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29章 始祖杀器(2)

第29章 始祖杀器(2)

  看来最终我还是难逃一死,很快我冲出林中,看见空旷雪原中那片隆起的雪丘,这正是德西族人存放之怒始祖法棺的地方,也是德西族战士获得力量所在,此时我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根本无法跑远,只能朝德西族圣地而去,然而没想到的是苟长青等人也从另一边树林中冲了出来,他们紧紧跟在我后面,我道:“你们快跑,别跟着我。”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苟长青淡淡的道。

  我心里一阵感动,有了这样的兄弟即便是死又何惧之有,我也没力气说太多的废话,跑到雪丘前推开铁门打开暗道,带着他们一起逃入洞口之下。

  只见水晶棺材里的人已经不见了,但鲜血还在,我们累的浑身发软,坐地大口喘气,小六子道:“这里能通往白毛老僵的洞穴,应该能绕开老怪物,咱们在加把力气,能跑……”话音未落地道口轰的一声打开了,只见之怒始祖那硕大的熊头透过地道口恶狠狠的瞪着我们,看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只有小六子身上挂着一把AK,他体能真心不错,立刻举起对准洞口就射,大家心里都清楚这种武器根本不可能对怪物造成任何伤害,而“AK小王子”悲催的枪法虽然将洞顶打的到处都是弹坑,但就是没有一颗射在始祖脑袋上。

  它一爪便将洞顶石壁拍的完全碎裂,大裂口可以通过它的身体,老怪物纵身便跳落下来,摔在地下震得棺材里的鲜血乱晃,这下可好,我们跑进了一条死胡同,彻底没了生的希望。

  所有人立刻成扇形散开,怪物根本不搭理他们,就是怔怔盯着我,卢宇凡站在它侧后方,抽出匕首就像偷袭,怪物随手一挥根本没接触上,只凭一股劲风就将他吹得如断线风筝撞在石壁后跌入水晶棺材上,压破玻璃后泡入一堆鲜血中。

  受此重击他整个人晕了过去,苟长青则掏出手枪对准它一阵乱射,怪物却连感觉都没有,他对我们道:“快跑。”

  我心道:就这屁大点地方还能往哪去?

  始祖对着我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震的我整个人都木了,小六子这时表现出异常的英勇,举起没了子弹的步枪朝怪物腿上轮去,一下砸的枪托断裂,它硕大的熊头却转而望向小六子,接着一把就将小六子抄在手里。

  然而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的是它并没有伤害他,只是将吓的呆若木鸡的小六子挂在高处突出的石壁上,接着又扭头对准了我,还能有啥选择,跑他娘的。

  我也是垂死挣扎,转身往山洞深处跑去,它不急不慌的跟在我后面走进了洞里,我跑到尽头再也无路可走,想往上爬,可是光溜溜的洞壁比溜冰场都光滑,根本没处下脚。

  到这份上我估计自己是没活路了便对他们三人道:“你们快跑,别管我了。”

  苟长青则冷静的对陆续生道:“你和小六子带着老四离开这儿,我留在这陪老三对付它。”这是摆明了要陪我一起送死。

  如果有来生,但愿我们还能在一起做兄弟。

  怪物已经逼近我面前,没法再劝苟长青,只见那颗熊头居然露出一丝嘲弄般的笑容,左手肥厚的熊爪以微微扬了起来。

  或许是命在顷刻,强烈的求生意志让我脑子忽然变的聪明起来,我一把掏出威力堪比突击步枪的M500左轮对准始祖大开大阖的裆部放了一枪。

  “啊呜”一声奇怪的尖叫,始祖脸部五官骤然收紧,双爪下意识的捂着裆部直抽气,没想到关键时刻居然找到了它的罩门,我顿时激动起来道:“狗日的蛋蛋是个弱点,想办法攻击它。”话没说完,它猛的一拳插入我身边的石壁上,石屑纷飞,我被震得一交跌倒在地,接着腰部一紧便被它的尾巴缠住,之后身不由己的脱离地面被它举起。

