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2章 白毛老僵尸

第22章 白毛老僵尸

  到这份上我算是明白了小六子的心思,问题在于一旦进了这个山洞我们还能出来吗?

  我自己都奇怪,我他妈也不是军人,只是一个死刑犯,至于把国家利益看的那么高吗?我们死在这儿谁他妈知道我是谁?甚至连个安葬仪式都没有,我这是图啥?

  可思来想去我就是无法对小鬼子示弱,或许可能是八年抗战他们带来的伤害太深,所以我死都不愿意与之合作,如果换一个别的国家的军队,比如说山姆大叔,或者是高卢公鸡,我会不会放弃原则与之合作呢?

  暂时不知道答案,因为我没见到这些人。

  很快在小六子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山洞口,从外向里望去黑黝黝的啥都看不见,不是吹出一阵阵沁入皮肤的刺骨寒气,和一股说不好的奇怪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尸体僵化后发出的气味。

  那人走到小六子面前皮笑肉不笑的道:“秘密就在这个山洞里?”

  “没错,只要进去你就会看到,如果我骗你从这里逃走可不容易。”

  “哈哈,你放心,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合作伙伴必须互相信任。”说罢他指着山洞道:“既然这是你发现的地方,就请你带路吧。”这招足够狠毒,这孙子老奸巨猾可不好骗,然而小六子就像成竹在胸,没有丝毫犹豫,矮身就朝洞里走去。

  “你们全部跟上,可别想耍花招,只要有一个不对劲,其余全都得死。”

  山洞内区域狭窄,只能容一个人弯着腰通过,所以大家鱼贯而入,小六子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是雪莲花、我、老大、老二、老四,行进的过程中我抬头就能看到雪莲花又挺又翘的屁股,她穿的兽皮比较紧身,所以身体线条看的清清楚楚,相比较松岛枫,她的腿也足够长,弯腰撅屁股抻直双腿的姿势和岛国AV里经典的“背入式”简直如出一辙,而且行动过程中那紧俏的双臀有节奏的一上一下,更添诱惑,我看的暗中直念“阿弥陀佛”,小腹处一股热气来回蹿腾,那根顽皮的小蘑菇不自觉的在“阳谷沐浴中开始茁壮成长”。

  我苦苦忍住不让自己两只手因为过于“渴望”而不受控制的把握上去,以至于暂时忘记了自己身处的是一处危机四伏的山洞。

  狭长的山洞终于走到了尽头,我们进入了一片宽阔的区域,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四周洞壁呈现星星点点的亮光,这个山洞中居然满是水晶,平滑的地面也全是水晶,这让我不由想到德西族圣地中那六口水晶棺材,估计就是取材于此了。

  这里空间很大,我们所有人立足于此丝毫不显拥挤。

  看到眼前这与众不同的景象,那人表情终于放松下来,笑眯眯的对小六子道:“这就是你说的神秘力量源头?”

  “这是其中一个区域而已,你们最终的目标是在山洞深处,到这份上还有啥好担心的,跟着我保管你想啥来啥。”小六子表情诚恳的道,说罢即转身往里走去。

  水晶岩洞里鱼肠弯道纵横交错,如果没有小六子作为向导,就算走进来也未必能出去,很快我们又走进了一片面积较大的山洞,山洞里至少有七八具巨大的动物骸骨。

  骸骨保存的十分完整,看样子应该是猛犸象的骸骨。

  大象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它们智商极高,一旦认准了某块“墓地”在大象年老体衰后,无论距离多远它都会选择走回去和同伴的尸体葬于一起。

  大象这种奇特的行为动物学家至今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说法,但是神学家则给出了一个说法,大象这种行为是源自于它们本性中对于信仰的追求,和人类崇拜佛祖神明道理完全一样。

