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4章 雪原神的真相

第24章 雪原神的真相

  新线索的发现又是爆炸性的,我一直觉得小六子说的这些事情和我距离很远,没想到一抬头它居然就在我脑袋上头。

  而且老头无意中透露了一个信息,禁区对于百合子中隐藏的神秘现象是完全知晓的,所以派我们来此的真实意图真的只是为了救援?一个巨大的疑问在我脑海中形成。

  数十名纳比族战士已经将之怒祭祀围在当中,他们使用铁叉毫不留情的刺入巨人的双腿、身体上,这些铁叉极为锋利,所以巨人刀枪不入的身体立刻布满了血洞,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本应是僵死千年的身体居然流淌出了鲜血。

  看着场中打成一团的勇士们,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我们所谓的神佛。

  我们信仰的“诸神”很有可能就是科技高度发达的外星文明,他们利用科技手段创造出了全新的生命,赋予了当时尚处于野蛮、未开化的人类更加强悍的力量,同时也将先进的文明科技带入了曾经蛮荒一片的地球,而聪明的人类种很好的把握了这一机会成功的从众多生物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地球王者。

  所以哪有什么地狱天堂、那有什么鬼神天主,一切的一切不过就是超级科技的运用与继承。

  当然也有可能赋予我们一切的外星文明将自己打造成了神的概念,以至于在原始人眼中他们就是无所不能的天神降世。

  我似乎正在靠近一个巨大的真相中,但是一切却又被浓雾掩盖,虽然能看清周围轮廓,但细节就差那么一点点始终无法看清。

  之怒族的大祭司终于被纳比族的战士掀翻在地,他们用铁叉刺穿俘虏的胳膊和双腿,将他的双腿牢牢固定在雪地上,接着在雇佣军营地出现的瞎眼祭祀尖笑着摸出匕首靠了上去,他并没有立刻挖出对方的心脏,而是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嘴里也喃喃自语的说着无法听懂的咒语。

  中年人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道:“少年,是你们为我带来了荣誉,请问你们需要何种奖赏?”

  我们六个人面面相觑了半晌,还是我道:“要不然咱们商量一下成不?”

  他呵呵一笑道:“没问题,想好了随时来找我。”

  于是我们六个围坐在一株黑松林树旁,我松了口气道:“反正不管咋样,咱们平安离开此地已成为定局了。”

  “但是也不要掉以轻心,要不然就让他送咱出去吧?”卢宇凡道。

  我忍不住骂道:“你小子真没出息,不说贪心点去索要金银珠宝吧,你居然把这条算奖励了?”

  “那你说咱们该要啥东西?”

  我想了想道:“我就想知道纳比族崇拜的神仙到底是谁?”

  除了小六子其余几人被我说的莫名其妙,雷震道:“三儿,你不是被吓疯了吧,这话说的不着四六的?”

  我笑道:“就算是疯了吧,但这个世界上很多出色的人都是疯子。”

  “现在可不是扯蛋的时候,我比较赞同老四的说法,财物对我们而言根本没有意义,能平安的从这里出去才是最重要的。”苟长青道。

  “我没想贪心要他们的财宝,我只是需要听他们说个故事而已,如果他们有心除掉咱们,无论如何都会动手,难道会因为一个故事而生变数?你们也太多虑了。”

  半晌无声,苟长青点点头道:“满足你的好奇心,但仅此一条,其余咱们啥都不要。”

  “你放心,我是那贪小便宜的人吗?”说罢我和小六子使了个眼色,去到头领身边他道:“怎么样?你们想好了没有?”

  “能够亲眼见到你们身上所有的神奇力量已经使我感到万分荣幸,不敢有任何过份请求,但是我想祭拜雪原神,希望头领能满足我这一个小小愿望。”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能编出如此言不由衷的瞎话。

  而我这句颇有技巧含量的瞎话又感动了淳朴的纳比族头领,他对我顿时另眼相看,点点头道:“雪原神确实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他为这个世界送来了纯洁与安详。”

  “对对,您说的太对了,所以我迫不及待想见到他。”说这话时我语气略显轻浮。

  “我会安排你们见到他的,不过接下来你们将要看到最不可思议的一幕,我们将要复活之怒的始祖。”

  “您说的是不是待在德西族圣地中的那具棺材?”

  “没错,就是那具法老遗棺,里面存放着之怒长老的遗体,一旦启动仪式,八颗大祭司的心脏就能召唤灵魂,解开封印的始祖身体,他会从一具尸体变成活体。”

  “可是你们复活之怒始祖又为了什么?”我不解的道。

  “圣教之上有记载,雪原神就是因为死于之怒始祖手中,所以才幻化成为百合子终年不退的积雪,而之怒始祖因为杀戮神明,遭到天谴死在了此地,可无论如何不是我们亲手屠戮的永世之敌,所以千百年来两族勇士唯一的愿望就是复活之怒始祖,并将他斩杀于雪原神保佑的大地上,我们要以之怒始祖的鲜血祭祀雪原神的在天之灵。”

  一句话说的我恍然大悟,看来远古时期那场两个外星文明之间发生的战争最终虽然是以德西、纳比两族战而胜之,但背后的大BOSS确实被之怒始祖暗杀身亡的,而两族人咽不下这口气,千百年来都准备将老刺客的尸体复活再杀一次。

  不得不说仇恨赋予人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大祭司念完冗长的咒语后走到巨人身前,他虽然奋力挣扎但就是无法挣脱束缚,大祭司高高举起手中的匕首奋力插入他的胸口,摆弄了几下后猛然将一颗鲜血淋漓兀自跳动的心脏从他胸口掏出,接着高举过头顶,鲜血顿时将他惨白的一张脸染的通红,看来就像是刚刚吸过人血的魔鬼。

  周围所有站着的纳比族战士立刻跪倒在地,有节奏的拍着手掌,发出“轰、轰”的吼叫声。

  接着走来四位身着金甲的年轻人,但是身材比之前那几位战士更为高大雄壮,几乎和巨人不相上下了,他们抬着一个巨大的形状像太上老君炼丹炉的金罐,放在祭司面前也跪在地下,大祭司打开一道门郑重其事的将心脏放了进去,接着有人爬上树梢射出了一支发出尖利哨响的穿云箭,大祭司将手中拐杖往地下重重一顿,拐杖顶端的骷髅头双眼顿时喷射出一股橘黄色的火焰,他将杖头放入金罐底端,只听轰的一声,内部燃起了熊熊大火。

  这哥们是要炼丹吗?我暗中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