  巨大的缠裹力量让我连气都喘不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小六子大喊道:“接住这块牌子。”只见他已经跑到怪物背后位置,将手中一个物件朝我丢来。

  怪物并不知道这一情况,只是将我缓缓举起,我伸手便接住牌子,只见是一个类似于护身符的挂件,黑色的绳子一端系着块铁牌,铁牌上刻着一个圆圈包裹的三角形,小六子道:“让它看见这东西。”我赶紧高高举起在面前,怪物尾巴绕到面前正准备对付我,一眼看到铁牌,狰狞的面容蓦然吃了一惊,忽然就松脱了我。

  掉落在地,我捂着骨头几乎断裂的胸口连连咳嗽,始祖只发出阵阵喘气声,再也没有剧烈的咆哮,但很快它又将目标对准其余几人,准备发动攻击。

  在怪物的潜意识里,似乎对于铁牌的拥有者非常敬畏,这下好办了,我立刻转到它面前,高高举起牌子,这就像是一道生死符,怪物看见它顿时比一头猫都温顺,一屁股坐在地下,大熊爪子挠了挠下巴,两眼萌萌的望着我。

  讨好我也无法改变杀戮它的本心,捡起掉落在地的左轮对着它裆部连开四枪,打的它痛的几乎要抽抽,我心里那个得意对他们连使眼色示意赶紧先走,然而没等我转过头,轰的一声大响身侧的天然石柱包括始祖法像被这头暴怒的怪物一巴掌打的粉粉碎。

  它不敢对我发飙,只能将满腔怒火发出在雕像上,巨力产生的震荡波让我离地而起,倒摔在地,然而要命的是法老雕像手握的那根法杖也被震的飞起朝我****而来。

  要是被这东西射死那可太冤了,难道始祖知道自己无法直接杀死我,所以使用这种间接杀人的方式?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法杖几乎贴着我面颊刺入石壁中,只要在偏一寸我脑袋就会被它贯通钉在石壁上,吓的我怔怔盯着法杖几乎要尿了,然而片刻之后法杖本身那金光闪闪的表皮开始一点点脱落,露出其中暗藏的银光闪闪的“内核”。

  巨大的撞击力摧毁了法杖表层,让这根摆放了几千年的远古器物渐渐露出本来面目。

  仅看表面没有丝毫神奇之处,就是一根银光闪闪的棍子,不过入手时能感受到表面极其光滑,几乎就像水银一般,棍子整体形状就像一根雪茄烟,不过一头却是锋利的尖刺,因为光滑所以拔出不费丝毫气力,我还没闹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怪物看见了却转身就跑。

  而棍子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我觉得就要脱手飞走,用手紧紧攥住,然而棍子实在过于滑溜,坚持了没一会儿最终脱手而去,在空中棍子瞬间掉了个,尖头冲着始祖后心直飞而去,简直比精确制导武器还要精准,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它便以插入始祖坚不可摧的身体中。

  看似浑身上下毫无弱点的之怒始祖被刺穿后心后,身体僵直的撑了一会儿,最终发出一声悲鸣摔倒在地,彻底没了动弹,而我们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直到此刻都不敢相信始祖已经彻底死亡,我们已经脱离了危险。

  它到底会不会复活?这个答案很快便有了,那怪异的身体么没有继续发生变化,而是逐渐缩小成正常人体的形状,接着颜色、表皮都开始恢复正常,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尸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来“雪原神”绝不像雪莲花父亲说的那样无用,他早就埋伏下了对付怪物的手段,唯一奇怪的是为何德西、纳比两族明明拥有如此利器,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一杀器就藏在始祖雕像的法杖中?如果不是因为我误打误撞得到了这一杀器,之怒始祖只怕是要杀的两族人片甲不留了,甚至它还会祸害到百合子之外的生命,以它如此可怕的能量,即便战胜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