  动物智商虽然远不如人类,可第六感系统往往比人类更发达,高山雪原、森林大海里的生物没见过谁脖子上挂个指北针或导航仪器之类的东西,但它们却永远不会迷路。

  同理大象选择埋葬自己的墓地通常都伴随着许多不可思议的怪事,我曾经听同行说过,一个盗墓贼误入象群墓地揍出来后生生把自己舌头嚼碎咽下了肚子。

  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盗墓贼最怕的就是见到动物集体埋骨处,那种地方必然意味着怪事频发,是极其不太平的大凶之地。

  可惜鬼子不是盗墓贼。

  小六子高声叫道:“赶紧过来。”只见那几位着急忙慌的站到了棺材里,我也立刻跟进,枪声大响,站在棺材里扭头望去只见那些人在白毛老僵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子弹打入它们尸体,如中败革,根本不起丝毫作用,而僵尸的手指和牙齿却对这些人有巨大的伤害,就算皮肤被擦伤一点,立刻浑身上下长满尸斑,到底痛苦的嚎叫。

  只有两名忍者利用飞虎抓爬上墙壁高处一动不动,这二人心理素质真不是盖得,要搁一般人突然遇到这种鬼东西的袭击早就吓得魂飞天外了。

  极度血腥的场面让人不忍多看,这些人被杀的片甲不留,不大的洞穴中洒满了鲜血,浓烈的血腥气挥散不去,将我们严严实实包裹其中。

  白毛老僵干掉军人后便又盘腿坐在地下,但并未降入地底,这时两名忍者顺着绳索悄无声息的攀爬而下,四具僵尸对他们似乎没有丝毫察觉,依旧坐在地下纹丝不动。

  我急了道:“事儿还没干完它们就给自己放假了?”

  “这些忍者必然修习秘术,他们能掩藏自己身上的人味,所以僵尸无法发觉他们。”小六子解释道。

  “那咱们不就死在这两人手里了?”

  “未必,咱们和他拼了。”雷震说完就准备跨出棺材去捡枪。

  小六子立刻制止道:“别乱来,一旦身体越过棺材的范围立刻会被四具老僵尸发现。”

  说话间忍者已经站在地下,他们露出的眼睛里明显带有嘲讽的神色,轻轻从背后抽出兵刃其中一人还在白毛僵尸面前挥动了几下,这些不靠谱的东西依旧定定坐在地下动也不动。

  眼看雪亮的刀刃点亮了我们通往地狱的道路,只听“轰”的一声,靠近最里端的水晶墙壁居然升了起来,露出掩藏的一个巨大的洞口。

  洞口里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们所有人暂时把注意力挪到了洞口里,紧接着就见黑暗的区域亮起一对诡异的绿光,接着一声响亮的野兽咆哮声传了出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也不知道造了啥孽,老天爷连死都不准备让我们好死,两名忍者手一翻两指夹着一枚六棱飞镖,****而入洞内。顿时一声更为响亮的咆哮声传出,看来洞里的怪物已经中了镖。

  要命的是这一镖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伤害,反而让这头怪物更加愤怒,接着低沉的轰轰响声传出,怪物已经朝我们飞奔而来。

  两名忍者不及对付我们接二连三的投入飞镖,洞里的怪物却并没有受到伤害,毫不停歇的飞奔前来,我们则落入了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状况,只有寄希望两名忍者能大发神威,和这怪物同归于尽。

  但这两货也不傻,眼见凭自己能力不足与怪物匹敌,他们又准备放出飞虎抓攀爬上洞壁高处,就在两人上升的一瞬间,一只长满青毛利爪,又肥又大的手闪电般从洞里伸出,攥住了其中一名忍者的脚脖子。

