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死囚

返回首页禁地死囚 > 第34章 女神的需求(3)

第34章 女神的需求(3)

  “我今天都进到这个房间了,自然就是您的猎物,害怕我出去败坏您的名声?这对我也没任何好处。”她声音中充满了魅惑,起身走到我面前,抬屁股便坐在我的怀里,用嘴轻轻咬了我下巴一下,嗤嗤笑道:“你还是招了吧,还有哪些姐妹和我一样被你压在身下了。”

  “我……我……”不是我不想说话,实在是因为气喘的过于剧烈,已经说不好话了。

  “小兄弟”就像炸碉堡的大英雄,紧紧高高升起顶住脑袋上的女神臀部,因为过于兴奋,它甚至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女神当然感受的清清楚楚,用手指一点我的鼻子道:“你呀你,都坏死了,满脑子的龌龊心思。”

  口气如兰,我如沐仙境,低头就准备先亲个嘴儿,她笑着歪头躲开道:“说嘛,你不说我可不让你亲。”

  此刻我早把“装领导”的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完全以屌丝的口吻道:“先亲一个我在告诉你。”这么做也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现编词儿。

  “嗯,让我想想是否应该同意。”她一脸俏皮的道。

  “还想啥,我都快想死了。”说罢我撅起嘴第二次凑了上去,那模样我现在回头想想真是要多寒碜有多寒碜。

  她用手按住我嘴巴,轻声道:“先给你亲一下脸蛋,只有说了实话才能亲嘴儿吆。”说罢扭过头,将吹弹得破的左边脸蛋对准我。

  本着有实惠决不放弃的原则,我立刻在她脸上狠狠嘬了一口,被我吸出了老大一块红印,上面还沾满了口水。

  心里顿时就满足了,什么女神,不就是个骚娘们。

  “讨厌,你让人家怎么出门吗?”她娇嗔道。

  “出不了门就在家待着,大不了我陪着你。”说罢我再也忍受不住,一嘴巴就贴了上去,舌头犹如“巨蛇出洞”,对着她的樱桃小口长驱直入,接着来回翻搅。

  这一做法显然出乎她的意料,女神瞪大了眼睛,似乎就像挣脱,我那六个月的特训可不是白练的,双手如箍将她上半身牢牢“钳住”,她便丝毫动弹不得,接下来就是一番颠来倒去的热吻,虽然开始她颇为抗拒,但后来便逐渐服从了,最后甚至开始迎合我,两根舌头就这样翻来覆去搅在一起。

  我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都到这份上了我当然不会仅仅满足于眼前,是该“继续往前”的时候,于是我抄腿将将女神抱起往房间的床上走去,她立刻抽出舌头柔声道:“先洗个澡好嘛?”

  我差点就说:好。可转念一想厕所里还有个死人,装成急不可耐的样子道:“等不及了,再说你都香成这样还用洗吗?”

  女神居然被我说的有点脸红,她还是用商量的口吻道:“我习惯做这事儿前洗个澡,否则……”

  我将人放倒在床上道:“没那么多讲究,赶紧来吧。”说罢我便将她身上的连衣裙扯下了身体,女神就这样内衣内裤的对着我了。

  她身上皮肤颜色略显黄,不像露出的皮肤那般白皙,当艺人也不容易,恨不能全身都抹上粉才敢出来见人。

  “别太粗暴好吗?”话音未落我一脑袋就“扎进”她的怀里,都到这份上也想不着要脸了。

  女神也是人,也得吃饭喝水上厕所,为了赚钱在私下里也会做些肮脏的交易,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些所谓的大明星脱光了往床上一躺和那些陪睡的女人有本质的区别吗?无非价钱高点而已。

  想到这儿我再也不觉得她是啥女神,当我叉开两腿站在她身体上方时,我觉得自己就是国王,她不过是个侍寝的宫女而已。

  “把安全措施做好了。”这是女神最后一个要求,此刻她已经躺在床上自己脱掉了内衣裤,温顺的就像是一头小羊。

  床头没有安全套,我便打开了床头柜,没想到里面居然是一整套的情趣物品,有贞操带、振动棒、堵嘴球、跳蛋器,琳琅满目、花样繁多。

  这老狗日的行啊,今天完全是有备而来,看来“女神也不好当。”

  女神当然也看到了,捂着嘴惊呼一声:“我的天,你、你这是要干嘛?”她以为这是我准备的东西。

  “这……”这可真是替人受过,刘一根这个老混蛋,死了都在祸害人。

  看我满脸窘态她却又低笑一声道:“没事儿,今天刘总想怎么玩儿都可以,我既然来了就得配合您。”说罢,她拿起贞操带穿戴在身上,接着双手背过身对我道:“扣上吧。”

  这娘们还真给力。我也甭客气了,将她两只手固定在身后用皮带捆好,女神躺下后转过身子再看她两眼似乎都要滴出水来一般,光溜溜的胸膛急促起伏看的清清楚楚,两腮就像重新擦了胭脂,红通通的更显几分娇艳。

  “把那两样东西洗干净了。”

  “那两样东西”指的是振动棒和跳蛋器,我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将两样物品仔细擦拭了一遍,接着返回房间道:“我可出手了。”

  “嗯,轻点。”女神含羞带娇的对我道。

  她撑开两条修长的大腿成V字形,我按部就班的将两样物品放在它们各自应该进入的地方,接着拧开按钮,随着一阵“嗡嗡”震动声传出,女神猛的双眼一翻,双腿情不自禁的蜷起,发出一阵沁入人魂魄深处的呻吟声,我也不由得心跳加速,掌心中布满了冷汗,在“电击”过程中,我清楚的看到因为过度兴奋,女神水流成河,或许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接触情趣用品,所以反应才会如此强烈。

  她越兴奋,我就越起劲,到后来她实在受不了整个人抖得就像抽筋,身上淌满了汗液,我听她声音都变调了,估计真受不了这才住了手。

  女神就像刚刚跑了个十公里越野,身体软的就像棉花糖,连头发丝儿都动不了,身体时不时抽动两下哼哼道:“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

  该行动了,我脱下衣裤爬上床激动的浑身燥热道:“今天必须爽到位。”

  由于她早已兴奋到极点,所以不费吹灰之力我就“激情进入了”,随着有节奏的起伏,早已进入高潮状态的她不在假装矜持,一声又一声荡人心魄的喘息中我和她双双进入了“人间仙境”。

  可是在随后的亲昵中,她因为过于忘情,接吻时狠狠咬了我一口,没成想把我的假胡子给咬下了,这下我两都愣住了。

  她有些诧异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根本就不是刘一根?”

  我也慌了神,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此一来更加坚定了她的推测,女神就打算起身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刘总去哪了?”

  等了一会儿见我不回答,她就想起身道:“你让我离开。”

  我能让她走?一把将她按在床上抽出藏在床下的手枪对着她道:“别乱叫,小心我一枪毙了你。”

  看见枪她顿时老实了吓的立刻躺回去浑身哆嗦道:“别杀我,你想咋样都成。”

  我这还没完事儿,有多难受可想而知,放下枪一阵激情四射的乱捅终于放出了亿万“伏兵”,我这才心满意足的“抽身而退”。

  “该做的都让你做了,别杀我行吗?”女神瑟瑟发抖的道,那模样真是楚楚可怜。

  “放心吧,我这人不是禽兽,不过得委屈你了。”说罢我将她固定在床头道:“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来找姓刘的,所以你也别担心自己会被饿死,忍一忍……”话音未落只听门口有人敲门,接着一个人道:“刘总,您事儿办好了没,那边的人已经到了。”