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2章 女神的需求(1)

第32章 女神的需求(1)

  当时没有体会到他最后一句话的含义,只觉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一多了也是干啥事的都有。以前只听说过怕死的人请保镖,没想暗中还有合约杀手这种暗保,而且相对于保镖,合约杀手更加可怕,因为受害人已经死亡,所以根本没有顾忌,所以凶手一辈子都会生活在被人暗杀的阴影中,看来刘一根确实不是聪明人,居然招惹了这样一位浑身是刺儿的对手。

  也难怪,以马晶田的身份一般职业杀手干的活儿他当然不屑于染指,可合约杀手这种一单价值五百万美元的活儿,他当然乐意承接,因为他手下多的就是死士,而且都是一帮身怀绝技,拥有最先进武器的死士,除此以外他还拥有最先进的情报网络,这种人不搞暗杀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所以我只能踏上这条路,因为他不是和我商量,这就是命令,我必须完成这一任务,即便不记录在我们个人的复活任务中。

  刘一根并不知道被他杀死的对手雇佣了合约杀手,他在国外因为足够幸运,无意中躲避了几次致命暗杀回到国内,相对应的暗杀指令也通过神秘的中介机构被禁区知晓,于是第N波刺杀计划适时启动,禁区不是普通的犯罪组织,所以刘一根必死无疑。

  我坐着给禁区运送蔬菜大米的军用直升机离开的,所以在第一时间便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一个靠近长江边的现代化大都市。

  并不因为我是禁区的人,所以杀人就能拿着对方照片,怀揣着手枪在马路上横冲直闯,我也必须找到接头人,得到刘一根相关资料,接头地点是在一处公交车站,当时正值五点以后下班的高峰期,我所在的车站位于主干道的繁华路段,人简直比蚁群都要密集,我甚至担心接头人会因此无法发现被人群淹没的我。

  但是很快我就感到口袋里手机的震动。

  我身上并没有手机,看来接头人已经和我接上头并离开了。想到这儿我掏出手机,是一部三星的大屏手机,号码并未显示,接通后只听一个低沉的男声道:“资料全在相册里,有一个包裹在车站对面的超市2号存包柜,密码是四个六,事儿办完后拍一张正面照,然后把手机交给宾馆服务员就成。”说罢挂了电话。

  打开相册,只见里面有大量刘一根的生活照,以及他今晚十点前所在的地点,所以我还有四个半小时。

  然而存包柜里的包裹中被没有手枪,只有一套衣服,帽子、假胡须和没有度数的眼镜。除此以外还有一张房卡,于是我根据房卡的名称找到了对应的快捷宾馆,办理完入住手续便有服务员带我去房间,打开门离开时她忽然低声说了两个字“马桶”。

  我顿时会意,关上门进了为啥打开马桶盖子果然见到用塑料袋包裹的一支格洛克手枪和消音器。

  这一天我经历了一场暗杀行动的所有过程,和电影里的丝毫不差,看来有的剧情确实来自于生活,也不是胡编乱造。

  或许是有了百合子极度危险的经历过程,虽然第一次搞暗杀行动,但我一点不紧张,我甚至怀疑自己性格已经发生变化,变的更加嗜血残忍了,不过相对于我现在的生活环境,这是必须具备的素质。

  塑料袋里除了手枪还有一张房卡,是所在城市一家五星级宾馆豪华套房的开门磁卡,于是我换上行头,在镜子里我看到的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学者,还有些文质彬彬的气质。

  他妈的,真是人靠衣装,稍微好点的西服加个眼镜就能把个混蛋装扮成知识分子,真是不怕流氓长个大JB,就怕流氓装的有文化。

  我把手枪塞进左腰,别手枪绝对有讲究,必须将枪把子以下的部位全部别在皮带下,否则别人就能透过衣服空隙看见手枪,即便是插在腰后都不保险,因为身后的衣服随时可能被无意中掀起来,尤其是人蹲下时。

  禁区流传着一个笑话,说有一个杀手第一次执行任务,枪塞在哪儿都觉得不靠谱,于是就别到了裤腰后的位置,结果走在路上他发现鞋带散了,于是这哥们便蹲下系鞋带,可当天他穿的裤子腰短点,蹲下后不但身后的手枪暴露无遗,连屁股都露了出来,当他再站起来手枪被屁股生生挤出了裤腰带他却浑然不知,最后被特警抓了个现行。

  由此可见在身上藏枪绝对是技术活,我们可不是深山老林里的土匪,把手枪插在JB上方的位置还敢骄傲的挺着肚子四处乱逛。

  我并没有从酒店大堂进入,而是被人安排从货梯直接上到厨房所在,然后绕到客房部乘电梯来到刘一根的房间,楼梯间有监控录像我不敢掏枪,但将手按在枪把上并打开保险,以防开门时他在房间。

  资料上对于他行踪记录的详细程度已经精确到八点钟可以肯定他在洗澡,于是八点钟我准时打开宾馆房门,果不其然屋子里空荡荡的没半个人,而卫生间关着门亮着灯,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我掏出装着消音器的手枪,靠近卫生间的门口确定他在洗澡便拧开门锁只见淋浴房中热气蒸腾,透过水蒸气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到这一刻我内心才略微有些紧张,戴上手套一把拉开淋浴房的门,只见身材肥胖,浑身是水的刘一根正在抹肥皂,看见我他似乎有些惊诧,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十分镇定道:“谁让你来的?不管别人出多少钱,我给你两倍……”这话确定证明了他的身份,我毫不犹豫对准他脑袋开了两枪,刘一根哼都没哼便摔倒在淋浴房中,脑子里溢出的鲜血顿时被淋蓬头喷洒而出的水尽数冲入了下水道,我掏出手机对准他面部拍了几张清晰的照片。

  办完事儿我正准备撤,可刚刚走到门口忽然有人按门铃,起初我以为是客房部的服务员,可透过猫眼一看,心跳瞬间狂飙到一亿八千万下。

  还是他娘的每秒钟……

  摸着咚咚狂跳的心脏贴在门边只觉得整个人几乎都僵硬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要是我看花了眼,一定不能是我看花了眼。”于是我第二次将眼睛凑到猫眼上。

  这次我可以百分百确定门外站着的是经常上娱乐版头条的“国民女神”FBB。

  虽然猫眼中的人脸有些变形,但那极其明显的锥子脸,以及表情中所透露出的明星范儿都明白无误的证明我没有眼花。

  难怪马晶田最后会说那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看来他早就知道这场色情交易的内幕,禁区的情报网络真不是盖的,连这都能掌握,这是他故意给我的“福利”,想到这儿我激动的都快哭了。

  不过虽然心里激动万分,但理智还是存在的,我知道无论如何都得端出大领导的范儿,否则一个不慎露出屌丝样暴露了真身那麻烦可就大了,总不能把FBB那千娇百媚的脑袋也给一枪爆了。

  耽误了这一会儿功夫她已经按了好几下门铃,脸上显露出了一丝丝的不耐烦,我赶紧关上浴室门,整理了一下衣装,平静了一下狂跳着的小心脏,走到门口道:“谁呀?”此时我忽然有些害怕,万一这两人见过面,我这一嗓子就把自己暴露无遗了。

  赶紧通过猫眼打量着她面部表情的变化,只听FBB道:“您好,是林主任带我来这儿的。”

  我激动的猛地一挥拳暗道:这事儿没跑了。随即装作一脸镇定打开门,只见站在门口的FBB穿着一身碎花的连身长裙,挎着小坤包,左手捏着一副墨镜,给了我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道:“头回见面,还请刘总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