  他身体没出来,脑袋慢悠悠的从黑暗处钻了出来,动作就像小偷从窗户爬进,首先探视屋里有没有人在。

  我所见到的并非人头,而是一颗巨大的青狼脑袋,脑袋之大足足有成人头颅三个大小,这显然不是一头按照常理生长的野狼。

  这一刻我们看傻了。

  巨狼向下一拉,飞虎抓的绳索顿时断裂,忍者落在地下极其敏捷的抽出刀笔直的刺入巨狼隐没在黑暗中的躯体。

  只见巨狼瞪着绿油油的双眼低头看了一眼,猛然一巴掌拍的忍者合身撞在石壁上,接触撞击面的身体顿时血肉模糊一团,尸体贴着水晶壁缓缓滑落在地。

  嗖嗖两声轻响,一对银光从空中****而至插在巨狼的脑袋上,是一对如筷子般的银锥,这是用机括发射出的,威力不亚于狙击枪射出的子弹,但也只能略上巨狼的皮毛,只见两行鲜血顺着它脑袋滴落在地,这时四名原本无反应的白毛老僵忽然睁开了眼睛,接着棺材一震就被它们抬了起来接着飞速朝洞外跑去。

  巨狼的身体也挤入石洞中,这才看清楚他并不是狼,而是一个套着狼头面具的人,四肢也都带着皮毛制成的狼爪,连狼的利爪都有,不过这人身体过于强壮,除了满身犹如施瓦辛格般强健的肌肉,目测身高至少有三米左右,暗褐色的肤色并非黄种人,胸口有一道清晰的烙铁印,是圆形中套着一个三角的形状。

  忍者纵身就朝棺材跳落,小六子反应极快,从布袋中掏出风水罗盘,用侧面对着他的脚掌,这哥们一脚踩上顿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最后一眼是无奈的忍者抽出刀与巨人输死一搏,他功夫真心不弱,在这种怪物面前还能还上手,瞬间四五刀划在巨人胸口,可惜连个伤口都没见着。

  之后发生的情况就不知道了,因为白毛老僵已经出了那个隐秘的洞穴。

  还没等我们缓口气,轰的一声水晶洞口被巨人撞开,他迈开大步朝我们追来,胸口上布满了鲜血,估计忍者同志死的十分凄惨。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幕,就像我们开着一辆敞篷车躲避一个怪物的追击,虽然敞篷车速度够快,但怪物随时能追上我们,而且因为视野足够开阔,我们能清楚的看到他每一丝动作,以及和我们之间逐渐拉近的距离。

  白毛老僵的速度虽然不慢,但毕竟抬着六个人和一口实木棺材,速度肯定会受到影响,而巨人则百无禁忌,无论身前有什么障碍物,都是一冲既碎,这些受到冲击碎裂的物体也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站在外围的雷震、苟长青很快浑身布满了擦伤。

  万幸洞中弯道众多,时不时就来那么一下,地形对白毛老僵而言早已变成行为的一部分,所以熟门熟路,而巨人的行动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几次大手已经快碰到棺材板上,挥起的劲风让我们感受的清清楚楚,但总归是差那么一点点。

  我能用太刺激来形容这一场追逐战吗?过去看美国大片追车片段看着都觉得刺激,如今是活生生的感受其中,那种体验真是糟糕透了,我觉得自己肾上腺素飙升的几乎都快从脑门顶窜出去。

  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老僵尸绕了一条和我们进洞完全不一样的路线,总之我们上了一段宽阔巨大的山洞,山洞尽头就是明亮的阳光。

  我立刻就意识到要发生何种状况,大声道:“撞击来了,咱们各自把握。”说罢不顾一切的抱住身边雪莲花。

  老僵尸抬着棺材没有丝毫停歇毫不犹豫的从洞口窜出,也不知道它们是如何配合的,下降时棺材没有丝毫倾斜,依旧稳稳的扛在它们肩膀上。

  我们冲出的地方是山的一截断口,换而言之也就是一处悬崖,虽然这座山并不高,但到了半山腰处也有一二百米的垂直落差,就这样硬生生的从高空落下,这份刺激对于我而言不亚于被炮弹震飞。

  随后一阵巨大的震动从脚下传来,老僵尸们已经稳稳落在地下,接着就看到巨人也跟着从断口一跃而出。

  我在心里祈祷“摔死你狗日的”,他轰的一声摔入雪地中,激起大片雪花,但随即便站了起来,再次大步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