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7章 大决战(2)

第27章 大决战(2)

  虽然这只是我们第一次执行任务,但早在这之前我们就已朝夕相处了大半年,禁区的训练其实和战斗没有多少区别,能够一起面对共同度过这段岁月,我们早已成了生死兄弟,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够关心自己的其实也只有团队里另外三个人而已,所以他们在完成任务后并没有抛弃我,也是这个原因。

  如今最好的兄弟就这样活生生死在我的面前,而且是为了救我的性命,我心里难受到了极点,甚至连炸弹爆炸声我都没有在意。

  “老二,我、我对不起你。”到这份上我还能说些什么?没有任何一句话能够表达我内心的愧疚。

  雷震摆了摆手道:“咱们自己兄弟,别扯那些用不着的,换成是你你也会这么做。”

  “可毕竟受伤的不是我。”

  “兄弟,拜托你一件事,我妈有心脏病,还缺笔钱,如果将来有机会你能出去,我想你去看看她,我这个儿子她算白养半世,哪怕你给她烧顿饭也算我尽了一份孝心。”

  我被他一句话说的眼泪水夺眶而出道:“大哥放心,我就是这颗脑袋不要,也要做一顿饭给伯母吃。”

  “谢谢兄弟,给我点颗烟吧,这辈子我就没抽过一颗烟。”我用哆嗦的手掏出一颗烟,打火机点了几下才算擦着火,把烟点着想塞进他嘴里才发现雷震已经气绝身亡。

  失去兄弟那一刻,我真是欲哭无泪,导弹爆炸点燃一片茂密的树林,燃烧着的树枝接二连三从掉落,我心中升腾而起一股复仇的火焰,立刻扛起导弹发射器瞄准燃烧着的树林。

  刚才火控雷达发出的声音表明雷震已经锁定了那个怪物,但树林上除了熊熊燃烧的大火,别无他物。

  这混蛋中了四根铁箭,所以手中应该还有两颗,我不敢贸然出击,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树林中的状况,正在这时只见小六子指着身体西北方向一片树林道:“你们看那上面好像有些不对劲。”

  话音刚落在制导瞄准镜中就出现了一条深蓝色的类似于尾巴的东西,只见狭长的尾端还长有一片类似于角质的三角形尖头,尾巴在细微的晃动着,而一根银光闪闪的枪头也在树林中若隐若现,因为目标并不清晰,火控雷达无法锁定,我大声道:“快躲回去,他就在那里。”话音未落一根标枪破空而至。

  小六子并没有躲,就笔直的站在原地,这根标枪并不是冲他而去,而是对着小六子身后的陆续生。

  这小子真有眼力价,我刚喊出第一个字他就躲到了机枪炮之后,标枪直接刺入炮管,毕竟是精钢物体,铁箭刺入部分便以力竭,微微露出的箭头距离他脑袋只有几寸的距离,如果再往前刺入十厘米的长度,陆续生也就报销了。

  “轰”的一声响,粗大的树杆被重狙发出的子弹打的木屑横飞,只听“啊呜”一声,一头浑身蓝色,长着野狼脑袋,熊爪、遍体鳞甲,甚至还长着一对肉翅的怪物从一株树后跳跃而出,左手握着一根铁箭在空中以鸟类飞翔的姿势划出一道清晰的弧线落在另一棵树上。

  然而打移动靶正是卢宇凡的强项,不等它双脚站定,又是一颗威力巨大的狙击枪子弹射在怪物的立足处,由于松树高处较细,被一枪崩断,虽然没有击中怪物身体,但是它不及跳跃,跟着树枝跌落,这对我而言可是绝佳机会,也不需要火控雷达锁定了,直接瞄准它摔落之处便扣动了发射装置。

  只见一枚小型导弹飞速朝怪物射去,就在撞击即将发生时,它猛的抬起左腿,用脚爪将导弹攥住,可导弹、炮弹都是有引信的,虽然具有延时性,但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时间,只听轰的一声大响,导弹随即引爆,我伸长脖子朝升起的火光中望去,烟尘散尽后深蓝色的身体虽然布满了烧焦的黑灰色,但之怒始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那颗深蓝色的狼头紧紧瞪着我,咧开抖动的嘴巴显示出它内心极大的愤怒。

  这才是之怒始祖真正的形态,它的创造者不可能将一个终极怪物打造成只有身高和体力的巨人,他可以将一切强悍的物种性能融入这一怪物体内,或许这根本就是一头为了刺杀“雪原神”而造出的怪兽,否则一个身体高大的巨人如何避过众人的耳目,近距离接触“雪原神”。

  纳比族头领复活了一个我们根本无法控制的凶兽,这片森林将成为一个巨大的墓地,我们都将埋葬于此。

  数十名纳比族的战士身着铜甲,手拿铁叉毫不畏惧的冲了过去,怪物暂时将注意力从我身上移走,一把攥住一人手腕,紧接着一口咬入他的喉管中,而对于砍到身上的数把刀它根本毫不理会,只听一阵金铁交鸣的响声,砍刀和鳞片摩擦发出一阵耀眼的火花,它猛的一抬手,两名战士惨叫着倒飞入树林中,接着那根深蓝的尾巴犹如毒蛇吐信,瞬间刺出数十下,肉眼根本无法看清他的动作,身边几名纳比族战士心口处多了一处血洞,惨叫声此起彼伏,所有人瞬间横尸倒地。

  我偷眼看了头领一眼,只见他面色惨白的关注着场中动向。

  而我对于雪莲花的承诺也成了一句笑话,在这样一个强悍的怪物面前,我用何种办法可以吃到它的心脏?

  杀死了数名纳比族的战士,它再次将注意力对准了我,发出沉闷的吼叫声正要过来,只见寒风萧瑟的大地上一个精赤着上半身,浑身布满伤疤的男人拦在了它的面前,这人双手各握着一个精钢制成的铁圈,铁圈上是模仿狼爪浇铸的锋利尖刀。

  虽然面对强敌,但这人没有丝毫畏惧,瞪着它的双眼精光四射。

  这个人是德西族最强悍的勇士,只有最厉害的人才渴望遇到更强的对手,所以无论对手多么可怕他都会选择欣然面对。

  怪物看看我,又看看他,最终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或许怪物心里很清楚我只是个不堪一击的对手,只要打败横在面前的对手,我不过是案板鱼肉而已。

  这时又听一人道:“干达,这场架我先来。”说话声中一个坦胸露背,胸口纹着熊头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中走出,这是纳比族战士,但他并没有穿铜甲,手上握着一根粗大的铁棍,棍头出是一块圆形的纯铁疙瘩,就这一物件目测分量至少在两百斤以上。

  干达冷笑一声道:“洛海,机会难得,你可别跟我抢。”

  “这可是纳比族的地盘,理应我打头阵。”洛海说这话走到干达身边。

  “凡事得有先来后到,你明明比我晚,却要插队先上,这可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勇士该有的行为。”面对着一头极其可怕的怪兽,这二人居然争先恐后的要先与之对战,难道二人是超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