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8章 始祖杀器(1)

第28章 始祖杀器(1)

  “好,就让你先上,不过丑话我说在先,万一你要是顶不住了,我可不会跟你客气。”洛海拎着巨大的铁棍退到一边。

  干达微微晃动了手上的铁爪,发出“嗡嗡”响声,刀刃非常锋利,他随即展开双臂怒喝道:“来吧。”

  怪物甩动了两下尾巴,激起一片白雪,迈腿朝他冲来,只听一声狙击枪的怒吼声,炮弹一般的子弹在狼头之上开了花,然而他只是脑袋向后一仰,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卢宇凡的重狙子弹接二连三的打在怪物身上,虽然没有造成致命伤害,但却延缓了它前进的速度,即将靠近干达时只见人影一晃,他已经到了怪物身后,抬起双手将一对钢爪对准怪物的太阳穴狠狠刺入。

  他速度快怪物比他速度更快,不等刀刃临身反身便抓出一把,干达虽然退的飞快,但胸口还是被抓出几道伤痕,鲜血顺着伤口流淌而出,他却露出笑容,伸手抹了一把鲜血擦在脸上,蓦然发出怒吼踢起一大团雪花,趁雪花遮面闪电般冲入怪物胸前,铁爪如风一般抓出了几十下,之怒始祖在他的一连串攻击下居然连退数步,轰然倒地,干达纵身跃上它的身体对准硕大的狼头挥拳狂殴。

  他的拳头上全是尖利的刺刃,这要是搁普通人身上,那脑袋早就不见了,即便强悍如之怒始祖这样的怪物,也被抓的满脸血痕,但经过一连串的攻击,它适应了节奏身下的尾巴忽然钻出对准干达的脑袋刺入,他回手用钢爪挡开,但因为力量太强被掀下怪物身体。

  他顺势在雪地上一滚,之怒始祖却以尾巴的力量弹了起来,它张牙舞爪准备进攻,然而又是一声枪响,子弹射在了它的左脚脚腕处。

  卢宇凡算是想明白了,子弹对它的身体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那干脆就打腿,至少能让它失去平衡。

  怪物猝不及防中了一枪,身体歪扭着朝左边冲去,干达速度极快,眨眼就上了它的肩头,两腿紧紧盘住它的身体,双拳挥起对准他的脑袋又是一阵狂抓,但这次他双手被怪物抓住了。

  我心中暗道:不好。因为以之怒始祖的力量,把他撕扒成两半没有任何问题,千钧一发之际,又是一颗子弹射在怪物的腿上,它骤然失去平衡,踉踉跄跄歪着走了几步,两人同时摔倒早雪地上,干达反应奇快,不等摔实,一个跟头翻下怪物身体。

  只见银光大作,洛海挥舞着大铁椎赶到怪物身前,趁它未及起身,狠狠一锤轰在脑袋上,如果说干达强于速度,洛海就是纯粹的力量,无以伦比的巨力通过冲击力十足的特疙瘩狠狠砸在之怒始祖的脑袋上,产生的气浪震起一片雪花,而那个深蓝色的狼头也被砸入土层中,甚至连身体都被带入一大截。

  干达怒吼道:“洛海,你这个言而无信的骗子。”洛海却哈哈大笑举起铁椎,只见铁疙瘩上布满了鲜血,难不成之怒始祖被这一锤彻底砸扁了脑袋?

  在我的疑惑中洛海攥住它的尾巴将之怒始祖身体拖出泥洞,果不其然,只见它的脑袋被砸的血肉模糊一团,根本分辨不出是狼的脑袋,看来纳比族战士的力量确实无以伦比,居然能将导弹无法伤害的身体生生打烂。

  干达气的脸都抽筋了,用铁爪指着洛海道:“以这种卑鄙的方式杀死他,难道荣誉就属于纳比族了?”

  “我早说过只要你不成,我立刻就会上,事实上打了半天你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我可不算捡你的便宜。”

  这话也不为过,因为干达拿这个老怪物确实没有太好的办法,如果不是洛海这一锤,还不知道要打到猴年马月,可德西族的人必然不能让这份天大的功劳被纳比族抢走,于是两方立刻变的剑拔弩张。

  只见头领苍白的面色恢复如常,他笑容满面的走到之怒始祖尸体前道:“大家不用为一点小事争吵,这次合力对敌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两族共同的功劳,就让我们暂且放下成见,将伤害雪原神的怪物破腹挖心,祭祀神明的在天之灵。”

  雪莲花急了,冲到我身边道:“你为什么还不行动?”

  “周围围了一圈纳比族战士,你让我如何取得兽王之心吞下肚子?只怕我来不及吃下怪物心脏就先吃了洛海的大铁锤,再说不用洛海出手,你爸爸我也打不过啊?”

  雪莲花紧紧盯着场中变化,沉声道:“无论如何要阻止他。”

  “我看难度比较大,毕竟这是你爹的地盘。”

  头领抽出一把骨刀高高举起在头顶道:“就让我们执行神的旨意,将……”话音未落那根深蓝色的尾巴忽然竖起,噗的一声穿过头领和洛海的胸膛。

  由于变故突然,他二人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时间便中了招,而似乎已经死亡的之怒始祖再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它用力甩动着稀烂的脑袋,随即身体肌肉明显变大变粗,之后狼头忽然爆裂,一颗湿淋淋的狗熊脑袋出现怪物的脖子上。

  它又长出了一颗全新的脑袋,这下麻烦可大了,因为这说明无论如何都无法杀死它,连脑袋都可以再生,何况身体其余部位,而且每经过一次重大伤害,再度复活的之怒始祖就会变的更大更强,这叫我们如何是好?

  更显粗壮的尾巴举着两个垂死挣扎的纳比族人到了面前,只听头领用惊恐的语气道:“别、别杀我。”

  它张开满嘴犬齿的血盆大口,缓缓将头领脑袋全部塞入嘴巴,在头领的惨叫声中一口咬合,血光四溅中一颗脑袋被咬的稀烂。

  洛海算是条汉子,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还是举起手中的铁锤,然而这次他没有丝毫机会,怪物一拳打在他脑袋上,就像铁锤夯在西瓜上那样将他的脑袋也打得粉粉碎。

  我情知麻烦大条,毫不犹豫拉着雪莲花就跑,队友们也各自逃命要紧,而那些无畏的战士们接二连三朝怪物展开攻击,结果可想而知,无非就是以卵击石。

  怪物似乎对我轰了它一炮怀恨在心,轻而易举的打倒所有人后紧紧盯着我追来,这可要了我的亲命,便对雪莲花道:“咱两不能在一起,你和我反方向走。”

  “不,我死都要和你在一起。”

  “别说那傻话,无谓的牺牲一个都不要有,赶紧走不要拖我后退。”说罢我离开她往反方向而去,怪物随机调转身子紧紧跟来。

  始祖身体变的粗大虽然力量更强,但速度却受了极大的影响,没法再辗转腾挪的蹦来蹦去,否则我早就被它追上了,可即便如此我两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被他追上只是时间问题,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冲我头顶越过落在身后,我扭头望去居然是干达,只见他紧紧攥着那对狼爪毫不畏惧的对着始祖冲去。

  做为一名天生的战士,与强敌对垒甚至比活下去更有意义,我能理解他这种行为,而且这也为我赢得了宝贵的逃生时间。

  可很快我就听到身后干达的惨叫声传来,看来两人的差距实在过于巨大,接着始祖沉重的脚步声又开始在我耳边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