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5章 兽王之心

第25章 兽王之心

  一股青烟从金罐顶部升起,林子中充溢着一股说不好奇怪的味道,接着走出八名身着金丝布袍,头戴金冠的女子,围绕金罐坐下手握着手围成一道圈,随后嘴唇开始不停蠕动,起先声音犹如蚊哼,可随即声音越来越响,到后来简直声若洪钟,响彻云霄,我被震得头脑一阵阵发晕,可无论我退出多远,那声音始终将我包裹其中,一点没有减弱,就算将耳朵堵起来也没用。

  他们几个和我也差不多,各各晕头转向,面色惨白,身体最弱的陆续生居然吐了,就在我们将要集体晕倒时,忽然一阵凄厉的狼嚎声传来,那洪钟一般的靡靡之音顿时弱了下去。

  循声望去只见数十头野狼身上拖着一辆木轮车急速赶来,后面跟着几十位身手矫健的德西族战士。

  纳比族头领的大公子刚刚死在德西族手上,按理说即便是报仇也应该是纳比族人,怎么发动突然袭击的居然是德西族。

  这些人速度极其迅速,很快便超越“狼车”冲到了祭祀圈中,但并没有发生我想象中的“火并”,只见其中一名浑身布满伤疤,表情凶悍的男人冲着纳比族头领微微鞠了一躬,随即挺起胸膛表情高傲的道:“接到命令我们立刻赶来,践行我们之间古老的盟约,很荣幸能与你们携手共对雪原神的敌人。”

  头领微微点头算是回答,接着转身朝林子深处走去,经过我们身边他道:“请随我来。”

  跟着走进林中一处木屋,我以为这是头领居住地,进去才发现居然满是用木箱装盛的武器,这其中有各式突击步枪、重机枪、手枪、甚至还有俄制萨姆肩扛式导弹发射器,这东西的威力可比反坦克导弹要强悍数倍,甚至能用来攻击低空飞行的战斗机。

  “之怒始祖是异族人,所以我希望你们也能加入这次战斗,毕竟我们的肤色是完全一样的,这里的武器都是那些妄图入侵百合子的异族士兵留在此地的,你们可以随意挑选使用。”

  卢宇凡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他紧紧抱着一把M82A1型大口径巴雷特狙击步枪道:“我做梦都想用这东西打人,今天梦想终于实现了。”

  除此外还发现一挺加特林机枪榴弹炮。

  卢宇凡对于枪械十分在行,很快便将分解的机枪炮组装起来道:“同志们,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中型的枪械库,有这些东西在我一个人就有把握把老怪物摆平了。”

  “别忙着吹牛了,打败那老怪物再说。”我道。

  “这么多能力超强的人,这么多超级强悍的武器,还用担心一个变种人吗?”卢宇凡满不在乎的道。

  “你们都是军人,军人都喜欢先进的武器枪械,这些就算我给你们的礼物,做好准备,明天午夜前之怒始祖就会复活。”头领道。

  我们埋着头挑选着武器弹药,都感觉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儿了,最终确定我和雷震使用萨姆导弹发射器、陆续生负责使用机枪榴弹炮,控制中近距离,卢宇凡则当仁不让的背起那把超级重狙,负责外围狙杀,最搞笑的是小六子,他挑了一把AK47,告诉我们自己最喜欢玩CS这款游戏,人送外号AK小王子,所以有机会在现实中使用这把枪,他当然不能放弃。

  而我又在一堆琳琅满目的手枪中找到了一把枪管极长的左轮,这把枪是银灰色的枪身,枪把是温润的象牙色,入手分量感十足。

  “这是M500左轮,威力堪比突击步枪,不过对于咱们所拥有的武器而言,这东西和弹弓差不多。”卢宇凡不屑的道。

  “有的东西看起来不起眼,关键时刻能保命。”我打开弹仓,只见这把巨大的左轮只能装五发子弹,填满合上弹仓,我挂在腰间道:“有没有西部牛仔的范儿?”

  “在这穿上西部牛仔那一套早就被冻上了。”卢宇凡笑道。

  确定了和他们联手对敌,我们成了贵客,晚上吃的是烤鹿肉,不得不说纳比族人烧烤的手艺简直天下无双,我曾经吃过的烤肉串和这个相比那就是垃圾。

  而纳比族人的祭祀仪式则进入了高潮,那口巨大的棺材被拉来后插入雪地中,棺材上绕上了一层结实的锁链,周围升起了熊熊大火,纳比族战士运来了大弩弓,上弓箭时以他们如此强悍的力量,浑身肌肉紧绷的就像要爆裂一般,拉满后强壮的纳比族人都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架在弓弩上的不是木箭,而是铁箭,每一根都有标枪般粗细长短,四架弓弩呈扇形展开在木棺正面,一旦之怒始祖复活第一波攻击就是这种威力强劲的铁弓弩,我估计射出箭的威力不比机枪炮的威力小到哪儿,就算老怪物是钢筋铁骨也得被射穿。

  第二波攻击就是萨姆导弹,机枪炮是第三波,配合卢宇凡的重狙,如果遭遇此重创他还能活着,十条命必然去了九条,接下来他不可能阻挡纳比、德西两族精英战士的攻击。

  四层立体攻击就算是雪原神在世只怕也承受不了,何况一个变种人,为此我们心情都很放松,吃肉吹牛,都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幸福感,卢宇凡甚至道:“这次任务看似危机四伏,到这份上也就没啥可怕了,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份工作,免费旅游,体验刺激,如此而已。”一番话说的我们齐声大笑。

  正聊得开心雪莲花走到我身边小声道:“和我来,有些话要告诉你。”

  我抹了一把油乎乎的嘴巴,跟她走到一颗黑松林树后,雪莲花转身表情严肃的对我道:“一旦始祖死亡,我要你在第一时间挖出他的心脏吃下去。”说罢她从腰间抽出一把动物骨头支撑的骨刀递给我道:“他的血肉必须用骨头做的刀具割开,否则就会失去效用。”

  我有些莫名其妙道:“妹妹,我虽然是个死囚,可还不至于活吃人肉的地步,你这个要求实在难办。”

  “如果你不吃这颗心脏,我保证你们无法活着走出百合子,我的父亲只是利用你们和他作战,一旦战胜这个怪物,让他得到心脏也就是你们的死期。”

  “为什么?这颗心脏有何说法?”我顿时紧张起来。

  “我在很早就曾经进入过纳比族圣地,偷看过雪原神留下的圣教,所以我知道之怒、阿比两族和我们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的神更加信任狼的智慧,所以将指挥权赋予了之怒的始祖,这个怪物集合了狼和熊两种神力,而他的心脏被称为兽王之心,只要吞食下肚就会获得神奇的力量,你以为我父亲复活之怒始祖真是为了给雪原神报仇雪恨?这不过是他为自己私欲寻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被彻底震惊了。

  “他对于我哥哥的死不闻不问,或许他根本就不是我的父亲。”雪莲花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了愤怒的神色。

  “我明白了,所以你父亲是整个雪原中唯一掌握这一秘密的人,所以他不惜冒险取得这颗兽王之心以期获得获得其中神奇的力量对吗?”

  “没错,为了权力、力量他已经做了太多的错事,我想纳比族在他的控制下迟早会走向灭亡,所以必须阻止他。”雪莲花坚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