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3章 始祖之灾

第23章 始祖之灾

  这孙子看来是没完没了了,要命的是我们身上也没枪,只能完全依靠四个白毛老僵的速度,但看样子还是巨人的速度更胜一筹,所以我们迟早会被追上。

  又跑了一阵黑暗的森林忽然变了样子,原本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的雪原就像电影镜头一样被“切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蓝色的区域,在这里天空是深蓝色的,太阳是深蓝色的,我们所处的环境是一座巨大犹如屏风般的荒山之下,山中不时传来阵阵虎啸龙吟,一些巨大的飞鸟在山顶展翅盘旋。

  我惊讶的看着这一切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已经入了八阵图中,双眼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想,不过这些幻象是能够要人命的。”小六子道。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诸葛武侯八阵图,身入其中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出来,所以至今也没人知道八阵图中到底含有何等玄机,看来这一谜题只能等我们解开了。

  我四下打量一番,环境并不复杂,左侧是一座奇形怪状的高山,深蓝色碎石子铺就的山路,在山脚下有一条水势湍急的河流,我这才意识到长时间没喝水,嘴巴干涸欲裂。

  我只看了河水一眼就发现其中一条黑影逆流而上,在水面清楚的形成了一道狭长的滚滚浪花,就在我仔细分辨这到底是何物,轰的一声水花****而起,一条巨大的生物破水而出,头部咬着一条体型同样不能算小的水蜥蜴。

  这东西又粗又长体型和蛇完全一样,只是身体没有鳞片,黑黢黢的就像一条蚯蚓,头部长着一对又粗又长的尖角,头部只有一张嘴没有眼睛鼻子,再次摔入河水中一切就都风平浪静没了动静。

  河水溅到我的身上,用手一摸感觉清清楚楚,我惊讶的道:“你不是说这一切都是幻觉吗?可我身上的河水如何解释?”

  “没人能说清武侯的神妙。”他算是简短的回答了我的疑问。

  话音未落我们眼前又是一阵金光大盛,深沉阴暗的环境忽然变的金碧辉煌,只见无数个烈焰熊熊的风炉出现在我们眼中,许多赤身裸体的铁匠手持铁锤一下下敲击在风炉中烧红的铁块上,倒出都是火花横飞,就像再放一场烟火。

  就这样经历了数处幻象,还是回到了百合子那片白雪黑林的区域,小六子喘了口气道:“这就是生门所在,如果不识武侯八阵图,就会在那几个幻境中绕来绕去,永远走不出来。”

  我们走出来后那老怪物也跟了出来,他双脚每次踩下都会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我紧张的计算着他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又听苟长青高喊一声蹲下。

  来不及多想我立刻蹲下,只听呜呜破空声响,两三支乌黑的长箭破空而过,射在巨人精赤的身体上,却根本无法射入,接着林子中人影晃动,数十个脸上涂抹着油彩的人将手中持着削尖头的长木棍对准了我们的乘坐的棺材。

  看来小六子对于八阵图不甚了解,我们根本就没有绕出去。

  却听他大喊一声道:“跳啊,这些人可不是幻象。”说罢纵身从棺材里跳了出去。

  这些木棍和长矛没有区别,以白毛老僵的速度,必然会刺入棺体,虽然明知道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条,但能活一秒算一秒了。

  没想到雪莲花比我还要干脆,趁我犹豫时她纵身便跳了出去,眼见就要被尖刺穿身,我们纷纷跳出棺材,然而这些人随即便受了长棍,拉开一张大网,四个白毛老僵被尽数裹在其中掉了起来。

  绳网就像具备某种魔力,僵尸被裹住后顿时没了动静,看来当地原住民对于山里的精怪有很强的控制力。

  一个彪形大汉从林子里走出,他身材虽然没有巨人那般高大,但至少也有两米往上,只见他将白色的兽皮围在腰间,上半身肌肉虬结,胸口纹着一个巨大的熊头。

  难道我们来到了纳比族的领地?

  大汉对雪莲花道:“快进林子里,这里太危险。”说罢居然毫不犹豫迎着疯跑的巨人冲了过去。

  两个异常强悍的男人用尽全身气力撞在一起,只听嘭的一声大响,虽然大汉被撞到飞出去,巨人也踉踉跄跄倒退几步,但他随即便站定身体,两步跨到大汉面前一脚冲面门来,大汉身手极其敏捷,一把抱住大腿将巨人整个横过头顶,狠狠摔在地下。

  这是力量与力量之间的对拼,我很佩服纳比族勇士的胆量,因为在我看来这个巨人必定是个怪物,敢于之正面为敌,是需要过人勇气的。

  不过我也认为,大汉虽然勇猛,但必定会败在巨人手中,因为隐秘力量必定无法战胜超越自然的力量。

  不过很快场内形式就有了转变,虽然大汉逐渐落入下风,但林子里接二连三走出数位身着战甲的彪形大汉,在体型上他们和冲入场中阻击巨人的大汉不相上下,而且身上战甲全是黄铜制成,有了这层保护再加上腰间挂着的铁叉,我估计巨人就是再牛逼也会被这些人捅成碎肉。

  这下大汉挡在我们身前,就像一堵高墙,光线顿时暗了下来,我终于放下悬着的心,看来这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之后一个生态威严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见我们他似乎并不惊讶,高傲的眼神扫视我们一圈便走到林子边上。

  雪莲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跟了过去道:“爹,哥哥被他们杀害了。”

  看来这人就是我的“老丈人”了,想到这儿我顿生拍马屁的心思,可出乎我意料的是老人对于儿子的惨死的消息居然只是冷冰冰的口气道:“他与异族女子私通,死有余辜。”

  这时纳比族战士已经完全处于下风,我老丈人道:“抓住他。”他似乎沉着在胸,随即就对我们道:“你们是禁区的人?”一句话把我们问傻了,他做为一个原始人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身份?

  苟长青点点头道:“我们是禁区的猎鹰战队。”

  “好,这里发生的事情我需要你们把消息带回去告诉他们。”

  “嗯,我能冒昧的问一句您这儿到底怎么了?”苟长青小心翼翼的问道。

  “今天被你们无意放出的巨人对于我们而言是无价之宝,这是古代兽人战士中最强悍的一种,名为之怒,而套着狼头的之怒意味着他的身份不是战士,而是一个大祭祀,根据纳比族圣教的指点,百合子藏匿了八名之怒的大祭司身体,只要凑齐这八颗心脏就能复活之怒的始祖,千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这八名大祭司,一共找到了七位,最后一人始终不得其踪,今天终于找到了。”

  我有些奇怪道:“难道纳比族、德西族不是之怒与阿比的中文翻译?”

  “当然不是。”老头傲然道:“我们的先人在远古时期曾与这两组间爆发过一场血腥的战斗,但最终是以纳比、德西两族获胜而告终,如今我们只需要再次战胜之怒的始祖,就将是这个地球上最强悍的种族了。”说到这儿他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而小六子则拉着我走到一边低声道:“还记的我和你说过之怒和阿比是外星人建造的兽人兵团,目的是为了和另一股外星文明一较高下吗?”

  “记的,咋了?”

  “按照老头说的话,纳比和德西则是另一种文明制造出的兽人战士了,所以……”

  我心里咯噔一下道:“他们身上可能藏有另一外星文明的线索,如果我们能找到……”

  小六子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