模向此集结。

  只听雷震大声吼道:“老三快跑,他们用导弹了。”

  我心里狂呼不妙。对两人吼道:“快跑。”嘭的一声石头剧烈抖动,我们头顶飞起一阵如喷泉般的碎石屑,烟尘犹如浓雾般瞬间将我们包裹其中,雪莲花被呛得连连咳嗽。

  剧烈的响动震得我双耳嗡嗡直响,我对小六子大声吼道:“带着她你两快跑。”

  说罢我转身手足并用从石头后窜了出去,因为被他们再用导弹射一下,石头非粉碎了不可。

  身后顿时传来一阵急促的射击声,子弹****如雪地捡起的白雪阵阵扑打在我的后背,感受的清清楚楚,眼见身前不远处有一个碎石坑,我不顾一切的纵身跃起跳了进去,摔得我一把骨头简直要散架,然而不等我喘过这口气,抬头就看见鬼子二度将炮口瞄准,我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了,闭上眼道:“小鬼子,我****八辈先人。”轰的一声炮响,一枚龙式二型导弹在我身前不远处爆炸,巨大的气浪把我震出了石坑,再度摔倒在地,我心肝脾肺肾简直要从嘴巴里震出,光哼哼没法动弹了。

  好汉真不是随便当的,但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死在小鬼子手上,从小看多了地雷战、地道战我最恨的就是鬼子,那时最大的理想就是长大参军和这帮孙子们在战场上一较高下,长大后我跨入盗墓这行,也感觉凭如今国际形势想和他们直面交锋的可能性没有了,没想到不但让我今生遇到,甚至我还被他们用炮干到了。

  想到这儿我勉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山上的吼叫声我隐约听见,他们要我趴下。

  趴下还有卵用?总归都是死,撑都得撑出一副英雄造型。

  我浑身都是擦伤,耳朵鼻子冒着鲜血,坐起后脑袋一阵阵发晕,视力都发生了问题,一阵模糊一阵清晰,估计是受了内伤。

  只听小鬼子说了几句夷语,之前那人大声道:“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保证你们的安全,否则你们的战友兄弟就会变成了死人了。”

  “有种你开枪、开啊。”我含糊不清的道。

  只见那个手持火箭筒的人又装上一发导弹对准我,看来他们不准备给我留全尸了。

  妈的,老子和你们血拼到底。我咬着牙就准备举枪,硝烟中只见一个赤身裸体满身鲜血的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炮手身后,就像是从空气里突然变出来一般。

  炮手丝毫不知身后的变化,一门心思的准备瞄准射击,冷不防后脖领被人攥住远远丢出几十米远的树林中,只见他压入灌木丛中,接着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估计这哥们悲催的触发了扳机,对地开了一炮,加上背着的所有炮弹,瞬间把自己炸的无影无踪,

  这叫啥?这叫一鸣惊人。

  由于那人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所以鬼子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估计说他一屁把自己冲飞了都有人信,但绝对没人相信他是被人丢出去的,而将一个背着几十公斤火箭筒,几十公斤导弹,自己本身也有一百多斤的军人丢出几十米远距离的应该是从水晶棺中刚刚出来的德西族战士,他身上依旧布满了鲜血。

  趁鬼子们的注意力被他吸引,我咬着牙一个翻滚就像皮球般往山脚滚落,在滚动的过程中我看到那人将几千斤重的巨石顶向鬼子们趴着的区域,接着猛然现身开始挨个轮这些不自量力的军人,他的手段其实很简单,要么攥着脚脖子远远丢出,要么随手随脚对他们脑门或身体来那么一下,中招者无不头脑肚腹破碎,死状惨无人睹。

  德西族战士究竟有多猛,今天终于有了最直观的感受,这只不过是个“刚出炉的新人”便有如此能力,身经百战的战士那还了得?

  然而就在他酣畅淋漓的收拾这帮小鬼子时,身体边的土地上骤然升起一股浓烟,他双手犹如闪电般刺入浓密的白烟中,接着一个浑身黑衣的忍者被拽出,他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刺入对方身体,接着两下一分,只听清晰的布匹撕裂声,忍者忽然不见了。

  之后他忽然出现在德西族战士身后,一道银光闪过,接着红光掠起,德西族战士猝不及防,一条胳膊被劈成两截,对方刀法之迅速断手落地甚至还攥起了拳头。

  鲜血大股滴落,这人再转身速度就满了许多,忍者挥刀如风,半空中就像多了一群萤火虫,点点银光闪过后,此人胸前遍布刀口,接着两人一个错身,忍者沉稳的将刀插入身后刀鞘,那人脖子随机出现一个裂口伴随着喷涌而出的鲜血他横尸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