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1章 合约杀手

第31章 合约杀手

  一听说有奖励,我下意识就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去给雷震的母亲做顿饭。”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马晶田毫不犹豫的回绝道。

  “为什么?这个要求绝对合法合理。”

  “这是个合乎情理的要求,但绝不合法,你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如果被外人知道死囚并没有枪毙,反而好好的活着,这对于禁区而言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和外界人见面这种要求对于你们而言是大忌。”

  说到这里他高深莫测的笑道:“如果我是你会要求一个合适的奖励,你带回来的那个盗墓贼按理说应该就地伏法,他居然带外国士兵进入中国领土,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叛国罪,难道你不想保他一条命?”

  马晶田一句话提醒了我,小六子这人脑子挺好使,而且跟随一个老盗墓贼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在关键时刻救了我的命,如果能加入猎鹰战队,成为其中一员或许对于将来寻找外星遗址和试验场计划都有裨益。

  想到这儿我立刻接下茬道:“队长说的是,我希望小六子能进入禁区,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他掌握着关乎人类命运走向的秘密,对我们肯定会有帮助的。”

  马晶田眯着眼睛发呆,也不知心里再想些什么,我暗中疑惑难道他又反悔了?过了一会儿只见他两指搭在桌面上来回敲击着道:“小伙子,你得明白一个道理,有些秘密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很可能会害死别人,甚至害死你自己,你懂我意思吗?”马晶田是那种外形消瘦黝黑,说话不紧不慢的人,你很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喜怒哀乐,或是对于你的真实看法,一旦你能明确感受到他语言上的压力,就说明这件事已经迫在眉睫,不照办就会惹上大麻烦。

  由此可见外星遗址、试验场这两大秘密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却明确表达了不希望我四处乱说的态度。

  马晶田就是禁区的皇上,在这种地方如果想要活着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不要和他对着干,哪怕是任何一件微小的事情,因为杀死我们不需要有任何理由或者借口。

  我也明白无论自己能力有多强,他也不可能高看一眼,甚至和我成为朋友,所以我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按照他的要求办事,至少在禁区中我能安全的活着。

  他点了支烟身体慵懒的蜷缩进宽大的真皮转椅中,对我挥挥手道:“你出去吧,喊苟长青进来。”在我将要出门的那一刻他又道:“你和罗庆说一声,就说我说的,带小六子去办一下手续,他以后就是猎鹰战队的人了,这小子我很看好他,不过你得教会他禁区生存的规则。”

  出了他的办公室我找到小六子将消息告诉他,这小子一脸难色道:“我还想继续寻找外星遗址呢,如果加入禁区就彻底没机会了。”

  “先把自己小命保住再说别的吧,你可是叛国罪。”

  “你别吓我,真的假的?”

  “你自己觉得呢,带领外国军人进入中国境内执行军事任务,不是叛徒行为是啥?枪毙你十分钟都有足够。”

  “可这是我师父的意思,我只是……”

  “说啥都没有用,在禁区马队长说的话就是法律,你得记住了。”

  听了这句话小六子叹口气道:“看来我想走都不成了?”

  “咱们兄弟能在一起多好,互相有个照应,而且也不是说就非死不可,连之怒始祖都没把咱两干掉,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可怕的怪物吗?所以想开点,等任务结束后咱们结伴去找外星文明,一定能发现震惊世界的秘密。”

  “好吧,但愿如此。”

  我道:“你脖子上的那个护身符是从哪来的?之怒始祖对佩戴护身符的人挺照顾,这个秘密你不应该瞒着我。”

  小六子道:“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这东西,这是我师父在七年前给的,当时他说了一句话,到现在我都记着,师父说别看这东西不起眼,但是个无价之宝,你一定要带好了。当时我也没当一回事,觉得最多不过是个古董,可这次居然在之怒族大祭司的身上看到了相同形状的烙印,而且之怒始祖居然会对它有反应,我估计这东西很可能与外星遗址有关联,师父肯定知道这个秘密,如果不死他应该会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告诉我,可惜现在彻底没有指望了。”

  “你师父还有一本日记在呢,咱们仔细研究一下,说不定里面会有记录。”

  然而还没等我们闲下来研究这本日记,新任务便再度降临了。

  但这次任务并不计入个人的“复活计划”,因为这居然是一次暗杀任务,在接到这一任务时我都傻了。

  并不是因为害怕杀人,而是我实在不明白禁区里为何还会有这样一种任务存在,简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找到了马晶田,当时他正在电脑前玩魔兽争霸这款游戏,他酷爱攻城,并且在游戏中他也是“团队头领”,这个人对于权利的重视渗透于生活中的各各层面中,以至于在哪儿都是当老大,甚至虽然和游戏中的玩家私下见面不方便,他都会安排自己的助理去做这件事,他不缺钱,所以大把钞票花出去,这些人也都乐意当他的“小弟”,供其在游戏中驱使。

  看见我他表情紧张的指了指凳子道:“先坐,我这儿来不及说话。”

  我也不敢过去看,便恭恭敬敬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他撂了一包中华在我面前道:“抽烟管够,喝茶拿茶叶自己去泡,上好的雨前龙井。”

  说罢依旧专心致志的打着游戏,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几乎快睡着猛然被他拍在桌面的一巴掌给吓醒了,只见他满脸怒气的对我道:“一点点,就差一点点我就成功了,这帮酒囊饭袋,屁用都没有。”说罢他极其愤怒的关了显示器,点了支烟叉腰站在窗口。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对我道:“你找我有事儿?”

  “是,我想从您这儿核实一下,因为刚才……”

  “没错,那个人是我让你杀的,怎么,你怕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没想到咱们这儿还做这种事。”

  “这不奇怪,有钱能使鬼推磨,禁区说白了是个秘密存在的军事组织,开销没有财政拨款,不想点办法能成吗?”说罢他又露出招牌式的狡黠笑容。

  我被震得瞠目结舌,难道这是禁区堂而皇之的敛财手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马晶田走到身边拍了拍我肩膀道:“别把这事儿想的太复杂了,这世界上没有根本对与错的事情,禁区为了生存就必须做一些在你看来违法,在我看来正常的事情,这个人叫刘一根,东方海外能源公司集团副总裁,他是个十足的衣冠禽兽,勾结外国财阀,出卖国家利益,本质上就是个卖国贼,所以死有余辜。”

  “我一直以为这种任务是交由和雷震一样的特工去做的。”

  “没错,按道理说确实如此,不过刘一根做了一件错事,在去年一次海外并购中他买凶暗杀了一位反对他的商人,其实在做这件事之前,他应该调查一下对方的身份背景,可惜的是他没有这么做,被杀的人叫史密斯?丁科,加拿大能源公司总裁,能源市场因为利益巨大所以其中鱼龙混杂,为了保证自己安全他就雇佣了合约杀手。”

  “合约杀手?”我不解的道,生平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没错,就是设立一个秘密账户,往里面存五百万美金,一旦自己被害身亡,暗杀令立刻生效,第一个杀死凶手的人就会获得这五百万美金,这就叫合约杀手。”说到这儿马晶田意味深长的对我道:“之所以把这场任务交给你做是有详细考虑的,我敢说这次回来你会感谢我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